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拜登的態度,再次忽冷忽熱。12月19日,中共黨媒新華網刊登一篇文章,《面對前任留下的『爛攤子』,你該怎麼辦?》,公開為拜登「叫屈」,稱拜登即將接下「美國史上最爛的攤子之一」,並分析「面對前任留下的『爛攤子』」,「最讓美國當選總統拜登頭疼的『坑』在哪?」

12月15日,面對美國大選的提問,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僅稱「注意到有關選舉結果」;新華社也及時報道了他的謹慎回應,放在網站首頁,標題為《中方注意到美國大選最新進展》。另一篇報道甚至稱,「特朗普宣稱此次選舉存在大規模舞弊行為,迄今未承認自己敗選」。

才沒過幾天,中共黨媒卻又著急了。基本快消失的中共外交部長王毅也忽然再次發聲,急著要「重建中美關係」。特朗普政府一連串的反擊,特別是最新制裁59家中共企業的大手筆,令中共高層實在忍不住了。

人人都知道習近平押寶拜登,至少也得等1個月以後,但習近平已經等不了了。面對黨內的質疑聲音,習近平不得不急切地授意喊話,當然期望拜登能有所表態,儘快給中共黨內吃定心丸。不過,這樣的期望眼看會落空。

中共黨媒實際在調侃美國

新華社認為,如今的美國是「美國史上最爛的攤子之一」,表面在為拜登「叫屈」,實際在貶低美國,或者說,貶低特朗普政府4年的執政業績。這樣的觀點,暴露了中共對美國的真正認識,應該也是中共高層一系列誤判的根本原因。中美關係惡化到如此地步,中共內部仍然沒有清醒,仍然在看低美國,這恐怕也註定了今後的劇本。

新華社的文章,以搞笑的影片和文字相結合的方式,引用了新華社駐華盛頓記者檀易曉和國際問題研究員楊希雨的話,認為美國面臨最要緊的挑戰是疫情,還有社會分歧,並重提所謂的係統性種族歧視,為拜登「叫屈」如何「填坑」。但文章卻絲毫不提中美關係,更沒敢提美中加速脫鉤的坑有多大,但中共恰恰押寶拜登能趕快填上中美關係的大坑。

文章還耐人尋味的提到,拜登「美國總統這『崗位』來之不易」。此話又是從何說起呢?

顯然,中共對拜登如何在選舉舞弊中「當選」的細節一清二楚,否則怎會知道「來之不易」?拜登的競選活動,無論數量、廣度、強度,都無法與特朗普相比,拜登大多數時間都躲在室內,儘量迴避公眾和媒體,競選活動應算很容易,何來「不易」。競選前後的露面中,拜登支持者都人數寥寥,他的團隊似乎也並不著急,應該早已押寶在選舉舞弊上了,能操作範圍如此之廣的舞弊,操縱了大量媒體,還有不少人幫著掩蓋,才著實「不易」。

中共押寶拜登,拜登押寶選舉舞弊,或者說,中共和拜登都押寶選舉舞弊,因為中共直接參與了選舉舞弊。現在,在特朗普政府的打擊下,中共高層撐不住了,迫不及待地要兌現賭博的籌碼,但拜登也在賭博,他也壓上了全部的籌碼,自己都不知道最後的輸贏,如何向中共高層兌現呢?

如今,中共高層自身難保,已經亂了方寸,偏要拜登提前預支。就像兩個合夥欺詐的賭徒,還沒下賭桌,就急著要兌現籌碼了。

王毅自曝「關鍵時刻」的真正含義

新華社報道,12月18日,中共外長王毅同美國亞洲協會影片交流。他稱,中美關係「現在到了決定這艘巨輪下步航線的關鍵時候了」,並希望「重建中美關係」。

中共黨媒著急,中共外交部也著急,背後都是因為習近平著急了。

美國總統的就任日期是1月20日,還有1個月。2016年1月20日特朗普上任後,擬定的內閣成員都需要參議院通過才能上任,相關政策、具體人員安排都花了不少時間,1年多後,中美貿易戰從2017年4月才正式開打。

王毅再無能,也不可能不懂這些常識,為甚麼非要說現在就是「關鍵時候」呢?這當然是替習近平說的,因為現在確實是習近平的關鍵時刻。在美國的一系列制裁下,中共內部已經出現了明顯的分歧。12月16日,新華網在首頁醒目位置刊登文章《「崇美」「跪美」的軟骨病得治!》

針對中美關係加速惡化,中共內鬥迅速公開化,令習近平的位置岌岌可危,當然指望拜登能及時對「重建中美關係」表態,以緩解習近平在黨內的壓力,確實很急迫。

王毅還說,中美「誰也離不開誰,誰也改變不了誰,誰也不必取代誰」。

看來,習近平的胃口仍然很大,要兌現的籌碼也著實夠大,他還指望能與美國平起平坐。但習近平至今也沒搞清楚,美國正在迅速與中共脫鉤,美國可以離開中國,但在美國的制裁下,中國顯然離不開美國。目前誰都能看清楚的事,習近平卻似乎完全看不到,非要向拜登開出天價。

王毅最後還說,「任何一方的成功都不必以另一方的失敗為代價」,「中美對抗」對兩國肯定是「災難」。

看來,王毅還不是沒有自知之明,不過在當局的驅使下,他不得不扮演戰狼而已。中共內部應該清楚,美國要擊潰中共政權,這就是特朗普政府的策略,中美對抗的結果,必然是中共政權的「災難」。

中共憑甚麼敢向拜登開條件

中共屢屢向拜登喊話,應該吃定拜登會就範,中共想當然的認為,拜登會重新回到過去的接觸政策,任由中共做大。這應該也是中共押寶拜登的真正原因。

中共以買通拜登兒子的方式,買通了拜登,所以才覺得拜登可以任意擺佈。但僅僅擺平一個拜登,就真能擺平美國嗎?拜登擔任副總統時,確實與習近平交往甚密,但他如何能左右了奧巴馬?若他真能左右奧巴馬,那時拜登就該是總統,而不是副手了。對中共的綏靖政策,從克林頓就開始了,拜登更難左右,中共當然不會指望一個拜登,就可以左右美國的政策。

中共至少無法左右特朗普和他的團隊成員,也無法左右支持特朗普的正義選民,所以才深度參與了2020年美國大選舞弊,非要搞掉美國民意支持的特朗普,實際就是要顛覆美國,單靠拜登一人自然辦不到。

中共不只買通了拜登,應該還買通了不少民主黨的左派和高層人物,還包括共和黨的某些人物,否則中共押寶的選舉舞弊將無法進行。要論暗箱操作的本事,中共政權在全世界自然首屈一指,中共的滲透、統戰,不會只集中在拜登一人身上。

當年國共內戰中,國民黨的傅作義投降,獻出了北京城後,才披露出他的身邊竟然個個都是中共特務。中共押寶拜登,當然更要滲透民主黨的很多人;中共向拜登喊話,實際在向民主黨內部的很多人喊話,包括一些共和黨人。

在大量選舉舞弊事實面前,民主黨政客和所謂媒體拒不承認,司法部、FBI裝不知道,聯邦大法官躲了,搖擺州假稱共和黨的州長反水了,連共和黨在參議院的領袖也要反水了,中共在美國和拜登身上下的功夫,遠遠超過了傅作義。這才是中共自認的資本,所以才毫無顧忌的不停喊話。

然而,從中共的急切中也可以看到,中共高層、習近平本人並無真正的底氣,他們已經等不到一個月之後,他們其實一直都提心吊膽,賭徒的心態正是如此。

他們自然要擔心,特朗普會眼看著美國墜入深淵,任由中共政權鹹魚翻身嗎?

誰真能決定未來

4年前,習近平就錯判了特朗普,4年後,仍然沒有搞明白特朗普是何等人物,也搞不明白甚麼是真正的民意,更搞不明白甚麼是天意。

中共政權的垮台就是天意,2020年的迅速崩盤就是歷史的安排。中共每一次的掙扎,中共高層的每一次自救,都會令脖子上的絞索勒得更緊。

中共真以為能靠拜登實現自己的全球野心嗎?真以為特朗普和正義的美國人會束手就擒嗎?那是中共的黃粱一夢。

天要變,誰也擋不住!

4年前,政治素人的特朗普擊敗所有對手,當選美國總統,是偶然還是天意使然?別忘了,美國媒體對特朗普的誣衊恰恰從2016年選舉開始,奧巴馬和拜登政府曾秘密指使FBI監聽特朗普,之後還有通俄門、彈劾案、處處掣肘,直到今天的選舉舞弊。美國的波瀾4年前早已掀起,並非今天才剛剛開始。

這一切都與大洋的彼岸密切相關。中美貿易戰、中共病毒、習近平強推「港版國安法」、美中脫鉤、中印對峙、中澳和中加關係惡化、南海熱點、中日釣魚台爭端、台海緊張、歐盟版《馬格尼茨基法案》……每一樣的有序安排中,都看到中共政權崩潰指日可待,還能允許它操縱美國嗎?

歷史上那些沒有天命卻自命不凡的人,從來都以為可以左右他人、操縱世界,最終都被歷史愚弄、下場可悲;那些真正的天命之人,卻僅遵天意,也能得到民心,關鍵深刻將必有神助,往往都有神來之筆。

一場中共病毒的大瘟疫,1年來令世界不知所措、束手無策,誰又真能左右自己和別人的命運呢?2020庚子年的巨變,早已超越了所有人的想像,庚子年的歲末,恐怕也不會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