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剛剛發表的一篇未經同行評審的研究論文中,斯蒂芬妮·塞內夫博士(Stephanie Seneff)描述了COVID-19疫苗的一種機制,該機制會通過抑制先天免疫系統。它通過抑制1型干擾素(type-1 interferon,又稱1型IFN),抑制人體的先天免疫系統。

塞內夫博士是在麻省理工學院(MIT)任職五十多年的高級研究科學家。在影片採訪中,她作為回訪嘉賓,討論了她最新發表的論文《信使核糖核酸新冠疫苗注射抑制了先天免疫力:G-四鏈體、外泌體和微核糖核酸的作用》(Innate Immune Suppression by SARS-CoV-2 mRNA Vaccinations. The Role of G-quadruplexes, Exosomes and MicroRNAs)。

這篇論文是她與彼得·麥克勞(Peter McCullough)、格雷格·奈(Greg Nigh)和安東尼·基里亞科普洛斯(Anthony Kyriakopoulos)三位博士共同撰寫的。

此前,塞內夫與奈博士共同撰寫過一整篇論文,詳細介紹了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和(COVID)疫苗刺突蛋白之間的差異。而在新近發表在預印本服務Authorea上的那篇未經同行評審的研究論文中,他們和另外兩位作者深入探究了新冠疫苗的機制,顯示該疫苗無論就其作用方式、形態還是形式而言,都絕不是安全有效的。接種新冠疫苗實際上會抑制先天免疫系統。

「我認為麥克勞非常棒,我很高興他能與我合作。」塞內夫說,「我真希望我們能夠找到願意發表的期刊。我們可能不得不尋求自媒體來發表。

「如今言論審查規模之巨確實令人難以置信。我一直處於震驚中。我一直以為不會更糟了,我以為情況真的會變好,然而卻似乎越來越糟。

「我不知道甚麼時候是個頭。這非常令人沮喪……製藥公司背後有這麼多錢,他們已經做好一切準備,確保無人能敵……

「我們希望將論文作為預印本發布,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他們也可以封殺預印本。我們正在解決這方面的問題,但並不容易。當你寫了這麼厲害的東西,他們會盡一切努力不讓它上網。」

2022年1月16日,預印服平台Authorea在網站上發布了這篇論文,為其指定了DOI(數位物件識別碼),從之成為正式出版物。

異常強烈的安全警訊

正如塞內夫指出的,當你在不同的數據庫中查看副作用時,你可以看到異常強烈的安全警訊。新冠疫苗開發人員知道這一點。「這些數字令人震驚」,塞內夫說,「這包括所有層級的副作用,從輕微到災難性的。」

例如,塞內夫一直在審視癌症數據,平均而言,注射新冠疫苗後罹癌案例報告的數量,是過去31年中所有其它疫苗同類案例總和的兩倍之多。

「這真是太令人驚訝了,因為它總體上翻了一番。比如,新冠疫苗注射一年內罹患乳腺癌的報告,是31年內所有其它疫苗注射後罹患乳腺癌報告總和的三倍。這是一個異常強烈的警訊。」塞內夫說。

她表示:「淋巴癌在這些(新冠疫苗不良反應報告中)出現的頻率也大增。VAERS(美國疫苗不良事件報告系統,U.S. Vaccine Adverse Events Reporting System)顯示出驚人的警訊。」

由於大多數人不認為新冠疫苗可能是導致他們罹癌的因素,從而不加報告,這一警訊之強烈就更加值得關注了。「令我困惑的是,他們不忌憚對全世界民眾的健康造成如此巨大的損害。邪惡到這種程度,令我無法理解。」塞內夫還說。

1型干擾素受損

這些疫苗通過抑制1型干擾素來抑制先天免疫系統。在讓塞內夫和麥克勞獲得提示的首批研究中,有一份來自印度的研究。該研究讓培養基中的人類細胞暴露於DNA納米顆粒,這些DNA納米顆粒為細胞編程,使之製造新冠(SARS-CoV-2)刺突蛋白,就像新冠疫苗的功能一樣。

這種細胞株叫做HEK-293,是1980年代從一個流產胎兒的雙腎中提取的,經常用於研究。雖然取自腎臟,但這些細胞具有神經元樣特性。當被DNA編碼製造刺突蛋白時,這些細胞會在外泌體(exosomes)中釋出刺突蛋白。外泌體是一種脂質納米顆粒,包裹著刺突蛋白。

外泌體是細胞的通信網絡。當細胞受到壓力時,它會釋放出含有一些對它施加壓分子的外泌體。因此,就新冠疫苗而言,外泌體含有刺突蛋白和微核糖核酸(microRNA)。微核糖核酸是能夠影響細胞功能的信號分子(signaling molecules)。它們引導細胞改變其行為或新陳代謝。通常,它們通過抑制某些酶來發揮作用。

印度的研究在這些類似神經元的細胞所釋放的外泌體內發現了兩種特定的微核糖核酸——miR-148a和miR-590。然後,研究人員將小膠質細胞(大腦中的免疫細胞)暴露於這些外泌體中。之後,如塞內夫所解釋的那樣,人腦中就有神經元在生成刺突蛋白,或者吸收循環中的刺突蛋白,並通過釋放外泌體來對它作出反應。

然後,外泌體被小膠質細胞——大腦中的免疫細胞捕獲。當免疫細胞接受到這些外泌體時,它們會開啟炎症反應。這主要是對這些微核糖核酸——miR-148a和miR-590的反應。當然,腦中也有了有毒的刺突蛋白。

它們結合在一起,會引起大腦炎症,從而損害神經元。這種炎症反過來會導致許多退行性腦部疾病。新冠疫苗中含有信使核糖核酸(mRNA)的脂質顆粒與外泌體相似,但不完全相同;它們也與低密度脂質(LDL)顆粒非常相似。

「我認為外泌體可能要小得多。疫苗顆粒更大。它們更像是LDL顆粒。疫苗顆粒的膜中含有膽固醇,還有脂蛋白。就是說,它們看起來像一個LDL粒子的樣子。」

「但是之後,他們又(在疫苗顆粒裏)加入一種陽離子脂質,它帶正電荷,並且毒性非常大。通過實驗,他們發現,當顆粒被細胞吸收時,這種脂質會釋放到細胞質中,之後信使核糖核酸就在那裏生成刺突蛋白。

「(新冠疫苗)設計得非常巧妙,無論是在保護核糖核酸(RNA)不被分解方面,還是在使核糖核酸製造刺突蛋白方面,都非常有效。它與病毒所產生的信使核糖核酸非常不同,儘管它們編碼的是同一種蛋白。」

塞內夫與格雷格·奈合寫了一整篇論文,詳細探討了病毒刺突蛋白和新冠疫苗刺突蛋白之間的差異,該論文2021年5月發表於《國際疫苗理論、實踐與研究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Vaccine Theory, Practice and Research),基本上可作為理解我們在此討論內容的入門讀物。

與刺突蛋白一起從外泌體中釋出的兩種微核糖核酸——miR-148a和miR-590,對所有細胞(包括免疫細胞)中的1型干擾素反應,有著顯著的破壞作用。

回到上面引用的印度論文,研究人員發現,到頭來,小膠質細胞會在大腦中產生炎症,而兩種微核糖核酸是這一過程中的核心。將miR-148a和miR-590置於這些帶有刺突蛋白的外泌體中,這兩種微核糖核酸可以顯著破壞任何細胞(包括免疫細胞)中的1型干擾素反應。

1型干擾素同時控制著皰疹和水痘(引起帶狀皰疹)病毒等潛伏病毒,因此,如果你的干擾素受到抑制,這些潛伏病毒也可能開始在體內出現。VAERS數據庫顯示,許多接種疫苗的人確實報告了這些類型的病毒感染。抑制干擾素也會增加罹患癌症和心血管疾病的風險。

1型干擾素反應在病毒感染中至關重要

正如塞內夫說明的,1型干擾素反應作為對病毒感染的第一階段反應絕對至關重要。當細胞被病毒入侵時,它會釋放1型干擾素α和1型干擾素β。它們充當信號分子,告訴細胞它已被感染,由此,讓人體在病毒感染的早期啟動免疫反應。

研究表明,最終感染新冠重症的人,其1型干擾素反應是受損的。塞內夫指出: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疫苗是為了保護你免受COVID的侵害,而它們卻帶來一種情況:如果新冠病毒入侵細胞,你的免疫細胞並沒有力量抵抗(因為1型干擾素被疫苗抑制)。關鍵在於,疫苗會產生巨大的抗體反應,這是嚴重疾病的典型特徵。

「因此,(新冠疫苗)欺騙你的免疫系統,使之認為你患有嚴重的COVID。這真的很有趣,因為它已經透過肺部的黏膜屏障,透過了血液的血管屏障,進入了肌肉。而且,它被偽裝了。

「這種核糖核酸看起來不像病毒核糖核酸,它看起來像人類核糖核酸分子。(對疫苗中的信使核糖核酸進行的)部份修改使其非常牢固、無法分解。它也非常擅長快速生成刺突蛋白。而這也有一個問題,因為它會導致很多錯誤,這是另一個問題……

「免疫細胞吸收(疫苗中的)納米顆粒並將其通過淋巴系統帶入脾臟。多項研究表明,它最終會進入脾臟……卵巢、肝臟、骨髓……脾臟對於產生抗體當然是非常重要。」

重要的是,你從新冠疫苗中獲得的抗體反應,比從自然感染中獲得的抗體反應高得多得多。研究表明,抗體反應水平隨著疾病的嚴重程度而上升。因此,該疫苗基本上模仿了嚴重感染。在輕度感染中,你可能根本不會產生任何抗體,因為先天免疫細胞足夠強大,可以在沒有抗體的情況下抵抗感染。

而當你的先天免疫系統虛弱時,你就有麻煩了,而這種虛弱的部份原因在於1型干擾素反應受到了抑制。如果1型干擾素反應不足,免疫細胞就不能很好地阻止病毒在體內的傳播。

根據塞內夫的說法,1型干擾素補充劑目前尚未被推薦的原因在於,你必須在完美的時間點使用它,才能使免疫級聯反應正常運作。1型干擾素僅在感染的最早階段起決定性作用。一旦你進入中度或重度感染階段,使用它為時已晚。

(未完待續)

參考文獻

Frontiers in Immunology April 14, 2021 DOI: 10.3389/fimmu.2021.656700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Vaccine Theory, Practice and Research May 10, 2021; 2(1): 402-444

Cell Discovery 7, Article number: 99 (2021). October 26, 2021

J Lipid Res. 2012 Aug; 53(8): 1437–1450

Science, Public Health Policy, and the Law November 2021; 4: 130-143

Good Sciencing Athlete Deaths

European Journal of Heart Failure March 5, 2021

Frontiers in Immunology June 4, 2021

Nucleic Acids Res. 2014 Aug 18; 42(14): 9327–9333

Business Standard January 12, 2022

作者簡介:約瑟夫·默科拉(Joseph Mercola)博士是Mercola.com網站的創始人。作為一名骨科醫生、暢銷作家和自然健康領域的多個獎項獲得者,他的主要願望是通過為人們提供有價值的資源來幫助他們控制自己的健康,從而改變現代健康模式。

原文「How COVID Shots Suppress Your Immune System」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本文僅表達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