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磡過海真的很興奮」 業主坐地起價 樓市炒不起

東鐵綫過海段昨日(15日)正式通車,現在由紅磡去會展只需要5分鐘啦。不過同時也意味著,香港又失去了一個集體回憶。紅磡站的舊月台正式停用,而原先東鐵綫一直用的12卡車也沒了3卡,變成9卡車啦。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因為通車而覺得超級開心,超級興奮呢?不少俗稱「鐵膠」的鐵路迷,昨日就直接興奮到通宵去會展站捱更抵夜,排隊搭頭班車。今次港鐵PR就做足準備啦,CEO金澤培還直接和多位Fans一齊搭這班車。

港鐵車務總監李家潤說,這班車有2,000人搭乘,而金鐘站、會展站、和紅磡站更多派出了400名職員幫手。不過多少人幫手都無用啦,人多的場面怎樣都會有一點混亂。港鐵主席歐陽伯權和金澤培在頭班車裡面派紀念品時,就搞得裡面的乘客你推我撞,場面混亂,有搭頭班車的乘客說,連站都沒有位置站呀。另外,港鐵亦有安排傳媒搭扶手電梯去月台,誰知這麼不走運,這條電梯就正好選在這個時候罷工,在傳媒搭乘期間突然急停。職員就說,可能是技術上出現了一點問題,叫記者稍安勿躁。

「獨立媒體」昨日就訪問了一名13歲的學生,他說自己本身只是想和朋友來湊下熱鬧,誰知混亂中就與朋友失散了。他說混亂也是一種回憶,還說這個紅磡站一大堆醜聞,也不知道要多謝誰好。

咦,東鐵綫過海段有醜聞嗎?有呀,不過事發當時並不是叫「東鐵綫過海段」而是叫「沙中綫」啦。當年《蘋果日報》就揭發紅磡站部分月台的牆身有兩成鏍絲頭移位,或者是受到損毀,而月台的鋼筋亦沒有接駁到墻裡面。承建商禮頓當時不僅沒有修復好,還要裝作接駁好了,最後叫工人將鋼筋剪短,駁人家看不到,搞得足足成77幅連續牆沒有了頂層鋼筋。當時有工程師說,禮頓這種搞法會令鋼筋拉力大減,影響承重能力,嚴重起來隨時會令全層倒塌。

時任港鐵主席馬時亨當年就對傳媒講:「我們說你知ok就好啦,難得所有問題都向你們報告嗎?你一定要相信我們管理層。」而最終被免職的時任工程總監黃唯銘回應醜聞時更加說:「我們的制度非常嚴謹,見到結構十分有信心安全」。當時港鐵的非執行董事劉炳章在出席城市論壇時更對台下觀眾和傳媒講,我最有資格講港鐵,你們完全沒有資格講。現在調查結果出來,再回頭看,真不知道是誰有資格講啦。

不過,出事的又何止是紅磡站,禮頓亦被揭發,原來在會展站工程期間,沒有按圖則修建支撐,挖掘時又沒有為垂直隔牆做足夠支撐,最後被港鐵勒令暫停挖掘。而《蘋果日報》之後更加揭發,有工程人員將會展站裡面連續牆的鋼筋鐵籠正反調轉,搞得收尾要承建商改設計圖則。會展站的沉降監測站更加錄到,會展站當時的沉降超出警戒水平,最嚴重的一部份更加超標了2.3倍。而水務署更加證實,有水管因為會展站沉降而搞得有水管角度變形,令政府最後要放寬沉降上限,才可以繼續開工。雖然整件事最後搞得政府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黃唯銘被免職,但總承建商禮頓只是收了一張傳票,現在更是當作無事發生,恢復了對政府工程投標的資格。

不少網民都在討論區回顧這幾個站的醜聞,許多人都感嘆,因為政府的打壓,現在會去揭發這些醜聞的傳媒越來越少,所以政府現在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他們不少人都質疑,如果這些港鐵站遇上大雨,不知會不會變成「水舞間」呢?由天花一路濕,濕到去路軌呢?

不過,東鐵綫過海段通車也有好處,除了方便了九龍城區一帶的街坊之外,當年也有不少消息說,當沙中綫全面通車之後,九龍城區的樓價會大幅上升。

美聯物業區域聯席董事殷勒麟說,紅磡區的看樓量由通車消息一出之後多了一至二成,但是交投量就沒有因此而增加,由5月1號至10號,只有13宗成交,比上個月同期還少二成。他說現在區內只有2單成交,是因為看好通車後的前景及發展而入市,這兩單成交分別位於黃埔花園和海逸豪園。

為何成交這麼少呢?殷勒麟說,是因為主要的平盤在上個月已經賣光,現在市況好轉,不少業主都即刻坐地起價,搞得業主與買家之間的拉鋸變多。他又說,現在黃埔花園、黃埔新邨及海濱南岸這3個主要屋苑裡面,有二成的放盤都是移民盤來的,因為有不少準備移民的中產家庭原先都住在這裡。

至於租樓方面,紅磡區一樣也不見得有所進帳。由5月1至12號,只有26宗成交,只比上個月多了4宗,就算最近多了大陸學生查詢租樓,但到目前都未有成交。同時,不少住在香港的租客現在已經移民離開了香港,亦有不少本身在租樓的香港人,在移民前轉去租酒店住,令租樓的需求下降,同時放租的租盤也多了一成。看來今次東鐵綫通車暫時就沒有帶旺當區的樓市啦。「有鐵有得炒」這個神話,似乎要在紅磡這區破滅啦。紅磡站又多醜聞,又對樓市無幫助,似乎對當區的街坊來講,除了交通方便之外,沒有什麼其它的優勢啦。

中共放棄主辦亞洲盃 暗示習近平明年繼續「清零」?

不知大家有沒有幻想過,只要過了2022年,大陸就會放棄「動態清零」呢?如果曾經有這個想法的話,看來大家又要再次失望啦,因為有跡象顯示,中共在明年也會繼續跟大家玩「清零」這個遊戲呀。

本身在明年6月至7月,亞洲足球協會的亞洲盃就會在內地舉辦,但是前日(14日)亞洲盃的中國組委宣布說,因為疫情之下,他們無法應承明年的亞洲盃在完全開放下舉行,所以與有關團體開完會,討論一番之後,就決定更改比賽地點,不過到底改去哪裡舉行就不知道啦。

本身今年許多安排在中國搞的大型賽事都因為中共「清零」而延期,甚至是取消。比如原先安排在6月舉行的世界大學生夏季運動會、9月的第19屆亞運會以及12月的第3屆亞洲青年運動會。這些體育盛事的取消和延期都反映了中共會在今年繼續堅持「動態清零」這個方針。但是,實在想不到中共這個「動態清零」在明年也會繼續,對大陸經濟來講,簡直可以說是一場惡夢。

這個亞洲盃本身就安排了在十幾個城市進行,例如北京、天津、上海、重慶、成都、青島、廈門等等。而中共更加因為這些賽事而花了不少錢去建這些比賽用的足球場。時事評論員章天亮博士說,本身中共就幾經辛苦才爭到這些比賽的主辦權,想著透過這些賽事會帶動下大陸經濟和旅遊,同時又可以借此對外宣傳下中共所謂的「制度自信」,說到底也是一個機會再次告訴國際「中共崛起啦」。但是,現在因為中共「清零」而取消,這些投資就等於把錢掉進大海。同時,更加反映這個「動態清零」的方針隨時搞到明年年中。他還說,當初北京搞冬奧時,國際社會普遍都是Lock Down的,當時中共就將自己包裝成一個「抗疫小先鋒」,十分威風。誰知現在大部份國家都慢慢解封,甚至再不當疫情是一回事啦,中共反而不敢跟隊開放。「抗疫小先鋒」?現在就不是啦,「清零無陰公」才對。

這個「清零」搞得大陸不同城市有多慘呢?我沒報到厭,相信大家也聽到厭啦,不如講一件好笑的事,讓大家開心下笑下啦。上海大學昨日說,因為疫情,本身要在今年考50米泳試的畢業生,不用游水考試啦,改為上網做功課就可以,科目的名字直接叫「游泳理論基礎」啦。校方解釋說,這樣做是為了令大學本科的同學可以順利畢業,又說改用這樣的形式去考核,純粹是因為疫情而安排的,只是對於今年的本科畢業生,而這個功課就要在今日(16日)夜晚8點之前完成。

有大陸市民就說,其實泳試改成網上交功課都行,為什麼國際賽事又不可以呢?將那些足球比賽變成球員之間打FIFA不就好啦,又可以順便推廣一些大陸電競,又不用取消賽事這麼失禮,也算一舉兩得啦。又有人說,不如以後大陸的高中考試都改成在家考試算啦。如此說來,不如大陸以後所有的事情都改成上網做啦,搞一下上網出國旅行,上網遊學團交流,也可能是一條出路呢,不知道上網打仗有沒有得搞呢?如果搞得成,中共可以獻計給俄羅斯,讓戰爭不用那麼多死傷也好呀。

俄羅斯4飛彈轟烏西 近波蘭邊界

昨日早上,烏克蘭西部近波蘭邊境的亞沃里夫,有軍事設施被俄羅斯4支飛彈擊中。烏克蘭的利維夫州州長科齊茨基在Telegram說,這個軍事設施已經被完全摧毀,而烏克蘭地區空軍指揮中心就說,這些飛彈是由黑海射過去的。俄羅斯說集中火力在烏克蘭東部,又突然射飛彈去西部,不知道是想攻擊烏克蘭西部的軍事設施,還是借機去挑釁波蘭呢?

講起挑釁,無獨有偶,另一邊的北朝鮮,在上星期也有向日本海射飛彈,而美國總統拜登這個星期就會去韓國,與新總統尹錫悅討論北朝鮮挑釁的問題。韓國總統室的消息人士說,二人會討論韓、美兩國未來應該怎樣去應對北朝鮮的挑釁,同時又會談一下兩國在經濟上的問題,務求兩國總統可以盡快建立互信。

消息人士說,尹錫悅希望透過會談,提升韓美同盟去到最高水平,重建聯合協防的力量。而北朝鮮外交部就指責美國嚴重威脅北朝鮮的國家安全,同時也是導致朝鮮半島局勢惡化的罪魁禍首,而對於七國集團之前譴責北朝鮮試射洲際彈道導彈,更是侵犯北朝鮮的合法自衛權。北朝鮮更加講明,會不斷加強軍事力量。

這樣看來,做共產主義國家的外交部也很舒服。這幾個國家的外交部所講的話,基本上都是Copy and Paste,只是換一換名字和時間、日期、地點,就可以直接發出了,只可以說,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