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超成唯一參選人 冼國林稱夠提名票仍退選讓賢

昨日不少網友都說:「李家超,我真是恭喜你呀。」事關前政務司司長李家超拿著過半選委提名報名參選特首,提名期昨日5點結束。李家超便成為了這場特首選戰的唯一參選人啦。

早前宣布參選的「冼師傅」冼國林,在昨日下午4點50分,拍片宣布退選,還說「李家超是一個比我更加合適的人」。他強調自己其實夠票入閘,不過夠不夠提名票都會退選,支持李家超,更呼籲自己的支持者也一齊支持李家超。他說,自己撐李家超並不是今日的事,他說2年前在某一個飯局的場合,已經與李家超說,如果他願意去選下屆特首,自己一定會全力支持。他還說,在李家超宣布參選之後,有發訊息恭喜他,以及將自己的那份政綱送給李家超參考。

除了冼國林之外,其實今屆特首選舉的花邊新聞也不算少。李家超競選辦主任譚耀宗說,競選團隊沒有找第一任特首董建華董伯伯拿提名,說大家都知道,董生最近很少露面,所以沒有特意找他拿提名,是關心他及尊重他老人家。董建華辦公室的公關就說,董建華放假,不回應。不知為什麼由旁人角度看起來,有一點耐人尋味呢?其他曾經宣布參選特首的人,包括珍惜群組李璧而、前民建聯成員胡世全、保安員賴紅梅、自由傳道人傅昌權、李稚嘉、黃文康及蕭德良。

有連登仔說,還想著有選舉辯論看一下呢,誰知現在連唯一的娛樂都沒有了,又說香港現在連選舉都充滿中共特色,只有一個人都叫有得選啦。看來,大家都慢慢學會大陸網民那一套,用婉轉的講話方式,很安全地去表達自己的感受啦。

廿三條立法6月諮詢 快過李家超上任

除非有什麼意外事故,否則李家超就會在7月1日上任成為新一屆特首啦。李家超昨日說,如果成功當選,廿三條立法就會是他很重要的工作啦。跟他一樣當差出身的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昨日(14日)在立法會開會時說,因為受疫情影響,最快要6月才會開始《基本法》23條的本地立法諮詢工作,比本身計劃的5月會遲一些。

今次的廿三條與03年的不一樣。當年草擬的間諜活動,只是說對軍事設施勘察繪圖,但是鄧炳強說,他覺得涵蓋的範圍應該更廣。網友說,不知今次又想將什麼行為構陷成與間諜有關呢?或者又想在那些法例裡加插多少東西,冤枉什麼人是間諜呢?怎樣冤枉人勾結外國勢力呢?等一下,李家超6月份都未正式上任,鄧炳強就急著搞廿三條立法,不知是不是想立功,準備下屆爭位子做特首呢?

清算停不了 楊子俊事隔近3年被捕

俗語說「新官上任三把火」,現在沒見到官,大家都看到大火在燒過來啦。前拔萃女書院通識科教師楊子俊,在2019年6月12日被警察射中右眼受傷,令他的視力受損。事隔差不多3年,他突然被起訴兩項非法集結罪,說他在金鐘政總及解放軍駐港部隊大廈裡面參與非法集結。

楊子俊在昨日被押到東區裁判法院提堂,暫時毋須答辯。主任裁判官嚴舜儀應辯方的申請,將案件押後到7月21日答辯,預計到時會做審前覆核,嚴舜儀另外也預留了10月5日至12日做審期。目前,楊子俊以現金10萬元保釋,期間不可以離開香港,交出旅遊證件,每星期到警署報到3次,亦要在報稱的地址居住。又不是現在才知道楊子俊與6.12當日的警民衝突有關,為什麼事隔差不多3年才拘捕呢?有網民懷疑,是為了李家超上任而舖路。

阮民安或被加控欺詐罪 政府計劃規管眾籌

不只是楊子俊,前E-KIDS成員、歌手阮民安也一樣有官司要面對,今次還可能涉及欺詐罪。阮民安早前因為涉嫌在Facebook咒罵法官及嘲笑殉職警員等等,被警方以煽動罪控告他。昨日,控方還說有機會加控欺詐性質的控罪。其實,拘捕當時有消息傳過出說,可能與挪用部份眾籌款項有關,不知是不是這個指控令他要打更多官司呢?

巧的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昨日寫Blog時就說,目前香港沒有法例規管眾籌,所以他就在研究是否應該以發牌登記制度,去規管眾籌,讓個人或者組織不可以借眾籌去危害國家安全,順便切斷所謂逃亡海外人士在香港的眾籌資金鏈。

許正宇認為,在缺乏監管之下,募集所得的資金,最終有可能不是用在募集者所承諾的用途上面,亦有可能用來策劃一些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或者用來支持恐怖活動等等。他說,當局初步認為,需要制定專門適用於眾籌的法例,例如要求眾籌平台申請牌照或者登記,並且審查眾籌的項目,或者是眾籌者須要登記或者拿到許可。同時,向捐款人作出準確及公平的匯報,以及讓公眾有渠道舉報可疑交易等等。

許正宇還講明,今次規管是用來防範危害國家安全的。他說,希望可以在今年內諮詢公眾,在收集意見之後,會開展立法工作。他還說,不少採用普通法的國家,都有針對規管眾籌而設的法例,政府會在研究過程當中,參考這些國家的例子。

「612人道支援基金」沒有了,「星火同盟」沒有了,其實還有什麼人目前在香港籌集資金抗爭呢?網友說,等一下,民建聯之前也時不時搞義賣,中聯辦寫幾個字都值一千八百萬,烏盡弓藏,不知到時民建聯會不會嘗到這個社會主義的鐵拳呢?

俄羅斯揚言在波羅的海部署核武

俄羅斯國安委副主席麥維德夫昨日(14日)警告瑞典及芬蘭,如果加入北約,就會在波羅的海地區部署核武。

芬蘭總理馬林前日表示,芬蘭會在未來幾個星期決定到底加不加入北約。麥維德夫說,如果瑞典與芬蘭加入北約,俄羅斯就會加強其在波羅的海的海、陸、空三軍軍力,維持軍事平衡,還說不會再說波羅的海地區無核化,又說俄羅斯沒試過這樣做,亦不想這樣做,但是俄羅斯最後真要做的話,也是別人的問題。

波羅的海三國之一的立陶宛,該國總理就說,俄羅斯這樣的威脅方法不是什麼新聞來著。其實如果要是真的動用核武,現在正在打烏克蘭的時候就用啦,還是立陶宛總理說得對,只是一個「嚇」字,習慣啦。

習近平玩「清零」 國務院放寬防疫試行玩完 

習近平堅持「清零」的抗疫政策,沒有放鬆過,還令中共國務院本身的放寬防疫標準試驗方案在一日內玩完。

外界估計,中共高層的權鬥加劇,大陸媒體財新網前日(13日)發表了一篇文章,叫作《上海、廣州等八市成為疫情防控措施優化試點城市探索縮短重點人群隔離時間》,說國務院決定將上海、廣州、成都、大連、蘇州 、寧波 、廈門、及青島這8個城市作為測試地點,放寬部分隔離政策,例如縮短入境人員的隔離時間。有消息指,有關安排其實在4月11日已經正式啟動,為期4星期。

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說,今次進行縮短隔離期,是為了減少隔離設施、減少相關的人力、物力成本等等,不是代表中共放棄「清零」。不過,有關消息發出不到一日,很快就被中共當局封殺。目前在海外媒體還可以見到類似的轉載,不過中國境內的媒體已經找不到相關報道啦。與此同時,中共喉舌「新華社」、《人民日報》等等連續出了6篇文章,繼續推崇習近平的「清零」政策。

有專家分析,這類跡象代表,在疫情防控方面,中共的高層內鬥已經公開化。美國時事評論人士橫河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中共內部的爭論越來越表面化,黨內有強烈的反對意見,才會有這種官媒高調為習近平辯護的做法。外界普遍預計,習近平會在今年秋季召開的中共二十大裡面,獲得第三個任期。但是,面對虎視眈眈的反習勢力,習近平的連任之路不會太平,亦因為如此,習近平的「清零」政策不會在短期內讓步。美國普林斯頓中國學社執行主席陳奎德對「自由亞洲電台」說,「清零」政策成為了習近平的政治符號,亦變成了他的政治資產。如果習近平放棄這個,就等同於他的政途玩完。

堅持「清零」對經濟當然不是好事啦,拿防疫政策來做政治角力,最後受害的就只有人民,而中共政治角力無遠弗屆,就連對民間企業的監管,都可以變成權鬥的工具,真是像毛澤東說的那句話一樣,「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

中共在2月份對馬雲的螞蟻集團做了一次新的審查,有知情人士透露,今次中共中紀委親自直接動手調查螞蟻集團與中國金融機構的業務往來,當中還包含國企。根據彭博社報道,有知情人士說,中紀委正嘗試釐清螞蟻集團的影響力。例如螞蟻集團與銀行、國企的業務往來到底到了什麼程度?亦有知情人士透露,中紀委參與了今年2月份的調查,而今次亦是調查中共前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腐敗案的其中一部分。而螞蟻集團與阿里巴巴集團的總部正好就在杭州。他們表示,雖然國有銀行及企業已經交出他們在螞蟻集團裡面的風險暴露報告,但是決策部門還未有下一步決定,所以不知是否還在調查。

周江勇在4月11日被指涉嫌受賄,在他從政個時以權謀私,謀取不正當利益等等。他在2021年8月被查,2022年1月被雙開。今年1月份,中共央視紀錄片更指出周江勇用自己在杭州的影響力,幫自己的弟弟周健勇做生意。去年8月份,周健勇其中一間公司就得到螞蟻集團投資,但是周江勇這單案件裡面,馬雲及螞蟻集團都沒有被控告。

而彭博社早前有報道指,中共監管機構在全國範圍內要求所有大型國企及金融機構,只要它們的業務與螞蟻集團有關,都要進行新一輪調查。包括中共銀保監會在內的多個監管機構,最近都要求仔細檢查那些被他們監管的機構,截至1月份與螞蟻集團及其子公司甚至股東的所有風險。報道還說,這是當局目前為止對那些與螞蟻集團有關的交易做得最徹底、最廣泛的審查。還講明,一定要儘快報告調查結果。知情人士說,目前還未清楚是什麼令中共當局對馬雲的金融集團進行新一輪審查,亦不清楚今次審查會不會導致監管機構採取任何行動,或者得出任何結論。簡單來說,兩位知情人士都說,中共國家審計署在掌管整個調查。

旅美資深媒體人唐浩曾經在節目裡面分析指,滴滴出行背後涉及到中共權貴家族的利益,而滴滴被滿門抄斬亦顯示中南海的派系權力鬥爭及博弈升級。他認為,滴滴背後的大股東牽涉中共的不同派系,亦涉及太子黨集團,例如阿里巴巴、螞蟻集團及騰訊等等,這些本身隸屬於江澤民的派系,而滴滴主要的股東中國人壽及中信資本,就牽涉到江派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唐浩說,在中共二十大之前,中共高層一定會展開一場你死我活的超限戰博奕,隨時影響二十大權力分配結果,還有可能影響中共未來的命運和發展。

共產黨什麼都喜歡鬥,沒完沒了,無論最後是誰贏了,都不會完,不是代表下場鬥爭準備開始,但是用防疫政策鬥,用經濟鬧,慘的是人民,中國人就變成了內鬥的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