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奧已經劃下句點,約1.6萬名選手、組織人員、記者及其他身份的參與者踏上歸途,令人擔心的是,那些沒有聽從警告防範的人,或許會把惡意軟件和其它問題也帶回家。

綜合外電報道,北京冬奧期間,北京當局要求選手、教練等參與者的手機必須安裝冬奧通App,引發的資安疑慮不斷。有國家警告選手使用一次性手機和手提電腦,並加裝能夠保護私隱的軟件。

不過,並非每個人都如臨大敵。加拿大雪板選手Mark McMorris說:「老實說,我來中國比賽已經有大概12年,我也不是甚麼大人物。如果我是外交官或其他身份,我就會換手機吧。」

惡意網絡行動是中共與西方國家進行地緣政治對抗時的交火點。美國和科技監管機構持續指控北京進行網絡監控與盜竊數據,遭中共否認。

網絡資安公司麥迪安(Mandiant)表示,好消息是目前沒有發生任何與奧運有關,由中共或其它政府發動的「入侵活動」。

不過,麥迪安的網絡間諜分析部門經理Benjamin Read說,這不代表甚麼事情都沒發生。

他說:「大多數入侵行為都在發生的數周或數個月後才被發現,因此現在就斷言沒事還太早。」

他也表示,另一種可能是這些電子監控行為在造訪者停留在中國時比較重要,不會跟著他們回家。

他建議曾到中國參與冬奧的人回國後換掉密碼,確保沒有未知裝置或業者可以侵入他們的帳號。

他表示:「並非總是能夠知道裝置是否被入侵,因此最好做好每項預防措施。」

對於許多業餘的奧運選手而言,能夠不受限制上網、在Instagram和其它社群媒體張貼參賽的照片或影片十分重要,這有助他們找到贊助商。

加拿大雪板選手Laurie Blouin 說,「我當然有用我的手機,我想大家都有用」,並稱她在「餵食IG」。

McMorris則說,他用iPhone看電視節目、和人聊天,還有在Instagram、推特(Twitter)發文。

美國出生的中國滑雪選手谷愛凌(Eileen Gu)從北京冬奧開幕以來,也多次在Instagram帳號發文。

當有網友質疑,她在中國境內為甚麼能用Instagram時,谷愛凌回應,任何人都可以在App Store下載VPN上外網。

這些帖文之後被刪除,但引發有關網絡自由的熱烈討論。因為在中國,受到當局管制,能夠翻越防火牆的VPN已經無法取得。

美國奧林匹克暨帕拉林匹克委員會(USOPC)告訴選手,他們在中國的所有網絡活動都會受到監控。加拿大奧林匹克委員會也警告有遭遇網絡犯罪的風險。

專家表示,此事重點不在於在比賽中取得優勢。

國際戰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資深研員Greg Austin說,中共政府對於一般雪板選手沒興趣。他們感興趣的是蒐集任何可以拿到的數據,形成一個數據庫,等待滑雪選手有朝一日成為政治人物,或是有影響力的領導人。

他也表示,這種做法在任何國家的情報機構都不罕見。

他又說,北京可能監控奧運參與者對話當中的任何政治敏感話題,例如與異議分子聯繫等。

比起選手,媒體記者更可能是目標,因此許多記者使用一次性裝置。

無論如何,許多採取預防措施的北京冬奧與會者,很期待重返每天上網、逛社群媒體的日常生活。

美國花式滑冰選手Mariah Bell雖然有一次性手機,但她一直克制不上社群網絡,也不看Netflix,她表示能做到真的很了不起,但也很無聊。

「我很興奮終於能回家見我的狗、見我的家人,回到坐著滑Instagram好幾個小時的生活。」

(轉自中央社)#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