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個月來「界石」(界碑)成為城中熱話,本港掀起一陣「尋石熱」,本周內民間再有新發現,定向教練許兆東分別於1月28日與30日尋獲失落多時的8號和7號疑九龍水塘界石,為1902年所立,距今有120年歷史。根據1911年工務司署(Public Works Department)的文件顯示,九龍水塘的界石共有32塊,但目前仍有位置記錄的只有23塊,若確認今次發現的兩座界石,共尋獲25塊。

關注到近日多則各類界碑的新聞,如維城界石、軍部界石、古摩星嶺墳場界碑等等,身為定向教練的許兆東萌生了尋覓九龍水塘界石的想法,他上網翻查地政總署的舊地圖,並根據已經發現的6號和9號九龍水塘界石的位置,推測7號和8號界石的範圍,憑自己多年定向越野的經驗,一周內就有所收穫,先於1月28日尋得刻有「K.W.W. 1902 No.8」的界石,再於1月30日尋得刻有「K.W.W. 1902 No.7」的界石。

「K.W.W.」代表了Kowloon Water Works(九龍重力自流供水系統),據他觀察,一般的界石有字的一面會向著九龍水塘,但尋獲的這塊的方向偏差約有60度,他推測,未知是否附近做工程時移動過,或是建築時造錯方向。許先生本身並非歷史研究專家,當發現後他即通知了相關歷史研究的團體,希望得到進一步的考證。

1月28日定向教練許兆東發現的8號疑九龍水塘界石。(許兆東提供)
1月28日定向教練許兆東發現的8號疑九龍水塘界石。(許兆東提供)

1月20日定向教練許兆東發現的7號疑九龍水塘界石,被雜草遮蓋。(許兆東提供)
1月20日定向教練許兆東發現的7號疑九龍水塘界石,被雜草遮蓋。(許兆東提供)

民間保育團體「香港行跡」對現存的九龍水塘界石的座標有所記錄,得知消息後即邀合作緊密的行山愛好者Danny Lee前去考察,對比過去的界石圖片,發現新尋獲的7號界石兩面均有刻字,有別於其它已發現的九龍水塘界石,7、8號兩塊由混凝土建成的界石均保存良好。

行山愛好者Danny Lee前去考察7號九龍水塘界石,發現新尋獲的7號界石兩面均有刻字,有別於其它已發現的九龍水塘界石。(Danny Lee提供)
行山愛好者Danny Lee前去考察7號九龍水塘界石,發現新尋獲的7號界石兩面均有刻字,有別於其它已發現的九龍水塘界石。(Danny Lee提供)

行山愛好者Danny Lee前去考察8號九龍水塘界石。(Danny Lee提供)
行山愛好者Danny Lee前去考察8號九龍水塘界石。(Danny Lee提供)

另一民間保育團體「香港歷史研究社」過去十多年間持續關注九龍水塘界石的狀況,理事長李澤恩介紹,2007年已有該社成員告知在琵琶山發現一塊刻有「K.W.W. 1902 No.6」的石柱,隨後啟發了大家翻查相關歷史記錄,經對照新舊地圖的界石位置,以及研究集水區範圍界線後,社員陸續尋獲由第9號至第30號的大部份界石,當中第15號因興建金山發射站而早已被拆除,而第18號可能在興建金山路期間被拆除,但尚待確定。研究社成員曾經嘗試由畢架山開始,沿山脊線尋找但都未有所獲,直至2010年及2020年有行山人士在畢架山附近先後發現2號及1號界石,但其位置又偏離集水區,因此目前暫未能研究出3至5號界石的位置。李澤恩表示,研究社成員會進一步到發現位置考察,並翻查更多資料界石進行考證。

九龍水塘屬於香港供水史上的重要一環,港英政府於1901年在針山以南及畢架山之西一帶展開興建水塘的工程,並於1910年落成啟用,水塘容量達3.5億加侖,是新界的首個水塘。九龍水塘界石正劃定了當時水務設施的範圍,可以重現九龍半島戰前供水的面貌。@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