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北京突降冰雹 空中驚現「魔鬼臉」

6月4日是天安門「六四」屠殺33周年的日子,這天北京多地突降大雨冰雹,天空中出現巨大的怪異桔色雲朵,雲朵中驚現「魔鬼臉」。《北京日報》客戶端刊登的一張照片顯示,雲朵中有一張歪鼻斜眼的大「魔鬼臉」,邊上還有一個小「魔鬼臉」。氣象專家稱,這是積雨雲,通常會伴有冰雹、大風等天氣。

當晚,北京通州、順義、懷柔、平谷等地均降下大雨和冰雹,冰雹伴隨著狂風、雨水,鋪天蓋地的砸下來,地上瞬時白茫茫一片。

北京市民拍攝的照片顯示,順義的冰雹直徑達5厘米,通州的冰雹目測也有4厘米,而且還長著刺突,形似新冠病毒。

當天適逢「六四」大屠殺33周年,北京出現極端天氣,有北京民眾意味深長地說:「6月4號,晚上八點北京以及京郊突然就電閃雷鳴開始下冰雹及暴雨。來勢非常猛。中午還是30多度,晚上直接下冰雹。恰好趕在今天這日子,有意思。」

上海繼續封控 民眾要求追責 譏諷防疫「始於愚人 止於兒戲」

北京疫情持續,很多人被拉走隔離。上海解封不到一天,就再次陷入封閉管理的噩夢。越來越多的人對當局失去了信任,看清了中共政府的本質,紛紛呼籲追責官員。

北京官方通報6月2日,北京新增Covid-19病患15例,主要仍集中在海淀和豐台區。由於中共一貫掩蓋疫情,真實感染人數可能更多。北京當局坦言,全市動態清零「任務艱巨」。

網上錄像顯示,30號晚,北京一些社區被封,很多人被拉走隔離。

北京豐台區居民田小姐:「紅獅家園確診了,現在它那塊是封控區,你也進不去,你也出不去。」

有消息稱,紅獅家園的居民被拉到保定廢棄大學宿舍隔離。

上海6月1號零時起正式解封,誰知,1號凌晨人們還在外灘慶祝解封,到了傍晚,上海多個地區街道突然發出緊急通知,再次封控,全員核酸檢測。

上海市民:「又攔起來了,才解封一天啊,全面、全線、全部攔起來了。」

上海市民:「完了完了。單位旁邊,田林十一村。6月1號解封,6月2號又封掉了。這下好了,又封掉,只進不出。」

目前,浦東新區和靜安區的四個地區被升級為中風險地區,嚴格落實管理。同時,上海也爆出核酸檢測的亂象。

1號晚間,普陀區長風街道一處「錦綠常態化核酸採集點」,因爲試管準備不夠,導致民眾白白排隊卻做不了核酸,一名居民怒而掀翻檢測點桌子,被公安以尋釁滋事為由行政處罰。

同時,上海當局已表示,今後的常態化核酸檢測費用由民眾負擔,目前檢測點的免費服務至6月30日結束。目前官方還沒有正式的收費通知。如果真要收費,無疑再次加大百姓的負擔。

已經有不少民眾在網上提出,「希望對造成本次嚴重疫情的上海官員的追責早日到來」,「魔都的衙門必須清算!」

多位上海市民表示,這次封城讓上海人對當局失去了信任,看清了這是一個甚麼樣的政府。

上海市民黃女士:「封城以後造成的次生災害太嚴重了,多少人都要想著和他們打官司,要告他們甚麼的,所以他們想推卸責任。死了多少人啊!次生災害死的人,跳樓的人,餓死的人都有。」

網絡上今天廣傳著一句話 :「始於愚人,止於兒戲!」,因為上海從 4 月 1 日西方的愚人節正式封城,在 6 月 1 日兒童節宣布解封。當初封得很突然,現在解封一樣很突然。

民眾稱,這兩個月的時間,「黑、白無常」遊蕩在上海的各個角落,給市民帶來數不盡的苦難。

上海封城後,不斷被曝光次生災害,包括醫院要求就醫必須先測核酸,導致許多急病與重病的人得不到救治而死亡;社區長期封閉管理導致孤寡老人生活困難而死亡;還有居民由於精神壓力,經濟壓力,或抑鬱跳樓等等。同時還爆發了各種違法現象。

李克強截斷「清零」路 追責挪用醫保從武漢病毒爆發以來

5月31號,國務院聯合下屬國家醫保局、財政部、國家衛健委等部委,發布《2022年度醫療保障基金飛行檢查工作通知》,要依法查處醫保領域違法違規行為,切實維護醫保基金安全。

根據通知,這次的「飛行檢查對象」為全國范圍內定點醫療機構、縣區級醫保經辦機構,並視情況延伸檢查相關機構和參保人。

值得一提的是檢查時間範圍設定為2020年1月1日以來。也就是武漢病毒爆發之時。時事評論員江峰表示,通知的信息量很大,從2020年武漢肺炎以來算起的話,中國任何城市都搞過大規模核酸檢測,這些城市都是積極響應黨中央號召,通知暗示這些城市都是使用醫保來買單的。國務院現在要開始清查違規行為,顯然是李克強明確的把矛頭指向了習近平。習近平的清零可能要被廢棄。

江峰:第一,習近平的全面清零政策一定是被廢棄了。他的任何偉大的「民族復興夢」,沒有國家財力的支持是寸步難行的;全國範圍的大規模人群核酸檢測,頻繁舉行,不給錢,在民眾極度反感的情況下,在很多民眾或者沒有錢或者抗拒交錢的情況下,一定會引發民亂。

江峰提到第二個關注點就是,國務院各部委聯合起來「不出錢」,意味着中共組織上已經配合拋棄習近平的親自指揮了。如果部分地區,部分幹部不理解還要堅持花國家的錢,搞檢測,這將在政治上,成為清剿習各方權力布局的大好政治借口。

江峰認為,如果「習李鬥」以這個趨勢發展,很可能出現像「文革」結束後,全國上下清理「三種人」的局面。

江峰:大家如果熟悉中共歷史,在「文革」結束後,就有一個全國範圍檢查清理「三種人」的運動,就是黨內進行撥亂反正和人事調整的一項政治運動。

「三種人」指的是:造反派起家的人、幫派思想嚴重的人、打砸搶分子。實際上是甚麼?就是清理原先忠實於毛澤東「文革」路線的一大批幹部。

就跟現在正要做的一樣,就是這樣一個清晰的幹部清算路線。

江峰表示,這次追查挪用醫保的違規時間追溯到「2020年1月1日以來」,對中共整個組織幹部體系都將是重大衝擊,似乎要徹底清算習近平原先的政治路線,顯然是逼迫各級幹部重新站隊,其目的是在二十大前,集結足夠力量阻止習近平連任,到二十大之前,中共內部的這場惡鬥只會升級。

平靜數周後 基輔再遭砲擊 澤連斯基:局勢極其困難

烏克蘭首都基輔在俄軍撤離附近地區後,得到了幾個星期的平靜。不過,6月5日,基輔傳出多次爆炸聲響,現場竄出滾滾濃煙。

路透社報道,基輔市長克里契科(Vitali Klitschko)表示,達尼茨基區(Darnyrsky)和德尼普羅區(Dniprovskyi)發生了數起爆炸, 至少有1人送醫治療。

目前,俄羅斯軍隊持續在烏克蘭東部進攻,位於盧甘斯克州北頓內茨克(Severodonetsk)與利西昌斯克(Lysychansk)成為兩軍交火的最前線。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說,當地的局勢仍然極其困難,雙方進行巷戰。他表示,北頓涅茨克和東部地區其他城市遭到俄軍持續空襲和炮火攻擊,但烏克蘭軍隊堅守陣地。

盧甘斯克州長蓋戴(Serhiy Gaidai)4日表示,烏軍重新奪回北頓內茨克20%的區域,目前控制北頓內茨克的半數區域,且俄軍目前正投入所有後備力量進攻北頓內茨克。

他說,軍隊仍等待西方盟友提供的精準武器,只要武器到位,有信心趕走俄軍。

普京兩次施壓習要求援助 北京感到緊張 欲丟包袱

俄國入侵烏克蘭的戰爭到6月3日正好100天,作為一個節點來看,普京當初預計的目標完全落空,陷入難以脫身的泥潭,在遭受國際社會不斷的制裁升級之外,當初承諾支援普京「上不封頂」的習近平,似乎千方百計想扔掉這一承諾的包袱。近日有報道說,普京不滿習近平不願履行承諾,兩度施壓北京,提供貿易、技術、金融等多方面支持,讓習近平左右為難,中共官員坦言,中俄雙方關係陷入緊張。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最近幾周,俄羅斯官員對北京提出請求,要求中國提供更多支持,呼籲北京兌現「友誼無上限」的夥伴關係。熟悉中俄會談的官員表示,莫斯科至少2度向北京施壓,要求提供新形式的經濟支持,雙方的交流非常緊張。俄國要求履行在2月24日入侵烏克蘭之前的貿易承諾,以及財政和技術支持。

該報道稱,中國和美國官員透露,儘管習近平已責成親信找出在不違反制裁的情況下,提供俄羅斯財政支持的方法,卻遭遇多方面困難。據參與援俄方案的北京消息人士直言,這種要求「讓人緊張」,「但我們不能在這次對話中,忽視我們自己的處境。」這名中國能夠官員還以中共「將永遠為中國人民的最大利益行事」這一掩耳盜鈴的藉口搪塞俄羅斯。

報道稱,中共官員說,俄羅斯並未要求提供武器和彈藥支持戰爭,但拒絕評論俄羅斯是否要求提供其他可用於軍事行動的物品,包括技術和物資。但是,烏克蘭戰爭拖延時間比預期的長,北京已向莫斯科明確表示,結束戰爭將使中方有更多的迴旋餘地來反對國際制裁,且阻止在俄羅斯的外企出逃。

對於《華盛頓郵報》報道的真實性,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分析認為,其真實性很高。他舉例說,日前,《南華早報》等多間傳媒引述消息人士說,現任外交部副部長的樂玉成即將調往廣電總局任職副局長。樂玉成是學俄語出身,擔任過駐俄羅斯公使,是知名的「俄國通」。他被視為可能接替王毅執掌外交部長的人選,現在平調到規格低於外交部的廣電總局,可能與他第一個造勢宣稱,中俄友誼「上不封頂」,「沒有終點站,只有加油站」有關,沒想到的是,這些言論後來給習近平惹了大麻煩。

唐靖遠:這個動作從一個側面顯示出,樂玉成很可能是促成中俄聯盟的主要當事人,而當局現在要對中俄關係進行調整了,「上不封頂」已經成為中共的巨大的負資產,甚至成為美國「軸心法案」史無前例,列入習近平名字的頭號理由,那麼在中俄關係需要降溫的背景下,樂玉成需要背鍋、出局就成為順理成章的事情。

另一方面,普京的身體健康似乎出了大問題。美國「新聞週刊」6月2日援引三位高級情報官員的消息稱,美國的機密情報顯示,普京曾在4月份接受過晚期癌症的治療。這些情報官員擔心,普京對於權力的偏執,會使俄烏戰爭的走向變得難以預測。

透露這一消息的三位美國情報官員分別來自國家情報局局長辦公室、國防情報局,以及一名退休空軍高官。

5月底,美國情報界就俄烏衝突做出了第四次全面評估報告,普京的健康狀況成為拜登政府內部激烈討論的話題。

今年2月7日,普京與馬克龍會面時的種種表現,包括沒有擁抱、沒有握手等,引發各國情報界關注。而此後普京的每一次公開露面,包括4月21日與國防部長紹伊古會面,以及5月9日的「勝利日」亮相,都被解讀為其身體已經出現嚴重狀況。

此外,美國的評估報告還透露,普京曾在今年3月份經歷過一場暗殺風波。而三月份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不久的時期。有分析指出,隨著俄烏戰爭的長期化,普京的健康問題以及俄羅斯內部政變可能是影響俄烏戰爭走向的最大變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