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紀委警告中央銀行,不准他們存在獨立性這件事,我覺得是目前中國傳出的新聞當中,最值得留意的。」本報《珍言真語》邀請練乙錚教授作專訪,分析一下最近中國大陸的經濟問題。「如果從西方的經濟、金融及貨幣理論出發,一個國家的中央銀行是要獨立、不受政治干擾的;例如美國,特別不受總統辦公室干擾的。」

練乙錚表示,搞經濟就是要達到增長、就業及價格穩定等目的,而央行要負責達到這些目標。在西方國家,甚麼情況下會受到政治干擾呢?「通常是大選前夕,候選人或者現任領導人,希望央行能開大水龍頭,造成經濟暢旺,就業的數據好看現象,以利他們連任。」這個效果,就是政治上達到一些目的,但是它影響經濟政策的執行。所以在西方的經濟理論中,央行的運作,要絕對不受政治干擾。

過往30年 央行由洋派佔上風

中共打造一家稀土巨頭,又組建國有物流集團,想幹嘛?計劃經濟下,這些「巨頭」扮演甚麼角色?Tesla股價連跌,「太陽能電池板」有缺陷?(大紀元製圖)
中共打造一家稀土巨頭,又組建國有物流集團,想幹嘛?計劃經濟下,這些「巨頭」扮演甚麼角色?Tesla股價連跌,「太陽能電池板」有缺陷?(大紀元製圖)

「現在,中國就是銀行不可有獨立性;以前,其實中國央行是有一點獨立性。但是,最近習近平說不行,一點都不行,絕對要歸黨的領導。」練乙錚認為,有可能是習近平想在下一屆的政府,以及黨的領導位置上,延續他的權力有關。

「央行這批經濟學家,有土派,有洋派,目前來看,領導易綱就是洋派佔上風。」練乙錚指出,易綱在明尼蘇達州Hamline University讀大學,之後在伊利諾大學繼續讀博士學位,又在印第安納州一間大學任教幾年,回中國後在央行一路升到今天的位置,可想而知,洋派是佔了上風。洋派是改革開放年代出國,幾年之後就回到中國,在當時的領導人提攜之下進升。「易綱大概在80年代中期返國,當時是江澤民的天下,提攜他的就是江澤民那一夥人。」

練乙錚分析,央行維持獨立性,其中一個可能就是洋派受西方經濟理論影響,即貨幣管理政策與理論,希望在中國央行保有一些獨立性。另一面,大概是「習近平懷疑他們是江派的人」。他認為目前中國的政局,有可能重複1957年時,大批為了建設社會主義的熱衷者,從海外回國服務,結果全部被打成右派,甚至被指控為特務。現在,有可能出現這樣一個政治局面的翻版。

練乙錚又指出,中國現在兩個經濟研究中心,一個在北大,一個在清華。北大最出名的人叫做林毅夫。「以前,他在台灣大學畢業後加入國民黨的軍隊,然後潛逃,游泳到大陸,成為中共的座上賓。」後來改革開放,林毅夫前往芝加哥大學取得博士學位,回中國後就風生水起了,被委派去世界銀行任高級職位,成為中國最出名的經濟學家。

「這個人,是一個『大好人』,宣稱中國的經濟,是天上有、地下無,早幾年還說中國的增長速度每年8%,可以延續20年。剛講完,就已經不行了。這個芝加哥學派的人,其實是背叛師門,芝加哥學派是自由經濟,而他現在就是幫黨控制的經濟來講話。」

央行降準 完全是政治考慮

中共不容央行獨立性,人行特殊地位正在消失。圖為中國人民銀行在北京的總部。(Liu Jin/AFP/Getty Images)
中共不容央行獨立性,人行特殊地位正在消失。圖為中國人民銀行在北京的總部。(Liu Jin/AFP/Getty Images)

練乙錚指出,央行最近降準,就是銀行收到存款之後,規定一個比例不能夠借出去。比如說10%,就要保留10%的存款在銀行,最多借出別人在銀行存款的90%,這10%就叫做「準」,准許借貸的意思。降低這個比率,就是容許銀行借更多錢出去。「奇怪的是,兩年來武肺發生,央行降準降5次,換句話講,開大了水龍頭。但現在西方國家是準備關水龍頭,美國的聯儲局就是儲備銀行,想著明年要加息了,現在已經逐步停止寬鬆政策,而中國卻相反。」

練先生又說,如果中國經濟數據是真的,那麼,這幾個月來講是不錯的,復原得最早;當然有些地方的經濟比它好,例如台灣是一流。「大陸都說自己不差,早幾個月的數據,DMI等等的全部是回升,如果相信林毅夫,那為甚麼還要降準呢?一個可能性,就是經濟實際上是很差。」另外,練乙錚提到,可能經濟不是那麼差,但要進一步製造昇平景象,來迎接下一次黨大會的召開,準備習近平永遠執政,可能是政治干擾經濟管理的政策。

「我看那些數據,當它是真的來說,中國今年的經濟,就算它降準,也的確不是太差。這次降準,降了半個百分點,降準之後,它總體存款貸出率,仍然保持在92%左右,就是要保留大概8.5%左右的存款在銀行。不同檔次的、不同規格的存款有不同的基準,它加權平均,目前是8.5%的基準,換句話講,銀行有100元存款,起碼要保留8.5元。」

練乙錚認為,大陸央行目前的基準不是太離譜,美國都是差不多。美國也分等次的,有些存款是可以100%借出去,有的存款3%,有的存款是10%要保留。但為甚麼經濟不是太差,中共甚至說自己復原得比較好,還要降準呢?「我覺得,政治需要是大於經濟需要,雖然它的經濟不那麼穩妥。」

練乙錚也指出,中國有很多嚴重的問題,以房地產而言,太多建滿高樓但是卻沒人住的「鬼城」。「但現在遠遠沒到1978年時,一窮二白、民窮財盡,國家幾乎破產,非得改革開放的狀況。所以說它經濟不行,沒錯,是不行,但是它能不能撐得下去呢?我覺得是可以的。」

金融官僚 將轉為習近平控制土派

練乙錚詳述,現在習近平的政策是要從改革開放路線抽離,回復到以前的計劃經濟,或者接近計劃經濟,導致他用人的政策,可能跟著這個方向走。所以,下一批的金融官僚,很可能就不會是洋派,而是習近平控制的土派。「至於這些人懂不懂搞金融,我就很懷疑了。」

他認為,改革開放之後,整套金融體系都在美國抄襲回來,美國有央行,央行下面有分行等等的體制,抄回來以後就改頭換面由黨控制。「但是過那幾年是有一點鬆動的,那幫洋派仍然有一點點的用武之地。中國過去那二、三十年,經濟管理得比較好的反而是金融方面。由土派上場,那還會不會有過去那樣的業績,就很難說了,我是不看好。」

提到港澳系統經濟方面的走向,練乙錚估計中共會進一步收緊,例如行社會主義政策,而理論上來說,社會主義政策不能經營博彩業。不過江澤民時期為了要抽取利潤,就在澳門大肆進行賭博,不僅是傳統的賭博公司,還引進美國最大的賭博公司,像金沙之類的全部去了澳門,成為東方的摩洛哥。

此後,「澳門的經濟才這麼好,甚至比香港還好,人均收入比香港高。但是現在說不行了,我們不搞社會主義這樣的東西,那些全部都要下馬,水至清則無魚,那澳門的經濟怎麼撐下去呢?而香港的經濟跟著澳門,似乎也不會怎麼好了。」

人民幣國際化失敗

練乙錚說道,中共說要人民幣國際化多年,最近卻越來越差。中國的外貿,所有出口公司,全部用美元結算,收了美元後就回大陸,買平價的人民幣。現在人民幣雙軌,在國際市場是浮動的,在國內就是控制。

通常在國內的價格,人民幣很便宜,所以出口商人,在外國賺了外匯、美金,回來在大陸買人民幣就便宜,比真正的價格還要便宜,他們就用這個套戥的辦法賺錢。所以人民幣其實不怎麼國際化,出口商根本就不用人民幣來結算,可能是一些國營企業,跟俄羅斯搞國家之間管理的貿易,才用人民幣結算。

另外,中共借錢給非洲國家搞「一帶一路」,可能也用人民幣結算,但是總括而言,人民幣在國際上打不開局面。「好了,你現在不搞國際化了,不就自己關起門來搞社會主義,走回以前那條路。它又不會倒的,你想一下中國,五、六十年代的時候,餓死三、四千萬人,同樣它不會倒的。中國人就是那麼悲慘,被這個政權控制之後,怎麼都打不倒它,這就是中國人的悲哀。」

「我估計,央行喪失它的獨立性之後,就會讓一些西方的投資者,對國家的經濟產生懷疑。因為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大商家做生意就很看央行的政策,央行要降準,或者要更改利率,就是你影響那些大型的投資者利益很厲害的,尤其是國際的投資者。」

練乙錚指出,如果央行的政策完全是根據經濟的需要來制定,它的透明度就會高一些。但是一旦成為政治干擾央行,「商人不了解政治如何操作,特別是中國共產黨的政治」。因此,破壞央行僅有的的獨立性,更加會失去不少外國的投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