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軍轟炸升級 馬里烏波爾戰事慘烈 近5000人死亡

隨著俄羅斯轟炸的不斷升級,位於烏克蘭東南部的城市馬里烏波爾市(Mariupol)成為遭受俄軍攻擊最嚴重的城市,城市的九成建築物受損,近5000人死亡。28日,市長波成柯(Vadim Boychenko)呼籲所有市民,全部撤離,避免不必要的死傷。

波成柯市長表示,隨著俄軍數週來的連番轟炸,有16萬平民被困在城內,斷水斷電,但俄軍不同意給這些平民提供安全通道。

波成柯還表示,有26輛巴士正在待命,準備撤離平民,但沒有透露巴士的具體待命位置。

馬里烏波爾處於南部的克里米亞與烏克蘭東部中間位子,而克里米亞與烏東地區是俄羅斯勢力所控制的地區,馬里烏波爾也就成為了分斷俄軍的重要要塞。因此,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一直要攻下這座要塞。

隨著戰事對俄羅斯越來越不利,普京開始修正入侵烏克蘭的戰略目標,以及對烏克蘭新的謀劃。

俄羅斯國防部3月25日宣布,現在莫斯科應將控制烏克蘭東部的頓巴斯(Donbas)設為其「主要目標」。不過,烏國東部部分地區早已由俄羅斯代理人控制。

烏克蘭國防部情報總局局長布達諾夫(Kyrylo Budanov)27日指出,隨著俄羅斯未能攻占整個烏克蘭,俄羅斯的下一步是要把烏克蘭「朝鮮半島化」,即分裂成被占領區和非占領區2部分。

布達諾夫在情報總局Telegram官方帳號直言,「有理由相信他(普京)正考慮讓烏克蘭變得和朝鮮半島一樣」。

外界分析指出,普京想將烏克蘭朝鮮半島花,就必須攻下馬里烏波爾,打通烏東地區與克里米亞的通道。

將「烏克蘭朝鮮半島化」是普京想快速結束戰爭,「有面子」下台階的幻想,俄軍的實力和戰況無法給普京搭這個台階。

目前,圍攻馬里烏波爾的戰鬥已經打了1個月,俄羅斯依然未能攻下這座城市。不過戰鬥給這座城市帶來的災難是巨大的。

波成柯市長辦公室說,馬里烏波爾九成建築物受損,四成被摧毀,包括醫院、學校、幼稚園和工廠。

烏克蘭負責人道主義走廊事務的總統顧問洛馬基納(Tetyana Lomakina)28日透過電話告訴法新社,馬里烏波爾至少已埋葬5000人,可能有多達1萬人死亡。

另一方面,馬里烏波爾被圍困的現狀有可能出現轉變。烏克蘭情報局局長25號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烏克蘭動員了「非常多人」在俄羅斯展現後方進行游擊戰,並即時回報俄軍動態,俄軍已被滲透,「相信春天不會再遠」。

俄烏開啟新一輪談判 俄欲將烏克蘭「一分為二」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超過一個月,從29號到30號,雙方將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堡,舉行下一輪和平談判。

27號,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通話討論烏俄局勢。埃爾多安告訴普京,俄烏必須儘快達成停火、實踐和平,並且改善人道條件。

27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與俄羅斯記者進行了90分鐘的視像通話。他表示,「我們在談判中的優先事項眾所周知: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是毋庸置疑的。」

在訪談中,澤連斯基談到,作為與俄羅斯達成和平協議的一部分,烏克蘭準備採取中立地位,但這樣的協議必須得到第三方的保證並進行全民投票。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我們國家的安全保證和中立、無核地位,我們準備好了要談判;這是最重要的一點,這是俄羅斯聯邦的主要觀點。據我所知,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就是他們發動戰爭的原因。」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戰事接連受挫之後,普京希望模仿「朝鮮半島模式」將烏克蘭一分為二;但是土耳其總統艾爾段早在24日就說這是烏克蘭幾乎不可能同意的事情。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克里米亞和頓巴斯存在爭議;當然,烏克蘭幾乎不可能同意這一點。當然,澤連斯基在談到全民公決時表現出聰明的領導能力,因為這是一個應該由所有烏克蘭人做出的決定。」

烏克蘭東部盧甘斯克(Luhansk)叛軍軍頭27日對外宣布,將在「最短時間」內舉辦公投加入俄羅斯聯邦。對此,烏克蘭外交部發言人尼柯蘭科(Oleg Nikolenko)27日直言,假公投將不會具有法律效力。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至今已一個多月,截至目前為止烏俄雙方已進行過4輪談判,都未取得實質進展;第五輪談判結果將在這3天內分曉。

拒絕收回言論 拜登堅持稱「普京不能繼續掌權」

美國總統拜登近期,對普京入侵烏克蘭的行為特別不客氣。近日,拜登表示,他「不會收回」自己日前針對俄羅斯總統普京「不應該繼續掌權」的言論。

3月26日,拜登在波蘭華沙發表演説時提到普京。他在演説末尾時說:「看在上帝的分上,這個人(普京)不能繼續掌權了。」當天早些時候,拜登稱普京是「屠夫」。

事後,白宮發表聲明,似乎是收回拜登的上述言論。聲明說:「總統的意思是,普京不可以對其鄰國或區域行使權力。總統不是在談論普京在俄羅斯的權力或者政權變更。」

不過,拜登28日對傳媒表示「不收回任何言論」。他補充說,自己(此前的言論)是在表達對普京發動烏克蘭戰爭的憤怒,並不是說美國政策有什麽變化。

拜登說:「這太令人難以接受,太令人難以接受了。與其説是普京不應該掌權的意思,不如説是一種願望。我的意思是,像這種人不應該統領國家,但是卻發生了,但這並不意味著我不能表達自己的憤怒。」

在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之前的數月間,拜登和普京曾進行過多次雙邊會談,但2月24日烏克蘭戰爭爆發至今,兩人未曾進行過對話。

當被問及是否會再次與普京會面時,拜登說:「這要看普京想談什麽。」

普京親信:不會使用核武 不過別把我們逼到牆角

拜登直言普京「不應該繼續掌權」,對此,普京還沒有正式回應,不過,28日,普京的新聞秘書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接受美國公共電視台(PBS)專訪時表示「別把我們逼到牆角(Don’t push us into the corner!)」。

在採訪中,佩斯科夫直言說,俄軍不會在烏克蘭使用核武,「連想都沒想過」。

不過,他也對美國為首的北約(NATO)直接喊話,俄羅斯一再告訴北約不要再東擴了、不要再於俄羅斯邊界附近部署軍事設施了。俄羅斯是認真的,「別把我們逼到牆角!不要!」

由於佩斯科夫是直屬普京的新聞秘書,外界認為是普京的親信之一,因此他的言論被視為代表普京對當前不利情勢之下的回應。

據說普京幼小之時,有一段「被逼到牆角」的特殊經歷。

2000年出版、由3名俄羅斯記者合著的傳記「第一人稱」,揭示了普亭一段童年時刻骨銘心的經歷。

普京還是一個小男孩的時候,有一次,將一只老鼠逼到牆角,身處絕境的老鼠轉頭向小普京發起攻擊,嚇壞的小普京拔腿就逃。

多年以後,普京多次提到這段往事,稱這段童年時的親身體驗,影響了他的成長與發展。

外界分析認為,佩斯科夫向傳媒放話:「別把我們逼到牆角」,似乎在暗示普京當前處境下,可能做出的某種「不顧一切的反擊」,不過此前,烏克蘭似乎正是被普京逼到牆角之後,在絕境之下發起了背水一戰。

反習派再發文「習近平必須下台」 專家:內鬥升級已無所顧忌

拜登不想看到普京「繼續掌權」,近日,大陸也有人發文,直言習近平「必須下台」!不過,其文章結論卻是:習近平不下台,中共則會「加速垮掉」。似乎對有「加速師」之稱的習近平近期猛踩油門,所帶來的亡黨危機感到恐慌。

中共二十大前,反對習近平連任的聲音層出不窮,有評論指出,其核心是「反習不反共」,從另一側面表明,中共高層權鬥已經無所顧忌的公開化了。

海外中文網站「議報」3月28日刊登一篇據稱是中國大陸網民撰寫的長文,文章回顧了習近平上台近十年來,中國經濟下滑、民生艱難、國際環境急劇惡化等情況。

文章稱,習近平為了防止連任出現意外,以防疫為藉口對中國實行半管制,甚至是完全管制。百姓被折騰的不勝其煩,中國經濟被折騰得百業凋零,「現在是一人感染,全城檢測核酸,隔離」,「現在的中國整個就像一個大集中營」。

文章還批評「戰狼外交」讓周邊各國對中國防範有加,基本沒有朋友。文章還批評俄烏戰爭爆發後,習近平把中國與俄羅斯綁架起來,與世界為敵,讓本來就糟糕的外部環境更加糟糕。

文章最後說,習近平「必須到期下台」,否則中共會「加速垮掉」。

此外,「華爾街日報」3月21日引述「中共黨內人士」消息報導,中共「元老」最近公開反對習近平打破既定的領導層接班制,其中包括中共前總理朱鎔基。朱鎔基私下對習近平「以國企為中心」的政策,提出質疑。

2月18日,新加坡《聯合早報》發表題為《任期制:共和國重要的制度基礎》的評論文章,批評「一些共和國的領導人」,「幹完一任接著第二任、第三任。國家名義上雖然還是共和國,實質卻已變質為獨裁社會。」

這篇文章與今年2月熱傳的一篇題為《客觀評價習近平》的長文,主旨都是「反習不反共」,公開呼籲阻止習近平連任。

針對中共權鬥激烈升級的亂象,時政評論員王友群在大紀元撰文指出,習近平反腐觸動了黨內太多人的切身利益,現在,中共政權在內憂外困之下即將崩潰,中共權貴只是想換個黨魁,能改變滅亡的命運而已。中共二十大前夕,是反習勢力最後的機會,這段時間中共的內鬥會更猛。

《北京之春》主編陳維健對新唐人說,「『反習不反共』是一個要害問題,共產黨是不可能進行徹底改革的,因為它身上揹負有這麼大的罪惡。所以不能把一個民族的希望,一個國家的希望,寄託在某一個中國共產黨人的身上。」

他表示,中共不倒台,中國人的苦難是不會到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