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12日)本港再次發現兩塊自1903年豎立、標誌維多利亞城邊界的歷史遺蹟「維城界石」。兩塊「維城界石」分別位於玫瑰崗和摩星嶺的樹林。參與尋覓界石的香港歷史研究社理事長李澤恩表示,團隊成員幾年來多次探索,雖經過查找舊地圖並計算範圍,但界石的準確位置因密林難行,尋覓未果。如今尋得界石,兩塊均屬幸運,獲行山人士指點,屬意外發現。

自12月5日西區龍虎山發現第八塊疑似失落的維城界石後,全港掀起了一陣「尋石熱」,多個研究歷史的團體及行山愛好者紛紛到訪,在網上亦掀起了熱烈的討論。香港歷史研究社六名成員於12月12日走訪玫瑰崗的樹林尋覓界石,根據維多利亞城邊界的舊地圖,找到與等高線重疊的「交叉點」,判斷玫瑰崗附近有一塊界石。李澤恩提到,11日已有一位朋友前往同樣的地點探索,但因界石前有一塊大石遮住視線,因此未能發現該界石。待12日史研社一眾歷史愛好者前往玫瑰崗時,有人提議站在大石上眺望,或許會有收穫,沒想到意外發現一塊石碑,與上周在龍虎山發現的維城界石外形相若,近看上有淺痕,刻有「CITY BOUNDARY 1903」字樣,初步判定同樣是一塊維多利亞城界石。

在離開玫瑰崗界石不久,史研社一行人遇上一對頗具行山經驗的夫婦,閒聊中二人告知當日上午10時左右在摩星嶺亦發現一塊疑似維城界石的石碑,並主動分享發現地點。原本沒有計劃到訪摩星嶺的史研社成員,即刻決定啟程考察,在下午時分到達目的地,初步證實該石碑也是維城界石。因為界石所處位置叢林茂密,路線曲折,需要從密林中鑽入,一般人難以發現。李澤恩說:「我們大概計算過摩星嶺的位置有界石,但確切地點未知,幸運的是這對夫婦給我們提供了確切地點,大家才有幸發現,我們並不是第一個找到這塊界石的人。」

李澤恩介紹,界石因年代久遠,原本應有的字體顏色已經脫落,如今只剩下淺痕,但仍可辨析內容。他估計,兩塊界石應未移動,能夠展現昔日維多利亞城的劃界範圍。他認為界石應原址保留,留給後人了解香港開埠歷史。他列舉,目前最新已發現的界石位置包括黃泥涌道、寶雲道、玫瑰崗、馬己仙峽道、舊山頂道、克頓道、龍虎山、薄扶林道、摩星嶺、西寧街,其中馬己仙峽道的界石已消失,西寧街的界石曾經遷移。他不排除有更多的界石被發現,但難度在於至今仍未發現有文獻記載界石的具體位置,即使參照維多利亞城邊界的舊地圖推斷,也難以確認界石的具體位置,當下較為可行的方式是找到界線轉彎或與等高線等交疊點,或許該處會有收穫。

李澤恩提到,香港歷史研究社在發現疑似界石的石碑後即聯絡了古蹟辦,次日(13日)古蹟辦與地政署已派員前往測量與考察,若該石碑的歷史價值獲確定,會把它納入「政府文物地點」。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蘇彰德回覆本報查詢時表示,古蹟辦同事一直跟進處理界石發現和保護事宜,並已在上星期古諮會會議上匯報了最新情況。若有最新進展,會及時公布。@

✅延伸閱讀:史研社「界石搜索隊」走訪玫瑰崗及摩星嶺 一日內再有兩塊疑似維城界石被發現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