在中共官方公佈將修憲、廢除中共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後,昨起一連三天在北京舉行的中共十九大三中全會。宣佈修憲前,習近平當局連施三大動作,包括接管安邦集團、拋出副國級國務委員楊晶,二中全會重點討論的國家監察委員會也最終入憲,引起外界強烈關注。分析認為,連串重大舉動聚焦金融整頓,除了凸顯習當局急需應對逼在眉睫的金融及債務危機,也顯示反腐正式進入深水區,震懾江派紅色家族利益集團。

中共保監會上周五宣佈接管安邦保險集團,由央行、中國證券和銀行,以及外匯監管等政府機構監管一年。安邦原董事長、鄧小平前外孫女婿吳小暉,同日在上海被提起公訴,被指涉嫌集資詐騙、職務侵佔案。這一史無前例的大動作,震驚中共權貴集團和紅色家族,引起國際媒體的強烈關注。

《華爾街日報》引述華盛頓研究機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的Scott Kennedy稱,中國(共)政府如此公開直接地接管一家國內公司,此舉前所未有。他還說,政府對風險非常擔心,將不惜一切代價避免風險。

報道還說,安邦被準國有化,也揭示出在嚴控風險的大背景下,這些所謂的「灰犀牛」大企業是有多麼不受習近平政府青睞。「灰犀牛」是指顯而易見卻被忽略的風險。

外媒:巨大債務危機迫使習當局出手

報道還說,中共有關部門指責安邦等公司通過「監管套利」獲取巨額收益,即利用金融監管不完善的可乘之機在灰色市場融資,現在需要採取強制措施來消除整個金融系統面臨的巨大威脅。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分析師的最新統計,中國企業債務佔整體經濟產出的比重達到135%。

《紐約時報》稱,習近平向中國一些最大的交易商發出了一個信號,這就是趕緊控制你的債務,否則別怪我不客氣。這一信號可能在全世界產生振蕩。

堵截紅色利益集團財路

安邦保險集團於2004成立,當時的註冊資本只有五億元(人民幣‧下同)。但安邦近年來熱衷海外大筆收購,該集團的資產規模如今已近二萬億元,並在金融市場合計合股和參股14家金融機構。

吳小暉是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的外孫女婿,與眾多「紅二代」交往甚密。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接管安邦和提控吳小暉,有震攝紅二代、紅三代的意味,也說明中國金融出了大事。「這些公司都是從國內大量借貸,然後透過收購等把資產轉到海外去,而且金額巨大,令銀行、保險業的錢有可能被掏空。中國的金融危機實際是債務危機,如果其中一個債務鏈條斷掉,那就完蛋了,所以現在很緊張,一個鏈條都不能斷,所以對中國政府來講這是比較緊急的事情。」

北京歷史學者章立凡則認為,吳小暉可說是不同權貴家族的「白手套」,提控吳有震懾「紅二代」及其打造的權貴利益集團的意味,而中保監接管安邦則是堵住了相關利益集團的財路,削弱與習近平抗衡的財力。

上海審吳小暉震懾江澤民家族

有關吳小暉背後的利益集團網路,或和江澤民家族關係密切。去年中共官媒多次發文全面起底安邦,提及安邦與上汽集團的密切關聯。安邦財險的發起人為上海汽車集團(上汽集團)等7家法人單位,上汽集團時任總經理胡茂元為安邦財險首任董事長。

上汽集團被指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長子江綿恆的地盤。公開資料顯示,上海汽車集團是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簡稱上聯投)的控股公司之一。江澤民之子江綿恆在1994年創辦了上聯投,並自任董事長兼法人代表。他同時也是上汽集團董事會董事。

時事評論員陳思敏認為,此次官方將吳小暉放在上海審,震懾紅色家族,足以讓人替江綿恆對號入座。

另外,接近中南海的消息人士向《大紀元》透露,吳小暉和肖建華都是曾慶紅家族的「白手套」,他們透過複雜的財技,為中共江派海外走資、洗錢,同時兼具特務角色,以國際頂尖富豪身份,通過做生意,負責拉攏、收買西方海外頂尖政要。

副國級楊晶落馬 分析:拋出肖建華案前奏

在吳小暉被宣佈起訴次日,中共十八屆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務委員兼國務院秘書長楊晶因「嚴重違紀問題」被中紀委立案審查。其職位被從副國級降到正部級。

楊晶被認為是實權派人物,屬李克強心腹。官方通報指其「長期與不法企業主、不法社會人員不當交往,為對方利用其職務影響實施違法行為、謀取巨額私利提供便利條件,其親屬收受對方財物」。港媒稱,楊晶涉及「明天系」富商肖建華案,由肖建華供出楊晶。

楊晶屬蒙古族人,在內蒙古任職逾30年,官至內蒙古自治區主席。而肖建華在內蒙古建立了龐大的政商關係網,與內蒙古的關係緣於妻子周虹文老家在包頭市。大陸媒體曾稱:「周虹文家族在內蒙古地區很有能量,加之肖建華善於結交人脈,與內蒙古當地關係搞得不錯,借助這些人的力量⋯⋯」

有分析認為,如此看來,說肖建華交代時涉及到楊晶,絕非空穴來風。這次與其說是拋出楊晶,還不如說是準備正式拋出肖建華的前奏。而吳小暉和肖建華都是與中共權貴勾連甚深的金融大鱷,擒吳囚肖,勢必牽連深廣,在金融領域觸發大震盪。

監察委入憲 料全面動權貴集團

在中共當局提出修憲的建議中,還包括將增設國家監察委寫入憲法,料將在3月兩會期間通過。修憲建議包括,憲法第三章「國家機構」中增加一節,作為第7節「監察委員會」。其中規定,國家監察委員會是最高監察機關,各級監察委員會是國家的監察機關。修憲案若通過,中國目前「一府兩院」架構,將變成「一府一委兩院」的格局。

新成立的國家監察委,整合監察部、國家預防腐敗局、最高檢反貪污賄賂局、最高檢反瀆職侵權局等反腐機構。中共披露的修憲條文顯示,當局賦予這個機構的權限前所未有。

另外,正在舉行的三中全會聚焦機構改革。面對中國金融問題頻出,「一行三會」(央行、銀監會、保監會、證監會)也傳出可能整合成立一個類似於「中國金融監管會」統一監管。

時事評論員季達認為,監察委的設立,實際上是透過最高權力機構來直接掌控反貪機構。因為王歧山主政時的中紀委,因為反貪觸動江派利益,被打擊得非常厲害,所以現政權需要加設機構以集中權力,進一步對抗江澤民陣營的反撲。

跨管「黨和國家」 料打更多金融老虎

監察委與中紀委合署辦公,橫跨「黨和國家」。大陸體制內專家辛子陵曾以吳小暉被公訴並非由中紀委公佈為例分析:「(大型民營企業)董事長、總經理不是共產黨員,本身也不是官員,所以中紀委不太好插手,但由國家監察院管比較順理成章。很多事情將來由紀委轉到國家監察委來管。」他預料習當局下一步對權貴集團要全面採取一些措施,會有更多金融大老虎落馬。

事實上,江澤民掌權的二十年,動用手中權力和財力進行金錢外交,收買外國政府和企業簽訂大量合約,覆蓋金融、能源、汽車、電訊、運輸、媒體、制藥、娛樂、食品以至房地產。當中涉及巨大的貪腐和紅色滲透,可謂黑幕重重。海外早前爆料稱,江澤民家族貪腐或達五千億美元。

大紀元獲悉,習近平當局自十八大以來至今,針對江澤民派系以及白手套,都在被全面抓捕和清算,另一方面,江派與各國簽訂的各種合約都會被否定,「全部得重新談。」專家指,習近平當局打破常規的做法,也在令國際國外形勢發生變化,國際正密切評估新的政經形勢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