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北京冬奧將於明年2月4日舉行,與2008年的夏季奧運相隔了14年,恒指由當年年初至今竟全無升幅,反而倒退了3%,國企指數更是大幅走低41%。然而,於同一時間框架內,美國道瓊斯指數則向前翻了一個大筋斗,飆升近兩倍錄得184%回報。

有論點將此歸咎於新興市場根本就不及發達國家表現,試圖將「陸股跑輸」合理化,但只要看一看同在亞洲區內的印度Sensex指數於同期不單為投資者帶來進帳,更力壓美股爆升了207%,「新興市場論」不攻自破。若一個例子不夠,再來印尼升143%、韓股漲86%與台股抽高138%等。

十四年變遍體債務

到底內地經濟在兩奧之間出現了甚麼嚴重問題,導致股市一蹶不振、萎縮不前?近日甚至爆發巨型房企違約潮,債券持有人只有「fingers crossed」期盼僥倖能收到恒大(03333,本年迄今瀉87%)與佳兆業(01638,挫74%)的部份還款,免得血本無歸。就連許家印的「老朋友」大劉亦已沽清恒大股票離場,在債山倒下前明哲保「金」。

開門見山,帶頭搞壞了宏觀經濟的不是他人而是共產黨本身,理由是在國內這麼一個由上而下高壓管理的「計劃社會」,若非權勢又豈能輕易動任何東西,搞垮經濟更是「痴心妄想」。地方官瘋狂「放水」導致濫建、浪費工程佈滿全國,債痕纍纍,上邊從中肥了不說,接下來便是由「剩餘的人」埋單,即權力核心以外的納稅人。

部份內房企出手買地闊綽,一半為了擴張版圖、一半為了「貢獻」地方腰包,拿下一塊又一塊的土地,不少位置偏僻,由荒涼之地建成無人入住的所謂「新區」後淪「鬼城」。過程中涉多項巨債,先記錄在資產負債表上,將爛攤子留給未來。

9月,許家印吐出金句:「我可以一無所有,投資者不能。」市場起初還半信半疑恒大真的會違約嗎?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正好用來形容恒大事件,截至2020年底,其所持有的土地儲蓄多達2.31億平方米(約香港整體陸地面積20%),總債項對股東權益高達488%,邊際利潤率由前年的3.62%收縮至不足2%。

約一年後,許家印大大小小的救債方法宣告失敗,恒大終於爆煲,未及抽身的債權持有人絞盡腦汁「追數」;另有佳兆業甚至與投資者商議接受由其發行的星島(01105,本年迄今跌44%)等附屬公司的可換股債券等。

「土地」兩字牽連的持份者豈止房企,它們只演部份戲份,背後銀行與地方政府所擔當的角色可舉足輕重。

就這樣,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顯資顯示,政府欠債總額對GDP由夏奧時的27%,逾倍升至今天的近70%,相比台灣於同期由33.4%微降至32.5%;另據彭博資料,截至9月底大陸整體債務對GDP高達263%。

多企增長減慢見頂

「債彈」以外,大陸失去了人口紅利;沒了各行業的低基點優勢;固定資產投資(FAI)難以再往上加;而中共一直賴以為存的內需亦顯得殘弱,10月份零售銷售按年僅上升4.9%。

至於一帶一路,起初市場還料會有些看頭,金融機構特意圍繞主題推出些金融產品,沒想到過不了幾個寒暑就要「掛靴」,一帶一路項目推出後「得罪人多,稱呼人少」。夏奧時雖有英、法維權人士上街反對京奧,但當時仍未達至一呼百應,反觀今次冬奧在政府層面已有多國採取外交杯葛,考慮到中共在近年犯下愈來愈多人權罪行,於兩奧間看破、揭穿其真面目的政客與各界人士有增無減。

不計近兩年(因疫情影響數據準確性)與已爆鑊和倒閉的公司,很多企業營業額在這14年間已經見頂,除非轉型否則難再有增長,當中包括吉利(00175)在2018年見頂;中海油(00883)在2013年;恒安(01044)在2015年;還有主要靠陸客生意的銀河(00027)與周大福(01929)均在2014年見頂等。另有大量「增長」雖未見頂,但卻「增幅」見頂、今處低個位數增長的多如牛毛,如中移動(00941)與中行(03988)等。

中移動自京奧以來營業額增長幅度(公司資料/大紀元製圖)
中移動自京奧以來營業額增長幅度(公司資料/大紀元製圖)

夏奧時經濟發展還有好幾個不同範疇的「火車頭」,到冬奧就只剩一個中共眼中尾大不掉的科網類。◇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