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陶宛效應發酵 「台灣代表處」或亮相美國

在北京冬奧會開幕之際,2月4日美國聯邦眾議院以222票同意、210票反對的微小差距,通過「2022年美國競爭法案」(America COMPETES Act of2022)。其中,法案將協商將台灣駐美機構更名為「台灣駐美代表處」。這是繼立陶宛之後,再次刺激到中共的痛楚。目前中共還沒有做出回應。

這項法案授權美國政府撥款投資半導體生產,改善美國供應鏈和加強制造業,並推動美國科學研究和技術創新,以及通過經濟發展、外交、人權和同盟關係確保美國的全球競爭力和領導地位。

法案涵蓋多項挺台條款,包括強化美台夥伴關係、協助台灣發展不對稱防衛能力、協助台灣參與國際組織、強化美台雙邊經貿與科技合作等。

其中,值得關注的是,法案呼籲美國國務卿與中華民國協商,將「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改為「台灣駐美代表處」。

中華民國外交部5日回應,感謝美國國會長期以來不斷積極推動深化台美關係,展現對台灣的強勁支持。

中華民國立法院立法委員王定宇也對該法案表示歡迎。他說:「我想台美關係來到史上最好的階段,那在有關台灣名稱的部分,我們尊重美國的決策,但是樂見往正向的方向來發展。」

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天亮表示,此前,台灣駐立陶宛的「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改為「台灣駐美代表處」令中共暴跳如雷,對立陶宛採取威脅和制裁的報復措施,因為中共擔憂各國仿效。但是現在美國也要這樣做,對中共來說就是悶頭一棒,會帶動更多國家仿效。

章天亮:「如果拜登簽署為法案之後,會促進美台的關係迅速地升溫,我相信蔡英文可能很快把美國這個代表處的名字,改成『台灣駐美代表處』了,其他別的國家一仿效,對中共來說,反正是一個非常難過的事情。」

多國選手投訴北京隔離環境差 半夜被拽走嚇得和衣睡

北京冬奧開幕不久,多國運動員投訴北京冬奧的隔離環境差,這些投訴包括「有人餓得骨頭凸出,有人嚇得合衣而睡,有人從窗簾後露出一隻眼晴悄悄觀察……」等等,這些像集中營中囚犯的遭遇,很難想像卻發生在參加北京奧運的外國運動員身上。

俄羅斯冬奧選手貼出了她在北京隔離點的伙食,稱難以下嚥,餓到胃疼。德國奧運代表團也對各類狀況多有抱怨。

橘色醬汁、筆管麵、疑似燒焦的帶骨肉、還有幾小塊馬鈴薯,這盒沒有任何綠色蔬菜的便當,很難想像是北京冬奧選手,因確診被隔離的餐點。

旁白:「我的胃好痛,臉色非常蒼白,黑眼圈很深,我希望這一切趕快結束,我每天都在哭。」」

照片被俄羅斯冬奧選手瓦斯內佐娃(Valeria Vasnetsova)PO上網,表示已經連續五天拿到這樣的早午晚餐點,根本吞不下嚥。她還PO出相隔兩層樓,同樣在隔離的隊醫的餐點,不但有綠色蔬菜,還有3種水果,納悶表示,「為甚麼對運動員是這種態度?!」

無獨有偶,德國奧運代表團團長施梅爾普芬尼(Dirk Schimmelpfennig)痛批,不能接受提供給德國選手的隔離環境,包括清潔、食物品質和WiFi都有問題,要求北京立即改善,房間也必須大到足以讓他們鍛鍊身體。

還有比利時選手,驗出感染COVID-19,隔離期滿,也多次採檢陰性,但拍片哭訴,先後被送往不同隔離場所,無法回到選手村,擔心影響出賽。

還有波蘭短道速滑運動員Natalia Maliszewska在1月30日檢測出呈陽性。她在推特上發帖,講述了她半夜被拉去隔離的「恐怖故事」。

她在推文中說:「在那天(2月5日)凌晨 3:00,他們把我從隔離中拉了出來……那個晚上真是太恐怖了。」「我穿著衣服睡覺,因為我怕有人再拉我去單獨隔離。我只是透過窗簾看了看,只露出一隻眼睛,因為我怕有人看到我。」

幾小時後,Maliszewska說自己準備好參加500米預賽之時,「突然傳來消息說,他們(隔離點人員)犯了一個錯誤!他們不應該解除對我的單獨隔離!因為我被視為一個威脅!我無法辯解,必須儘快回到奧運村。」

一名波蘭奧委會代表表示,將在晚些時候公開相關情況。

除了運動員,參與報導的記者也講述了類似的遭遇。3號,瑞典記者菲利普‧加德(Philip Gadd)抵達北京後被一輛救護車送去隔離,他在報紙上講述了自己的困惑和恐懼。

他在隔離旅館接受路透社的視訊採訪時,他形容隔離點的經歷「是一次非常可怕的經歷,難以想像這種事真的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好像我在電影、科幻電影或其它情節中。」

多國選手相繼發聲,之後情況才有所改善,但也凸顯北京冬奧的隔離環境,令人堪憂。

自1月23日以來,包括數十名運動員在內的350名奧運會參與者抵達北京後,被檢測出陽性。他們只有在無症狀後、並且24小時內兩次PCR檢驗結果呈陰性後,才能離開特殊的隔離酒店。

美國會議員譴責中共侵犯人權 玷污奧運精神

2月4日,北京冬奧會開幕之際,美國國會衆議員史蒂夫•夏波接受新唐人採訪時表示,讓中共這樣一個嚴重侵犯人權的犯罪組織舉辦奧運,是對奧運精神的羞辱。

美國國會衆議員史蒂夫•夏波(Steve Chabot):「當你想到它們(中共)多年來對人權的荒唐侵犯,而(奧委會)不把它(奧運會)放到一個更合適的地方,他們真的應該感到恥辱。」

「我們已經看到了毫無疑問的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爲,對維吾爾人、法輪功信仰者、西藏人、香港人的侵犯,不斷地發生。」

夏波議員表示,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犯下了野蠻的罪行。

夏波說:「中國(共)實際上是在非自願的情況下摘取人們的器官,這些人中有很多是法輪功學員。它們(中共)販賣這些器官牟利。這樣的事情正在現代社會發生著,這是野蠻的罪行。」

夏波議員也提到中國網球運動員彭帥。

夏波說:「我們已經看到,當她說出被一名中共高官性侵的情況時,她的遭遇是甚麼——她消失了。」

他還提到美國大學生奧託•瓦姆比爾被北朝鮮當局拘禁後死亡的案例。

夏波說:「因爲一個小小的海報事件,他被監禁了,然後他的父母把他接回時,他處於植物人狀態,基本上是腦死亡。當然,我們知道,北朝鮮是中共的夥伴。」

夏波議員表示,參加奧運會的各國運動員面臨著危險,因為他們前往中國前就被中共當局警告不要亂說話,否則會被懲罰。

公開分裂?冬奧會上李克強與習近平等不同調

4日晚,習近平與夫人彭麗媛,以及其他7常委出席了北京冬奧會開幕式。《人民日報(海外版)》採用新華社的通稿進行了報導。文中配發的照片顯示,中共總理李克強身體、面部朝向和身邊的習近平、彭麗媛、栗戰書完全不同,和其它的中共常委也完全不同。李克強的這種特殊表現,在人群中顯得非常顯眼,似乎是在有意為之。

而且,李克強似乎並不擔心將這種分裂公開化。

而在另一張網上流傳的央視畫面截圖中,李克強更加明顯地表現出了這種「與眾不同」。在畫面中,彭麗媛身體轉向右側方向,栗戰書等幾大常委包括現場的其他人員,也和彭麗媛身體朝向一致,只有李克強完全是目視前方。

有評論指,中共的新華社對於這些細節,從來審查都非常嚴格,甚至一個標點符號都不會放過,這樣一張極易引發各種政治猜想的照片,被各大黨報在整個中國、甚至面對海外轉載,新華社的用意耐人尋味。

張藝謀以「燕山雪花大如席」作冬奧主題 被指大凶之兆

新華社5日,發表的對張藝謀的專訪。張藝謀稱,開幕式「講了一朵雪花的故事」,雪花貫穿開幕式始終,包括形態各異的雪花凝聚在一起,構成「燕山雪花大如席」的景觀。

黨媒《人民日報》亦以「太美了!鳥巢上演燕山雪花大如席」做標題,報導了開幕式。

然而張藝謀提到的詩句「燕山雪花大如席」迅速引發網上熱議。因為相關的全詩描述戰士戰死沙場的淒涼。評論人士指,這是中共的凶兆。

「燕山雪花大如席」出自唐朝大詩人李白的《北風行》。此詩描述一名幽州婦人思念戰死沙場的丈夫的淒苦和悲憤。

詩中描述其丈夫駐守的北方「日月照之何不及此?惟有北風號怒天上來。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軒轅台。」

也就是駐守之地,連日月之光都照不到,只有呼嘯怒號的北風從天上吹來,燕山雪花像席一樣大,片片吹落到軒轅台上。

詩中還寫道,她丈夫離別時,留下一個箭囊,現在是「中有一雙白羽箭,蜘蛛結網生塵埃。箭空在,人今戰死不復回。」

睹物思人,幽州婦人思念丈夫的淒苦畫面躍然紙上。

對於「燕山雪花大如席」一句,有學者認為過於誇張,也有學者認為,古文中「席」常用來指代草草掩埋屍體,此句描述相隔千里的婦人不希望丈夫曝屍荒野,寄望於大雪將丈夫的屍骨掩埋的無奈之情。

李白的這首《北風行》一般認為出自《詩經邶風•北風》。《詩經》中的「北風」描寫的是衛國貴族在國家危亂之際,在刺骨的北風,漫天大雪中出逃的悲慘景象。

「燕山雪花大如席」表現的意境都是戰死後無人掩埋,政權崩塌,倉皇而逃的場景。冬奧開幕式以此意境的詩作為主題,不免引起海內外華人的熱議。

推特帳號「驕傲女孩」稱央視丟人現眼,並指「縱觀《北風行》全詩渲染的都是蒼涼的景象,竟然被形容即將進行的冬奧會,這到底是何意?是無意的丟醜?還是惡意而為之?」

政論家陳破空表示,很難理解張藝謀為何以「燕山雪花大如席」作為北京冬奧主題,或許是用高級黑的方式表達平素的不滿。

旅美時評人秦鵬直指,北京冬奧用這首詩,預示著中共暴亡的日子快來了。

在各種熱議聲中,一些黨媒也出面「解讀」,但其說辭讓人分不清到底是「打圓場」還是藉機「高級黑」。

其中,中共山東省委機關報《大眾日報》在解釋「燕山雪花大如席」時說,「燕山雪花大如席」雖然原意悲涼,但「到北宋,用之於喜慶場合」。文章還舉出王安石《胡笳十八拍十八首》中的一首為例。

不過,王安石的這首詩和李白的《北風行》意境相似,根本看不出任何「喜慶」之意。

其實,中共官方近來也不時釋放出恐懼亡黨的信息。2022年開年第一天,黨刊《求是》雜誌發表了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的講話,其中就提到「如何跳出治亂興衰的歷史週期率」。對於中共未來的危機,習近平還警告,會遇上「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