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武漢的培訓班爆發傳播率極高的Omicron疫情,但官方很快就宣布無新增病例。武漢民眾表示,民間掌握的信息與官方數字矛盾。武漢疫情受害家屬表示,不會信官方公布的任何數字,而且當局造假有先例。

武漢Omicron變異毒株 「罕見」第五、六天清零

武漢衛健委網站消息,2月25日、26日兩天,全市新增確診病例為零。

而武漢這一輪本土疫情自21日晚公布疫情,截止21日0-24時,新增確診病例4例;22日0-24時,新增確診病例5例、無症狀感染者5例;23日0-24時,新增確診病例10例、無症狀感染者1例;24日0時至24時,新增確診病例2例。

武漢官方承認這次傳播的是肆虐全球的Omicron變異毒珠,但疫情感染數字在第4天斷崖式降為2例,隨後連續兩日新增確診病例為零。

與此同時,全國各地因武漢培訓班人員的流動疫情仍在擴散。26日,《北京日報》報道,武漢一場培訓班引發的疫情傳播鏈上,已累計報告44例本土感染者,其中37人為培訓班成員,7人為培訓班成員的密接者。涉及湖北武漢、北京、山東青島和河北石家莊等四個城市。

而24日官媒報道,武漢培訓班66名學員已30人感染,感染率已達45.5%。26日後該培訓班感染率明顯超過50%。

網友「q1pal」表示,「我們手裏還握著20個培訓班「王炸」沒確診,不可能這麼容易清零的。回北京的基本全部確診了,這邊留下的應該也跑不掉。」

儘管培訓班這麼高感染率,但培訓班的確診病例到過武漢很多地方,但官方公布數字顯示很少人被傳染。張海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當年病毒就在武漢爆發,但官方公布的數字都是不真實的,而且現在武漢已經被定位抗疫的英雄城市。他們首先考慮是政治上的因素,而不是為民眾的健康和安全著想的真實數據,因此他們公布的數字,我一句話都不會相信。」

他還強調,「很多東西,他都可以造假,因為有很多這樣的先例。現在一出現疫情,官方就封控,封門、封小區、封街道,封信息,指望武漢報道真實的數字,這是不可能的。」

武漢疫情零新增 卻仍出現新時空伴隨者、密接者

大紀元記者江岸區社區疫情防疫知情者李明處了解,23日時空伴隨者的隔離只是第一波,後面每天都不斷有新的時空伴隨者名單下發到社區。「給我們的表格上寫著名字、身份證號、電話和發生時空伴隨的大致位置,我們負責打電話給要被隔離的人或者聯繫公安,把數據分到要隔離的人的社區,叫社區通知他們去隔離。」

李明還透露,由於時空伴隨者實在太多,加之後面每天都有出現,所以出現了沒有送去酒店隔離甚至壓根沒有落實隔離的情況。

25日官方疫情新增數字為零,李明根據自身經歷對此提出了疑問,「按理說沒有確診病例,不會產生新的時空伴隨數據。三陽路地鐵站附近和培訓會有關的如新化妝品公司的辦公場所,那裏有不少時空伴隨者數據產生。在26日依然接到了來自那裏的最新數據,我懷疑官方公布的新增0病例是有問題的。」

吳先生26日晚也向大紀元表示,官方25日疫情新增清零這是不可能的,另外清零後還不斷有時空伴隨者被篩出來,這不正常。

他進一步介紹,官方通報昨天(25日)武漢清零了,但是時空伴隨者還在武昌冒出來,碼黃了要居家隔離。

網友「楓雪曦」26日中午左右微博發帖自己接到通知,「武漢時空伴隨者到底是甚麼政策啊? 昨晚開始等消息,早上問還是讓等消息,也不讓出門。」

吳先生認為,這個人剛被認定為時空伴隨者,所以沒像我們比較早被篩出來的一批被拉到酒店去了。估計是系統查到了他的手機號,但還沒有和他的身份信息關聯,所以社區打電話問他。

吳先生認為,「25日通報新增病例就清零了,之前通報的新增病例也是培訓班傳播鏈已經被隔離的密接者和次密接者,他們不可能在外活動,而26日仍出現新時空伴隨者,說明25日、或26日有確診病例被篩查出來。」

「但這次波及的面確實很廣,江岸區的銀行網點基本都篩出時空伴隨的了,但只有一部份隔離到酒店,很大一部份是居家,還有的新接到通知還在上班。」吳先生強調。

網友27日上午9點多微博發帖稱全小區又核酸(檢測)了,昨天才聽門口管控人員說小區有密接,封了樓層,今天凌晨五點多就聽到喇叭喊人下去排隊做核酸。

27日早晨官方突然公布0-7點確診病例2例。

張海表示,為何官方事隔兩天又報出2例,說明真實的感染人數肯定要比這個多很多,但是他們、特別是武漢地方政府歷來就不說真話,所以不能指望他會報出真實數據出來。

「只有這個確診的病例多很多才會給你報道出來一點,他們有不說實話的先例。他們這兒封、那兒封,很多人會對他們的數字質疑的。」他強調。

Omicron疫情在武漢、甚至全中國的表現與世界其它國家、包括香港在內的大規模爆發不同,張海表示,因為一切輿論掌握在中共手上,疫情爆發源頭就是武漢,但他一直推卸給別的國家,也不公開、公正地做這個疫情源頭調查,這本身就是很嚴重的罪。

「地方政府還欠我們受害家屬這麼多人一個公道。武漢疫情當時死了多少人,只有他們知道,到現在都沒有公開,他們欠我們家屬很多條人命。他們所犯下的罪行,我們不會忘記。」他說。

「這個病毒不斷變異、變異,至今2年多了,疫情源頭調查都是虎頭蛇尾、遮遮掩掩,這說明裏面黑幕很多、罪惡深重。受害者根本沒有入他們眼,我感覺做一個中國人特別悲哀。」

武漢時空伴隨者隔離情況混亂 民眾抱怨

家住武漢市礄口區的某國企職工陳女士26日告訴記者,她一度因時空伴隨者23日白天接社區通知,讓立即回家等車,否則耽誤了隔離後果自負。

「所以我趕快和領導請好假回去了。結果一直等到晚上十一點多才來車把我接到隔離點,司機說第一輪全市篩查出了幾萬時空伴隨,要求能隔離都隔離。」

陳女士到酒店後感覺衛生環境很差,「我自己做了好久衛生都覺得不乾淨,早餐也是很晚才送來是涼的,午餐和晚餐雖然是熱的但是菜式也很一般,所以住的很不習慣。」

她進一步表示,原本社區說酒店14天集中隔離,沒問題後再回家居家隔離14天。「後面聽說市里開會要把核酸陰性的時空伴隨者放回去,因為酒店滿了隔離不下了,財政花銷也太大,所以白天就回家了。」

陳女士所在的隔離酒店,時空伴隨者和密接和次密接都有。現在時空伴隨者陰性可以離開,但密接、次密不讓走。開始酒店也不讓她離開,說她不是時空伴隨者。「後來我把綠碼給他們看,還讓社區出具時空伴隨者隔離證明後才放我走。」

網上武漢人抱怨時空伴隨者政策混亂。(網絡截圖)
網上武漢人抱怨時空伴隨者政策混亂。(網絡截圖)

吳先生所在集中隔離酒店條件尚可,「我隔離期間,又有同事被篩出來時空伴隨了,但沒叫他們隔離,只是等通知。」

「現在聽社區那邊說,那種最後篩出來又沒有在酒店或者居家的時空伴隨者,得自己到衛生中心排隊做核算。我們被隔離的有人上門做核酸,反正挺混亂的。」他說。

吳先生還強調,「真的挺魔幻的,我們隔離酒店附近還有人跳廣場舞,看路上車也很多,KTV、餐館之類的場所還在開放,並沒有關閉,好像外面一切正常,如果不是我自己和有同事被隔離了我可能都不知道這件事。」

時空伴隨者集中隔離極端政策 官方被迫喊停

吳先生介紹,網傳武漢市政府召開影片會,通知結束對時空伴隨者集中隔離政策。通知稱,25日下午4點多,武漢市疫情防控指揮部主任鄭雲宣布,自即日起,時空伴隨者如為國家、省、市推送的密接、次密接的推送的重點人員,實行集中隔離醫學觀察14天+居家隔離14天;若不屬於推送的密接、次密接以及武漢市推送的重點人員,做一次核酸檢測,為陰性者一律不予管控。

武漢市疫情防控指揮部25日下午四點召開疫情調度會,宣布時空伴隨者政策結束。(知情者提供)

李明也證實,25日他就接到了市里決定停止隔離核酸檢測陰性的時空伴隨者的消息,他認為政府隔離這麼多感染風險極低的人有些小題大做,是該停止。

「武漢集中隔離時空伴隨者的政策之所以被叫停,原因除了隔離地點不夠、隔離成本財政難以負擔以外,可能和牆外媒體的報道也有關係。」#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