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文)

芬頓:對於這些公司在自由市場資本主義裏增長、創收、以及精明的併購投資之類的活動,我沒有意見,我對此沒有異議。我也曾是其中的一員。但我希望看到的是,對過去40 年來所發生的事情,能夠進行討論和放慢腳步。從本質上講,這是在問一個真正的問題,即從長遠來看,這是否能符合我們國家未來發展的最佳利益。

因為我的確覺得(美國人)有很多動機,是基於每日股價動、季度業績、損益表和兩到四年的選舉周期,這些動機實際上迫使我們玩(短期的)跳棋遊戲。我們正在與一個已有5,000 年歷史的實體比賽,與中國共產黨比賽,對這些競爭領域,中共著眼於75 年和100 年( 長期)計劃,基本上他們玩的是這種需要長期思考的國際象棋遊戲。

美國左右兩派聯合起來 對抗中共

這就是我對我們國家的發展感到沮喪的地方。雖然,我確實看到了參議院通過了最新的戰略和創新立法(《2021 美國創新與競爭法案》),至少看到了(注重)研發這一明智想法的苗頭,特別是它讓我們在全球舞台上,作為一個大國表現得更好。因為我們在太平洋對面有一個對手,這要求我們發揮我們的最佳水平。

楊傑凱:( 美國)金融行業仍在向中國注入資金。你預計怎樣才能改變這種情況?怎樣才能讓人們更加關注美國的價值觀?你如何看待這種轉變?

芬頓:首先你必須看到,它在華盛頓的兩黨層面上都有滲透。一旦華盛頓特區被滲透了,希望就在於那些美國大眾,這些把民選官員送進辦公室的選民,他們是否越來越多地知道到底發生了甚麼。要美國大眾知道,中國在他們許多的不同日常生活領域,對他們產生了如此深刻的影響。解決方法是用一種( 他們)能夠消化的方式,將信息傳遞出去。

記者們必須參與其中,我們已經開始看到一些了。對於《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來說,談論美國和中國之間的一些重大問題,曾經是相當禁忌的,而現在,我們看到了(他們在討論)。一直以來我們看到它( 批評中共)主要來自右派。那是因為當勞特朗普對美國和中國之間發生的事情,拉響了火警警報,並說:「中國(中共)是一個威脅,中國(中共)是一個挑戰。」這讓( 反特朗普的)左派不想談論中共威脅之類的話題。

現在我們看到左派也加入新聞界(批評中共的)行列了,我們看到華盛頓特區的左派現在與右派聯合起來。所以現在,既然我們兩黨的人都參與其中,對於美國大眾來說,理解這一點就很重要,「那麼,他們(兩黨)為甚麼參與其中?中國有甚麼重要的?」

美國明星向中共磕頭 令人震驚

這又回到了《F9狂野時速》

(Fast & Furious 9)的主演約翰塞納(John Cena),他是摔跤手兼演員,他最近在一個人氣很旺的大眾平台(微博)上說,他要向中國人道歉,因為他曾把台灣稱為一個國家。看到美國人的英雄如此作為,讓普通摔跤迷或體育迷瞠目結舌,無論右派的還是左派的。這相當令人震驚,看到他用普通話道歉,這更增加了磕頭的象徵意義。

楊傑凱:你是說,在不經意間,約翰塞納實際上成為這項事業的最佳公關?

芬頓:他是最棒的之一。(還有)達里爾莫雷,在2019 年10月,他在推特上發推支持香港,實際上也讓我醒悟過來。因為我記得當時我在想:「嘿,我喜歡與中國的這種文化和商業交流,讓我們續下去。」我從來沒有真正想過我的妻子對我說的一句話:「你對你所做的事情,你真的都感到滿意嗎?」我從未想過有人在專題討論會後大喊:「你是中國的騙子。」我甚至沒有想過《洛杉磯時報》稱我是「我們這一時代的本尼迪克特阿諾德(Benedict Arnold,美國獨立戰爭時的變節軍官)」。

我不屑地打斷他們,說:「你們不懂,這真的很重要。我們正在以一種對所有人都有利的方式,與另一個超級大國接觸。」直到達里爾莫雷發出推文,我看到他身邊的每個人,都在笨手笨腳地摸索,試圖找出正確的回應方式,支持他或不支持他,所有這些東西。然後我想了想,說:「天啊,這就是我過去20 年一直在做的事情。」

但這些是覺醒時刻,每個人都必須經歷,它實際上喚醒了一些人。然後也許是《花木蘭》的爭議,也許是趙婷,也許是一個叫約翰塞納的摔跤手,一個魁梧的大塊頭,一個超級好人(也喚醒了一些人)。

我和他一起拍了一部電影叫《護航父母》(Blockers),你看到他對中國(中共)政府幾乎是一副卑躬屈膝的樣子,想讓他的電影火起來、票房好起來。

我知道他在做甚麼,我不會因此責怪他。基本上,我會責備投資者、股東和所有參與者,是他們製造出來壓力氛圍,在這種氛圍之下,迫使人們這樣做。但這種現象發生得越多(人們醒悟得越快),只要看看推特和社交媒體,以及人們對他所做的事情的反應。我意識到人們正在慢慢醒悟過來,需要更多的人能夠醒悟過來。

坦率地說,我看著像約翰塞納這樣的人,他有一個驚人的平台,左派和右派都喜歡他,他還有體育界和娛樂圈的支持。但他哪邊都沒有成功。他無路可走。他可以遵從共產黨的路線,顯然,這並沒有真正起作用,因為他的電影(《F9狂野時速》)在中國票房只有預想的一半。你可以按照西方世界政黨的路去做,這樣中國將會把他拒之門外。猜猜會發生甚麼?兩種路線都不會成功。

楊傑凱:克里斯芬頓,很高興你能再次邀請到你。

芬頓: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