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大外宣向西方滲透後,西方社會經歷了其強加的各類限制、強制等非自由事件,驚愕之中,西方開始理性分析。近日,一位媒體人通過分析中共在出版、學校和企業三大領域的滲透行為,將中共幾年來的霸凌之舉一一羅列,予以曝光。

Jeryl Bier是一名會計師,也是一名自由媒體人。近日,他在PLURIBUS平台發表評論文章,他表示,中共正在恐嚇、利誘西方機構和企業進行自我審查,對西方進行非自由主義影響,從而導致西方社會面臨著身份危機。

攻擊出版業 無理取鬧破壞言論新聞自由

Bier認為,中共之所以選擇在出版行業對西方施加非自由的壓力,是因為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在自由社會中是至高無上的。他表示,中共並不羞於使用間接壓力,甚至進行明確的威脅來達到目的。

他例舉的事件包括:德國連鎖書店Thalia突然將很多書架讓給中國文學作品,其中最主要的是中共領導人的講話;劍橋大學出版社在收到中共的最後通牒後審查了其中文網站上的內容;全球最大的學術圖書出版機構Springer Nature因中共的威脅,在其大陸網站上刪除了涉及中共認為敏感話題的數百篇文章。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華盛頓郵報》的專欄作家Josh Rogin。Bier表示,Rogin因出版了《天下大亂:特朗普、習近平和二十一世紀之戰》(Chaos Under Heaven: Trump, Xi, and the Battle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一書,探討了特朗普政府期間的中美關係,而因此受到了中共大外宣的網軍攻擊。


Bier認為,中共之所以選擇在出版行業對西方施加非自由的壓力,是因為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在自由社會中是至高無上的。(公有領域)
Bier認為,中共之所以選擇在出版行業對西方施加非自由的壓力,是因為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在自由社會中是至高無上的。(公有領域)

Rogin還談到了最近發生的關於美國外交抵制2022年北京奧運會的具體事件。當Rogin首次在專欄中透露拜登政府的抵制意圖時,中共官媒中國國際電視台(CTGN,又稱中國環球電視網)公開指責Rogin編造假新聞。當抵制得到確認時,中共官媒一轉臉,指責Rogin推動美國政策。

Rogin說:「這是一場偽裝成新聞機構的虛假宣傳活動,為中共的政治服務,真相與其無關。目標不是贏得辯論,而是確保沒有人贏得爭論。」

玷污自由孕育之地 美國校園成戰場

最讓Bier感到不安的是中共對美國大學輸出其非自由主義價值觀,而這種輸出似乎已經取得效果。Bier引用了ProPublica一份報告的發現:美國校園的中國學生和學者在大膽直言時會面臨騷擾和報復,而校方往往保持沉默。

他例舉的事件包括:布蘭代斯大學(Brandeis University)的中國學生被中共動員起來破壞了一次在線揭露新疆維吾爾人遭中共暴行的活動,該大學領導未能譴責此事;佐治亞大學(University of Georgia)的一名中國研究生被中共施壓做間諜,當該學生公開揭露此事後,中共國安騷擾了他的中國家人;芝加哥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成員無理抗議一場香港民主活動家羅冠聰的演講活動;普林斯頓大學為中國政治課上的一些中國學生分配代碼取代姓名,以保護他們的身份。

中共除了通過利用中國的留學生在美國校園內進行言論壓制,Bier還提到了「千人計劃」和「孔子學院」,這些都是中共在美國教育界對學生和院校產生潛在影響的努力。


普林斯頓大學著名的Woodrow Wilson School of Public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被更名為Princeton School of Public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圖為該學院建築。(郭茗/大紀元)
普林斯頓大學著名的Woodrow Wilson School of Public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被更名為Princeton School of Public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圖為該學院建築。(郭茗/大紀元)

利益為誘餌 中共玩弄西方企業

Bier指出,中共對控制的胃口很大,私營企業同樣容易受到其影響。2019年Mashable的文章列出了一些屈服的公司,其中包括蘋果、美國航空、Nike、Gap等。

但Bier也舉了一個最近關於摩根大通的事件。摩根大通行政總裁Jamie Dimon因開玩笑將摩根大通的壽命與中共相比而受到壓力,繼而發表聲明為自己的玩笑道歉。

Bier對此事發表評論寫道:「如此強大且有影響力的公司的CEO感到有必要為輕率言論發表卑微的道歉,這證明了中共政府在全球經濟中的權力不斷增長,以及Dimon顯然擔心如果不公開懺悔,會遭到報復。」

私營企業自我審查的例子還有更多,Bier提到的還有:香港的「迪士尼+」(Disney+)將一集《辛普森一家》從其服務中刪除,因該集涉及了天安門廣場事件;萬豪集團在其布拉格的酒店以「政治中立」為由拒絕主辦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NBA不願批評中共,因這將涉及數百萬美元經濟利益;荷里活為了避免激怒中共官員,其決策者和其他電影製作專業人士越來越多地對他們的電影做自我審查,因為這對他們的電影是否能夠進入中國市場關係重大。


中國大陸今年的賀歲檔將不會上映荷里活電影,這被疑是中共政府對美國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所採取的報復措施。圖為荷里活大招牌。(David McNew/Getty Images)
中國大陸今年的賀歲檔將不會上映荷里活電影,這被疑是中共政府對美國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所採取的報復措施。圖為荷里活大招牌。(David McNew/Getty Images)

Bier指出的更極端的例子是迪士尼翻拍的《花木蘭》,片尾還感謝了中共政權各部門對影片的合作,而其中一些部門也參與了對維吾爾族人的迫害。

Bier最後指出,當迪士尼和摩根大通這樣的大公司,以及哈佛和普林斯頓這樣的著名學府都被恐嚇而採取不自由的行動和立場時,有一點很清楚,就是西方必須採取協調一致的、有組織的抵制。

他表示,北京近年來已經加大了將其影響力擴展到全球的努力,因此世界上自由國家的商業、教育、娛樂、政府和其它方面的領導人必須挺身而出迎接這一挑戰,以確保21世紀不會重蹈20世紀最糟糕的覆轍。#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