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想在香港強推國安法,不但特朗普總統表示要強硬對付中共,就連一向被稱為親華派、友中派的代表人物、美國民主黨推出的總統候選人拜登,也公開批評特朗普的對華態度還不夠強硬。經過疫情災難後,美國全國的反共民意決定了今年11月美國大選,無論誰當總統,「強硬對付中共」都成了美國未來的國策。

拜登稱美國應號召全球譴責中國 沉默帶來毀滅

5月22日,美國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前副總統拜登接受CNBC訪問時,抨擊香港國安法立法行動,他認為美國應該號召全球齊聲譴責中國。

拜登還批評特朗普就人權議題沉默,稱「這令全世界民眾傷心,這只能鼓勵惡棍和獨裁」,這將為全人類帶來毀滅後果。他還說:「實際上,我認為總統(特朗普)對後者頗有好感。」

隨著美中關係惡化,中國再次成為2020總統大選的熱門議題。特朗普及拜登都已投入巨資做競選廣告,互相指摘對方對中共表現軟弱。

特朗普的競選團隊聲稱,拜登受中共操縱,不會如特朗普那樣對北京強硬;拜登團隊則聲稱,特朗普正以破壞美國和盟友關係、削弱美國世界領導力的方式幫助中國。

大陸品蔥網有網民留言說:「當今中共國的統戰真牛比,居然把敵人的敵人也發展成了敵人!」,「這就叫過街老鼠,無論甚麼人,好人還是壞人,都當你是老鼠!」

美國民意把對中共強硬逼成了政壇的「政治正確」

香港《經濟日報》曾在發表的文章「當對中國強硬變『政治正確』 拜登縱當總統也難親華」中稱,78歲的拜登曾以友華著稱,在2019年4月競選集會時,拜登稱中國不是美國的競爭對手,還反問「中國會吃掉我們的午餐嗎?」

然而就在去年6月中美貿易戰全面白熱化後,拜登開始批評中共。他在艾奧瓦州的演講中說,他對「中國這個共產主義國家的經濟和軍事崛起感到擔憂」。

接下來拜登以一連串強硬言語狠批中國:「我們正在和中國競爭」,「我們需要對中國強硬」;同時又呼籲「盟國結成統一戰線,挑戰中國的凌虐行為」,強調「我們需要團結世界經濟的一半以上,讓中國為他們的欺騙行為承擔責任,讓人們齊聲反對中國的鎮壓」。

值得注意是,拜登還罕有地用了諸如「中共」等充滿意識形態、甚至帶有敵意的措詞狠批中國,態度可謂180度轉變。

拜登對中國強硬的態度延續到今年,他早前雖然抨擊了特朗普對伊朗的行動,稱此舉將美國置於戰爭邊緣,但同時強調,這會給中國和俄羅斯可乘之機,顯然拜登的潛台詞是認為中共是應「時時防範」的敵人。

拜登的轉向是被美國的政治環境和民意逼出來的,文章稱,美國政體是選舉式民主,政客和總統無論是鷹是鴿,都要服膺於政界主流意識形態,都必須在選票前謙卑。

比如,《國防授權法》、《台灣旅行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從國會到參議院再到白宮,都罕有地出現兩黨聯手、白宮國會一致的情況,暢通無阻地過關執行。

更重要是,當前中共病毒(新冠肺炎)疫情,更成了中美關係惡化的一服催化劑。疫情、疾病和恐懼不僅被中美政界熱議,也無可避免讓美國普通民眾感受到中共對美國人的致命威脅。目前美國死於中共病毒的人數已超過十萬,這比越戰的死亡人數還高。

文章最後表示,在中美問題上,如今誰當總統不重要,隨著中美矛盾陰影擴大,「與中國保持距離恐已成美國的「政治正確」,就算拜登鬥贏特朗普,以髮銀之齡登上總統寶座,他的政治路線也不可能親華;在國會制約下,他極可能要延續對華強硬路線、甚至要比共和黨更硬,顯示「我比特朗普更敢於向中國說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