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富豪拿豪宅與俄軍攬炒

烏克蘭有一名富豪在Facebook發帖文說,他在家裡的閉路電視發現,有俄軍藏在他的豪宅裡面,還拿著不同種類的武器。於是他就向烏克蘭軍隊報告他那棟豪宅的詳細位置和座標,然後那棟樓就和俄羅斯士兵一齊化為烏有了。

這名富豪叫斯塔夫尼澤(Stavnitser),在烏克蘭是做船運的。而他拿自己的樓和敵軍攬炒的舉動,令不少網友都寫個「服」字,不過斯塔夫尼澤叫大家千萬不要稱讚他,因為他並非和其他烏克蘭英雄一樣,留守在烏克蘭,直接與俄軍拼過命。他還說,樓和國家都可以重建,而且最重要的是拯救更多生命。有烏克蘭網友說,自己有朋友也有類似的事發生,一樣也有向烏克蘭軍方舉報,但就沒有講明事情最後怎樣啦。

不知道大家記不記得,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前,有許多國家呼籲撤僑,當時這名烏克蘭的富豪就在那個時候走了,不過一直都用CCTV看著自己的房子,所以才觸發了今次的事件。有網友對斯塔夫尼澤說,如果他回到基輔時沒有房子住,可以先住在網友那裡,還說他的家就是斯塔夫尼澤的家,都很溫暖呢。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這句話大家都耳熟能詳,不過當真的要做抉擇時,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今次富豪拿自己的豪宅出來與敵人攬炒,這個精神和勇氣,得到許多人的讚賞。但是,始終希望戰爭可以早一日結束,這樣無論是人命還是建築,都少一些傷亡和損壞。

北京不讓人做餓鬼 上海陽性都等死

北京有一間叫北醫三院的醫院,收取天價殯葬費,遺體放在太平間3日,就收了差不多4萬元人民幣,最詭異的是,當中有不少錢是說來給遺體吃飯和做SPA的。

死者的女兒鄧小姐向北京新聞廣播記者展示了一張收費清單,上面吃飯錢連同沐浴SPA服務,價值差不多6,000元。這名女兒說,那個吃飯的收費項目,到底是餵她媽媽吃了什麼呢?連她自己也不知。她還說,她想去掉收費清單裡面價值200元的花圈錢及6,800元的壽衣錢,但工作人員怎樣都不允許,最後她們一家人無奈地交了錢。死者的丈夫鄧先生說,4萬元等同於她太太生前打工一年的人工,就算住五星級酒店,3日也未必需要這名多錢。

這個情況還不是單一的個別例子,一名化名叫鄭女士的市民,也遇到了類似的情況。今年3月尾,她婆婆過身,一樣放在北醫三院的太平間3日,今次醫院就收了她2萬元,當中有一個項目叫「感恩致孝」,價值差不多6,000元,也沒有人知道是什麼。

然後抬遺體出來時,舖了塊金色地毯,地毯長不到100米,這樣就多收了1,200元啦。然後再收多800元,叫作「鮮花引路錢」,鄭女士對記者說,國家應該要有一個規定,否則老百姓連死都死不起。

兩家人其實到現在也沒拿到正規的收據和發票,只是收到一張收費確認單,而上面寫著的公司名是「北京天堂祥鶴殯儀服務有限公司」,還寫明說不可以用卡結賬,要付現金。當地記者考察之後發現,原來這間殯儀服務公司真的醫院正式招標招來去提供服務的。網民見到就開玩笑問,「到底屍體怎樣做SPA呢?」「我也想知他們點做,可能死者生前都沒做過SPA呢。」亦有網民說:「其實如果沒有醫院默許,怎麼可能賺到這些黑心錢呀」。

當前在中國大陸,真是死又未必死得起,病又未必病得起,事關如果你不幸確診,就可能被送去納粹集中營一樣的隔離設施啦。網上流傳幾段報稱是上海隔離點的影片,當中清楚顯示出,隔離設施有多殘缺不堪。片段裡面,不同的尼龍床就擺在一起,床與床之間沒有任何屏風做間隔,不同市民的衣褲和私人物品等等擺得到處都是。

影片裡面有文字描述說,因為沒有車接市民去方艙醫院,而俗稱「大白」的抗疫人員就將他們由家裡帶來影片中的地方,之後就什麼都沒有做啦,拍片人形容說,他們除了等待,就什麼都做不了啦。亦有片段流出,報稱是嘉定的隔離點,片中可見隔離點是由帳篷搭建的,市民要在草地上面舖墊,睡在地上。亦有片段顯示,聲稱是上海的隔離點,除了廁所水浸之外,衛生程度也相當惡劣。拍片者更在片段中問,他們到底要被人關到什麼時候?

亦有片段拍低下,在上海方艙醫院民眾搶物資的情況,片段中見到不同市民戴著口罩,蜂湧而至,去搶奪正在派發的一袋麵包大小的物資。又有片段指出,上海長寧區的延安中學裡面的泳池,被改建做方艙醫院,與其它隔離點的環境一樣,也是一堆尼龍床堆砌出來的,一樣是沒有任何屏風做間隔。

上面這些是不是見到都害怕呢?最恐怖的在後頭呀,有片段顯示,有一個室外地方,以紙皮箱來做隔離睡床,影片中的評論寫明是寶山創新方艙。但是有中共媒體就報稱,這個「紙皮方艙」是某一間公司內部的員工隔離場所,與寶山沒有任何關係,還說會找出謠言源頭,追究責任。

有網民說,中共一向喜歡擺弄文字,一會兒說是隔離點,一會兒說是方艙醫院,或者明天可能又改成第三個名字,可能叫中轉站、康復區等等,總之都是把市民叫出來,找個地方集中睡在一起一段時間,去配合中共的動態「清零」方針,簡單而言,也就是為了搞市民。沒有屏風間隔的隔離設施有什麼用呢?還是上海市當局玩「暗黑兵法」,找藉口想搞得全民感染,讓所有人都有天然抗體呢?

李家超當選或立23條 國際組織為旁聽師出聲

根據最新消息,行政長官參選人李家超暫時已經收到300張提名票,囊括5大界別,預計月底就會公布政綱。

有傳媒指,他當差時有個花名叫「沙塵超」,到底有多「沙塵」呢,我們可以聽下一段對話。有記者問他,在參選前有沒有去過深圳呀?有沒有得到中共官員祝福支持呀?他竟然這樣回答記者:「公布的就公布,不公布的就不公布,這個我不會再重複」。網友說,「沙塵超」這個名字真是名不虛傳呀。

李家超競選辦副主任陳勇說,目標是收到500個提名,還說好多選委都熱烈支持他提名。雖然特首選舉和大家也沒關係啦,大家都是當看Show一樣。不過,在所謂「完善」選舉制度之後,選委前前後後也一共只有1,500人,李家超說參選,不同的親中媒體就稱讚他好像是命中注定的人選一樣,但是,提名目標也只是拿到1,500人裡面三分之一的選委提名,而不是一半或者更多。如果以局外人去看,會不會覺得有機會陰溝裡翻船呢?我們就不和大家吹水,講「陰謀論」啦,不如認真聽一下專家怎樣分析啦。

時事評論員程翔接受大紀元訪問時說,李家超當選有很大機會會推動23條立法,同時還會加強學校的愛黨教育。程翔認為,中共對香港管治問題歸咎於香港人不聽哈,但是從來不去檢討中共自己的政策問題。他說中共裡面更加有人認為,主權移交之後只有主權回到北京,治權一直在香港人手上,而人心更加未回歸所以現在要在香港搞第二次回歸。程翔認為,所謂的第二次回歸也就是將中共在大陸的模式搬來香港,因為這樣而有《港區國安法》及現在新的選舉制度出現。

他又說,在大陸通常都用等額選舉,也就是一個位置只有一個人去參選,黨委先決定候選人,再讓所謂的選民決定。所以今次特首選舉,李家超很大機會是唯一的候選人,而所謂的特首選舉和投票,也只是走一下那個程序,搞得好像真的有民意授權一樣。程翔說,在李家超表示想參選之後,中共喉舌就不斷幫他造勢,例如盧文端那樣的,而且李家超只是用了一日就得到中共批准辭職,相反上次曾俊華要用幾十天才批准,反映當時中共不希望曾俊華參選。

而李家超講自己的施政三大方向,裡面的「奠定穩固基石」,在程翔看來就代表了23條立法。他說,雖然香港已經有《港區國安法》,但中共一直講明香港要按《基本法》辦事,所以《基本法》23條立法,在李家超當選後勢在必行,亦可能變本加厲地打壓公民社會。正當李家超準備登上寶座時,港府對公民社會的打壓亦一步一步地越收越窄,但同時也引起了國際關注。

話說上星期,香港警方國安處以作出具煽動意圖的作為,拘捕了6名旁聽師,當中包括前職工盟副主席鄧建華及公民記者朝雲。這次的拘捕就引起了由18個國家及歐洲議會,超過170個跨國跨黨派國會議員所組成的「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的關注。聯盟就此次拘捕發表聲明,譴責政府以這條煽動罪去拘捕旁聽師,還說今次拘捕顯示香港法治已死。聲明裡面提到,市民只是在法庭拍手掌,就被理解為煽動,簡直是荒謬,更說到煽動意圖指控這條罪,已經被用來做全面打壓反對聲音和異見人士的工具。聯盟亦促請全球政府制裁相關中港官員,以及呼籲所有海外法官辭去香港終審法院的職務。

「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的香港倡議統籌鄺頌晴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政府第一次以煽動罪拘捕旁聽人士,顯示香港已無任何機制可以制衡香港政府,就算海外法官留任也沒有辦法捍衛法治。鄺頌晴呼籲海外法官不要再為香港司法制度塗脂抹粉,目前在香港的情況,「煽動罪」就像大陸的「尋釁滋事罪」一樣,只要批評政府,或者只是評論一下防疫政策,都有機會被政府以這條罪名起訴。

似乎李家超最終會不會當選,對香港的公民社會打壓力度都會越來越大,不論是23條、國安法,還是煽動罪,都已經不再與所謂的國家安全有關,純粹是不讓市民有第二種聲音。最好一切都聽黨中共指令就行了。香港不僅淪為一個平平無奇的城市,更是連本身的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都失去了,「一個國家、兩種制度」、「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這16個字已經蕩然無存。

但是,香港人相信只要一息尚存都不會放棄,「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見過大風大浪的香港人,不會畏懼強權,總會找到空間和方法去表達自己的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