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香港六四和平集會,除了已經流亡海外的張崑陽和羅冠聰,其他人包括黎智英、何桂藍以及鄒幸彤等都被判刑,作為一個曾經參與過六四和平集會的,同時也是被港府控告的人,此時此刻的張崑陽又有甚麼感受呢?本報《珍言真語》今次請了香港民主協會(HKDC)顧問張崑陽作專訪,分享一下他最近的心路歷程。

「法官其實講了很多很荒謬的言論,就是他在法庭的證詞裏面多次用『I'm sure』,作為一個自己個人的主觀判斷,他就覺得他說是就是,說是『黑』就是『黑』,說是『白』就是『白』,完全是無視被告人他們辯方作出的陳詞。」

香港法庭倒退 法官言論荒謬

張崑陽認為事件相當荒謬的,他說社會上都知道黎智英、何桂藍、鄒幸彤都選擇是不認罪,抗辯到最後。但事實上他們都知道現在的法庭可能無論如何都可以定他們的「罪」,但是他們都很想守護六·四的真相。他們很想守護的,就是不可以被政權去任意去詮釋關於六四集會的意思。

「例如何桂藍她不停的說一件事,就是她去年出席六四晚會,主要的目的根本不是為了悼念,她想抗議政府用防疫理由,荒謬的去禁止舉辦六四晚會。」張崑陽提到,這是香港30年來第一次在維園沒有六四的燭光晚會,這才是她出席的原因,但是法庭就不相信她。法官也不相信去年的集會是完全沒有帶頭領,覺得所有人都是被支聯會或者政治人物洗腦才出席。他自己去年出席,亦完全與支聯會無關。「我出席就是因為我要出席、我想出席,就是這麼簡單。」

但是張崑陽分析指,法庭它完全無視一切、寫好了劇本。黎智英的更淒慘,告他有罪的原因是什麼呢?就說他出現在那裏,其實法庭都說得很明白,當時他沒有說話,但是因為他叫「黎智英」,是公眾人物,有影響力,不用說話已經等於煽動。「我聽完後很憤怒,覺得很荒謬,但是香港法庭確實在短短幾年之間倒退到這麼樣的地步。」所以他希望大家都記住兩件事,第一點就是何桂藍、鄒幸彤以及黎智英,他們選擇不認罪、抗辯、在法庭上去說話,大家要記住他們的勇氣;第二點就是大家要記住法官陳詞的荒謬,不可以讓真相被埋沒。

「我想去年參與六四晚會的時候,不會去想像究竟會不會被人告,當然你知道什麼都有風險的了,就是在運動期間。但重點是你法庭將和平集會的門檻不斷地提高。」

六四晚會參加者自發保持社交距離

2020年六四集會當晚氣氛和平,有小朋友也到維園燃點燭光。(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六四集會當晚氣氛和平,有小朋友也到維園燃點燭光。(宋碧龍/大紀元)

張崑陽憶述就算被警方禁止,六四晚會當天仍是相當和平,人與人之間或者一組人與一組人之間,留有距離,都是群眾自發的,大家都顧及社交距離。「整個六四晚會完結之後,幾萬人出席,有沒有使疫情嚴峻了呢?有沒有人散播病毒呢?有怎否危害公眾健康呢?其實沒有的。」誰也沒有想過,可以因為一個和平集會,而判一個人有罪,就算普通參與未經批準集結,都判半年以上的刑期,政府就是希望製造白色恐怖,令到市民不敢再參加和平集會。

北京害怕立法會選舉投票率極低

香港新一屆立法會立法會選舉即舉行,張崑陽去年也參與了初選,他又怎麼看待這次選舉呢?張崑陽說:「去年我還可以與很多的朋友,起去參與初選,最後也拿了差不多兩萬張票,在九龍西就獲勝,那時有60萬人出來參加,我們當時已知道,那次已經是香港歷史上最後一次,香港人可以去投票的一個選舉。」而他相信北京現在也害怕投票率會很低,所以才叫人投票,怕香港人失去了信心。每個人都有一雙明亮的眼睛,可以看得清楚現在是很惡劣的選舉制度中共推行港版國安法,很多人流亡或被捕,香港恢復了所謂的太平,好像成功鎮壓香港人了。

「現在將要來的選舉究竟有沒有很多人用他的一票去支持共產黨的改革?如果是很低的投票率,共產黨就會被蒙羞了。因為是它說現在香港回復太平了,但事實上香港人的人心是不死的,依然對政權有很多不滿,所以我相信其他國家對這次的選舉會很重視,隨時會在選舉之後,圍繞香港選舉制度會有更加多不同的聲音,也會有實際的行動。」@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