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份比特幣市場出現大異動,在過去虛擬市值最大的比特幣, 24小時內暴跌20%,從11月的歷史高點68,789美元跌到12月4日的新低點,跌幅有37.6%,市值第二大的以太幣,單日跌幅也有21%。本報《珍言真語》這次請來新唐人政經評論員傑森博士,就最近比特幣大跌問題作出分析。

投資虛擬貨幣 應調整心態

「在虛擬貨幣市場,其實這種暴跌不算甚麼,要隨時有暴跌的準備,因為虛擬貨幣暴漲、暴跌就是它的屬性。在其中的投資者,不也都是指望著今天投明天要有個收益,或者下個月有個收益,甚至明年有個收益,很多比特幣的投資者,也就是把錢放在那裏不管的。」

傑森說,短期的暴漲、暴跌是比特幣的屬性。某種意義上,要是按一般股市的角度來說,一天暴跌20%就像崩盤一樣,但是在比特幣這個領域,其實歷史上發生過很多次,說不上甚麼值得驚訝的事。他又指出,除非是新入比特幣的人,「例如最近6萬多元剛買了,現在跌到4萬多、5萬覺得很心疼,其實你要是這種心態的話,就可能得調整調整了」。

暴漲暴跌 就是比特幣的屬性

比特幣到底是甚麼?始創者中本聰是謎,發明這個從虛擬中走向現實,甚至可能會掌控現實的虛擬貨幣。(大紀元資料圖片)
比特幣到底是甚麼?始創者中本聰是謎,發明這個從虛擬中走向現實,甚至可能會掌控現實的虛擬貨幣。(大紀元資料圖片)

談到比特幣的屬性是大漲、大跌,那它是否為一個投資的好工具呢?傑森說:「比特幣是不是投資的好工具,我從來都搞不清楚;但是比特幣,一直是賭博的好工具。就比特幣而言,很多人賦予它非常神奇的特性,比如無中心交易,同時好像是全程加密,不受任何國家法幣的影響等等,可說是未來去中心金融的典範。」

傑森又提到,虛擬貨幣的這個概念,現在不光是比特幣,雖然比特幣是市值最大、也是最老、最成功的一個,像以太幣或者其它的成千上萬、各種各樣的虛擬貨幣,其實也都在炒作。

「今天我們可能是宏觀在談這個虛擬貨幣就是Crypto,這種綜合的一個概念,那麼也就是說,這個虛擬貨幣或者叫作加密幣,是不是一個投資的好去向?這是見仁見智、眾說紛紜的一個問題,有人認為它就是未來。那麼,因為我個人一直找不到所有這些加密貨幣價值的支撐點;所以我自己因為受傳統的投資理念的影響,認為這就是一個賭博,不是一個正常的投資方向。」

中共 一直持續在打壓虛擬貨幣

東京稅務局發現,中國資金通過比特幣等加密貨幣流入日本。圖為東京一商店可使用比特幣交易的廣告。(Toru Yamanaka/AFP)
東京稅務局發現,中國資金通過比特幣等加密貨幣流入日本。圖為東京一商店可使用比特幣交易的廣告。(Toru Yamanaka/AFP)

傑森強調一點,很多人投入在做加密貨幣,甚至投入很多錢,自己只是表達他個人的觀點,認為它是沒有一個明確的價值支撐,或者評價標準,就是衡量價值標準的一個產品,這種狀況讓他來投資,總是感覺有點摸不準。

談到炒作比特幣,他們是一群神秘富豪,包括最近落馬的澳門新賭王洗米華在內,據說他原本在今年年初想購買上千台的「挖礦機」,準備大肆投資比特幣,但是後來暫停了,因中共正在打壓比特幣。為甚麼中共會要打壓它呢?比特幣的前景又是怎麼樣的呢?傑森表示,其實中共一直在打壓、限制比特幣,宏觀的說不只是比特幣,而是加密貨幣。

「比特幣是從去年年底開始暴漲的,當時不到1萬,現在漲到6萬多了。這次整個的暴漲,其實是之前有很多年的低迷,而低迷的啟動點,就是中共在中國開始設置一系列的針對加密貨幣的限制命令。」在傑森看來,就是中共不管是從各種角度衡量,加密貨幣對它來說都是一個壞消息。畢竟它貨幣的發行、交易,其實都是在中共這個體系之外的,中共當然不喜歡有任何在它控制之外的金融操作。

而且,比特幣是被廣泛用來洗黑錢的,同時也有這種逃避中國外匯管理等等一系列的問題。「換句話說,如果比特幣真的有甚麼用,它實際上的用處就是針對中國,針對像中共這樣的對貨幣、金融各方面有嚴格控制的政府有實際的效果。」

傑森認為,把錢從中國拿出來,比特幣是一個很好的渠道。加密貨幣整個的概念,其實在中國是發展的最快、最火。現在世界最大的一個加密貨幣交易平台「幣安」,最開始就是在上海建立的,之後很快地就轉到了海外。

地方政府跟比特幣公司

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美國國稅局加強對虛擬幣、加密貨幣犯罪的調查。(Shutterstock)
美國國稅局加強對虛擬幣、加密貨幣犯罪的調查。(Shutterstock)

傑森解釋,中共前期打壓,「一直採取打但又不真的把你打死的招數。比如說不許『挖礦』、不許做交易平台,但是有時候又允許民間做,包括『挖礦』」。實際上,比特幣它是用數字運算的方式,從網絡裏產生出來的,其它的虛擬貨幣也一樣,這個過程就叫作「挖礦」。

「挖礦」本身,中共雖然禁止,但是在很多具體實施過程中,它卻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很多地方政府,本身就跟「挖礦」的公司有千絲萬縷的個人關係,「所以整個事情,就是國家禁止,地方還是支持的」。

「目前,中國出現一個問題,就是電荒。電荒之事,前一段時間搞得很多企業要關門,然後很多公路、交通燈都沒辦法運作,比特幣就直接成為跟中共搶電的一個機構。整個『挖礦』過程耗電量驚人,有人估算了一下,所有的虛擬貨幣每年的耗電量,相當於阿根廷全國的總耗電量,而且數字還在不斷地增加。」

傑森說,中共發現虛擬貨幣不單止是在搶金融交易市場,還在搶整個電力。因此,中國各個地方都開始更加嚴格的打壓比特幣,幾乎所有的挖礦公司,都把它的設備和平台賤賣到海外。基本上,中國本身是在滅絕整個加密貨幣的概念。

趙長鵬與洗米華

本質上做的事情是一樣

談到「幣安」的創辦人趙長鵬,已經暴升為世界華人首富,而「洗米華」周焯華則成為階下囚。比特幣會不會在海外發展,也成為中共的一個目標,例如以跨境賭博的問題入罪?傑森分析:「跨境洗錢或者把中國的錢往海外轉移,都是洗米華被抓的原因;但是加密貨幣,實際上可以很輕鬆的完成這樣的狀態。你在任何國家,用一些當地的貨幣購買這個加密貨幣,然後在同樣一個平台,在另外一個國家能夠讓它以美元或者歐元形式,再轉換成法幣(法定貨幣)。」

換句話說,有人說洗米華跟趙長鵬所做的,其實性質上是一樣的事情,只是採用的方式不同,洗米華更傳統,但是傳統的方式犯罪容易被抓;而趙長鵬的服務器、營運和人都在海外,而不是在澳門這種中共控制的地區。

國際常出現 正反兩種聲音

「趙長鵬擁有30%幣安平台股份,這個平台因為全球的交易量,再加上他推行幣安幣值升高,各方面促成他位居華人首富,據說有將近900億美元資產。」傑森分析,近十年前產生到現在,長遠看比特幣一直在漲,但風險的確存在。目前,它最大的風險就是法規風險,大部份的國家包括加拿大、美國,對虛擬貨幣還是持觀望態度。

一方面,有人提醒美國政府應該搞數碼貨幣、加密貨幣,這是金融的未來,美國官方也有人在考慮。但另一方面,一些美國名流,包括巴菲特(Warren Edward Buffett)的老拍檔,最近就直接說加密幣應該像中國一樣,全世界都禁止。他們認為加密幣是純炒作、純賭博,甚至有圈錢的情況。

特別是一些新發行的貨幣,有騙錢、圈錢的因素在。加上前美國國務卿希拉莉認為,加密數碼貨幣有可能會影響美元作為全球貨幣的角色與身份。如果,這種思想變成美國政府或者是其它政府的一個普遍認知;那麼,虛擬貨幣就可能面臨滅頂之災。

「當然,這是舉個例子,所有的加密貨幣都是個賭場,長期持有似乎是一直在上漲;但是,這個主場有可能被人掀攤子。當你大到一定程度時,各國政府都會把它掀掉,這是目前我對整個事情的看法。」傑森補充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