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初的這個星期,去美國的田納西州旅行,路上與幾位友人交談,說到美國和各地今年紀念六四的活動,比往年參加的人數要多很多。並且,參加的年輕人、大陸留美學生、六四親歷者的下一代的人數,都有突破性的增加。

談及為甚麼會這樣,因為紀念六四這樣的活動,一般來說參加的人數都是越來越少的,因為時間會抹去許多東西,人們會被更多的其它事物纏繞、抽不開身,還有越來越多的無奈和無力感,都會造成人數減少的現象。加上中共政府刻意的抹殺,比如導致香港維園廣場那樣幾十年來的紀念活動,如今成為歷史的絕唱,也會讓人們變得遺忘。那為甚麼今年,既不逢五也不逢十,但在海外參加紀念六四活動的人數和代表性,卻會突然增加了呢?

大家討論的結果,就是從國內到國外,至少有這麼幾個原因,導致人們更多的參與了對中共的聲討:中共的倒行逆施,如今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了。從瘟疫野蠻封城到經濟劇烈滑坡,從政府、企業、民間債台高築,到國際供應鏈撤離中國,從貧富差距擴大到言論自由被徹底封殺,從社會道德下滑到鬼魅魍魎橫行,從戰狼外交碰壁到國際社會封鎖,人們的底線被一次次衝破,人們的希望也在一點點破滅。

如今的中共,真是到了壽終正寢、走入歷史垃圾堆的前夜。人們可能會覺得中共垮台的可能性越來越大,也可能覺得自身越來越不能繼續沉默,良心的驅使和形勢的變化,使得更多的人們不再害怕,也不再顧慮,開始形成拋棄紅朝、爭取自由、和做堂堂正正的中國人的浪潮。而最近中共連自己的智囊的話都諱莫如深、迅速封殺,更是紅朝末日跡象層出不窮的展現。

六月初,在中國經濟下行勢態日趨嚴峻之際,中共總理李克強召開十萬人大會,向黨務官僚發難、試圖挽救中國經濟。就在此時,一個被稱為習近平的「經濟國師」的學者鄭永年,因為在近日的撰文中提出「重振中國經濟的十點建議」,談到中共治理經濟中存在的一些問題,結果就在中國大陸被封殺。鄭永年被曝是習近平的「經濟國師」之一,曾是新加坡東亞研究所所長,現任廣州粵港澳大灣區研究院理事長、華南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席、和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前海國際事務研究院院長。

據《大紀元》記者的查證,《重振中國經濟的十點建議》和原發於「廣州粵港澳大灣區研究院」公眾號的文章,網易和正和島等大陸網站的轉載文章,均已全部被刪除。新浪微博上也搜不到任何結果。

平心而論,鄭的這些建議的目的,還是試圖幫中共挽救經濟,給中共更多的喘息空間,不至於經濟迅速崩塌、導致中共政權的滅亡。也就是說,作為中共首腦的「經濟國師」和首席智囊,其目的當然是保住中共。但要真正給出治療中國經濟痼疾的方子,智囊也不能一味的罔顧事實,不對症下藥。但中共政權和領導人,卻偏偏諱疾忌醫、冥頑不化,沒有一絲一毫的從諫如流、聞過則喜的態勢。這樣管理經濟的方式如果不破產,真是天理不容。

鄭永年分析了中國經濟困頓的七個原因,說諸多跡象表明當前中國經濟正面臨嚴峻挑戰,諸多風險「可能連環式爆發。」鄭列出的三個問題包括:不正常的資本外流,供應鏈危機和現金流危機,和就業壓力空前巨大。

隨著美聯儲繼續加息,各國央行跟進加息,而中國央行為刺激房地產經濟不得不減息降準,中國資本市場和美國市場的利差在迅速減小,並且可能很快就出現中美之間利率的倒掛。也因此,加上中國商業環境繼續惡化,封城和清零政策雪上加霜,外資和中國民間資本逃離中國的速度和幅度,都在迅速加大。資本和訂單流向越南、印度,中國企業出現供應鏈的危機和現金流的枯竭,如今可能只有躺平和關門之路可走。也因為經濟的困頓,每年上千萬的大學生畢業即失業,學校和當局甚至自欺欺人,用拒發文憑來迫使畢業生編造虛假的就業合同,導致城鎮失業率升至2020年3月以來的最高,青年失業率更升至18.2%(鄭永年的數據)。

國師鄭永年給出的中國經濟困難的原因,都給中共留足了面子,把主要原因歸咎於美國對中共的科技封鎖、壓制,也沒有提及中共偷竊技術、違反美國出口禁令等真實的原因。鄭只是委婉的提出了中國經濟困境的內部原因、那些中共政策失誤造成的結果,包括「民營企業的營商環境由於去年的行業整頓風潮而受到了衝擊」,「民營企業家擔憂經濟政策的不確定性和不可預見性」,「企業面臨的『婆婆』仍然過多」,和「激進的民營企業有罪論」等。

鄭永年雖然公開的質疑中共當局的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也委婉的警告中國經濟的問題所誘發的風險「極有可能連環式爆發,若不及時有效應對,或帶來全局性風險」,但畢竟提出了「重振中國經濟的十點建議。」這十點建議,不管是「保持政策中性」,「調整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結構」,「塑造大型企業開放環境」,「優化國有企業的布局」,「強化政策調整的可預見性」,「設立專業的、中性的經濟政策機構」,和「制度性開放」,大都是非常的溫和和善意的,甚至沒有更深刻的批評中共。

至於甚麼鄭所建議的「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鼓勵民企走出去」,就更加溫和並友善了,它們其實都是中共自己在施行和準備施行的政策,實在看不出這十條建議有甚麼冒犯了中共當局、觸怒了中共領導人的地方。

宋周敦頤《通書·過二十六》說:「今人有過,不喜人規,如護疾而忌醫,寧滅其身而無悟也。」這可能就是中共紅朝末日的寫照。封殺自家智囊、諱疾忌醫的中共,豈能久乎?而無悟又護疾且忌醫,那麼「滅其身」,就一定是最後的結局了。#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市場學教授暨約翰奧林棕櫚講席教授)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