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邦眾議員邁克·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表示,美國「與中國正處於新冷戰的早期階段」,如果北京想改善與華盛頓的關係,就必須改變路線。

本周稍早,在加拉格爾發表這些評論之前,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稱中美之間的關係「完全失調」,並敦促兩國在解決氣候變化和COVID-19疫苗接種方面攜手合作。

「如果中國希望與美國建立更好的關係,我們表示歡迎,但這取決於在他們的行動。」加拉格爾說。

「他們不能威脅入侵台灣,他們不能進行種族滅絕。」加拉格爾說,他指的是中共在新疆關押的100萬名維吾爾少數民族。

「他們要停止脅迫世界各地敢於質疑他們侵犯人權的人。」

世界維吾爾大會中國事務部主任伊利夏提(Ilshat H. Kokbore)也持類似觀點。

伊利夏提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兩國都不希望發生冷戰,但這並不意味著它不會發生。

伊利夏提說,衝突肇因於兩個大國之間價值觀的根本差異:美國強調人權,而中共政權著眼於權力。他說,在南海主權爭端、台灣、香港、新疆以及北京對COVID-19起源不透明等問題上,中共正與世界各國為敵。

「這非關個人的意願。冷戰已經開始了」,伊利夏提補充說,若北京繼續走著同樣的道路,戰爭勢不可免。

白宮摒棄了冷戰的想法,並將雙邊關係描述為「不是衝突,而是競爭」。

9月21日,拜登總統在聯合國大會上說,「我們不尋求新冷戰,或一個被分割成僵硬集團的世界」,儘管他沒有提及具體國家,但顯然他是在回應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的擔憂。

然而,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當天稍晚在聯大的講話中,使用「外部軍事干涉」等措辭對美國提出了批評,顯然是指美軍從阿富汗撤出的等軍事行動。

2021年9月21日,拜登總統在聯合國大會上演講。(Eduardo Munoz-Pool/Getty Images)
2021年9月21日,拜登總統在聯合國大會上演講。(Eduardo Munoz-Pool/Getty Images)

拜登的評論,以及在發言刻意省略「中國」,使幾位共和黨議員感到沮喪,他們批評拜登態度軟弱,試圖討好北京。

「沒有人希望看到冷戰發生。我也希望我們不必把中國視為一個對手,但這是不現實的。」參議員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告訴《大紀元時報》。

在拜登聯大演說之前,眾議員史蒂夫·斯卡利斯(Steve Scalise)對「拜登總統沒有表現出挺身對抗中國的意願」表示失望。

他說:「我們已推動了一年多,希望對COVID-19的起源進行基本的聽證。」他還指出,特朗普政府在貿易和知識產權盜竊方面強化了對華政策。

「這些都是在COVID之前就存在的問題,現在又變本加厲。」他說。

過去幾年,中共官員的態度越來越強硬。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試圖指責美軍引發了COVID-19大流行病。

美國眾議院共和黨黨鞭史蒂夫·斯卡利斯(Steve Scalise)。(Allison Shelley/Getty Images)
美國眾議院共和黨黨鞭史蒂夫·斯卡利斯(Steve Scalise)。(Allison Shelley/Getty Images)

在今年早先一場阿拉斯加的會議上,中共外交官高調抨擊了包括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內的美國同行。他們說,美國應「改變自己的形象,停止在世界其它地方推進自己的民主」。

中共外交官還要求,如果美國希望雙邊合作,應遠離北京當局的「紅線」。

在美國,加拉格爾觀察到「一種瘋狂的覺醒意識形態正影響整整一代美國人,灌輸他們美國是一個邪惡的種族主義地獄,必須小心翼翼,不斷為其過去的罪孽道歉。」他說,中共官員正利用這些意識形態,來推進該政權的議程。

他說:「中國共產黨的官員採用了這些極左派的說法,如此一來,當我們的官員在阿拉斯加坐在他們對面時,他們可斥責我們的官員說,『你不能就天安門或新疆問題批評我們,因為美國是邪惡的,你和我們一樣壞。』」

「那是不可接受的」,加拉格爾說,「這是世界歷史上最偉大的國家。除非我們認識到這一事實並理解它,否則我們將在這場新的冷戰中,長期扮演追趕者的角色。」#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