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美國和中共頻繁進行對陣意味濃厚的軍演,美軍近期在印太地區展開冷戰之後、四十年來最大規模的軍事演習,而中共於10 日才在南海結束了其史上規模最大的艦隊演習,緊接著18 日又啟動另一波軍演。儘管雙方頻繁「秀肌肉」並不意味著雙方真有開戰的意願,但近期中共進口的糧食異常激增,或為劍拔弩張的南海和台海局勢,投下了一層戰爭「烏雲壓頂」的陰影。

人口下降 中國糧食進口卻反常大增

中共官方5 月份公布人口統計數據顯示,最近幾年中國新增人口數呈下降趨勢,低生育率及出生人口大幅下降意味著中國可能很快面臨人口負增長。然而從去年起,中國的糧食進口出現異常激增。

中共海關總署數據顯示,2020 年中國進口1.4 億噸糧食,同比增長27.97%,打破歷史紀錄。中國的糧食進口商主要是國營企業。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去年從美國進口的糧食,同比激增66.9%,幾乎佔全部進口額的一半。

細分去年糧食進口可知,大豆進口量達到創紀錄的10,032.7 萬噸。三大主糧(稻穀、小麥、粟米)中的粟米和小麥進口打破紀錄,分別為1,130萬噸和838 萬噸。

中國糧食進口激增,尤其是從對手美國大舉進口糧食的舉動,引發各方關注。1月28日中共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作出解答,稱糧食進口激增主要是因為進口糧食具有品質或價格方面的優勢,並非國內供給有缺口。

中共國家發改委價格成本調查中心主任黃漢權也曾回應說,去年糧食進口同比有所增加,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國內需求增長較快,二是國內外糧價倒掛。

同時陸媒還分析說,大舉增加進口有中美貿易協議的因素,也有糧食安全的因素。

評論:官方解釋不符合當前的現實

《大紀元》評論員唐敖認為上述解釋可能都不太符合當前的現實。

1. 糧食安全。中共官方數據顯示,中國糧食產量2020年達到13,390億斤,創歷史新高,糧食生產實現了「十七連豐」。而且中共官宣指,穀物自給率超過95% 以上,其中稻穀和小麥兩大口糧自給率超過100%,實現了「穀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的糧食安全目標。

按照中共的說法,中國並不短缺糧食。而2020 年之前的糧食進口,又一直呈現波浪式平緩上升趨勢,而非火箭般竄升。

2. 國內需求。去年全球經濟遭疫情重創,中國大陸亦不例外。按照中共官方數據,2020年中國GDP 僅增長2.3%,遠低於之前的經濟增長率。這反映出,國內糧食需求並未增加。

3. 中美貿易協議。根據中美簽署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2020 年中國買入了235 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相當於第一年採購目標的64%。在2021 年的頭六個月,中國採購了209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相當於6月底目標金額的87%。

數據表明,中國加大了從美國進口農產品,但中方從未達到中美貿易協議設定的目標;而且中共同時也在加大從其它國家進口糧食。換言之,中共加速進口糧食的舉動,可能並非為了讓美國滿意。

4. 糧食價格。「國內外糧價倒掛」的現象,近些年一直比較嚴重,因此也不太可能成為進口飆漲的動力。並且,去年至今,全球糧食價格持續上漲,而中國的糧食進口數量不減反增。

5. 中國糧商逆勢加速進口的代價。事實上,在今年,中國加工商為了進口糧食所付出的代價,遠超國際市場上的價格變動。除了國際海運費用大幅上漲之外,中國進口商還需支付更高的關稅。

按照中共法規,小麥、水稻和粟米三大主糧進口實行配額管理,進口配額分別為963.6萬噸、720萬噸、532萬噸。配額外的進口關稅將跳漲。

唐敖認為,綜上所述,去年開始的中國糧食進口躥升,無論是從漲幅、還是從動因上看,都已超出了正常商業貿易的範疇,存在明顯的異常。

「兵馬未動 糧草先行」 釋放出硝煙的味道

東方兵聖孫子有云:「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而糧食在國之大事中的地位從未改變過。自古以來,東西方都將糧食視為戰略物資,將糧食動向視為軍事動作的先兆。

唐敖表示,據此判斷,中國糧食進口的反常變化釋放出了硝煙的味道。「糧食進口的異常,可能洩露出中共在為戰爭做準備。」

今年1 月有網易自媒體解讀2020年中國創紀錄進口糧食時,提出了「另一層次的原因」,即「國家需要做好底線思維」——「要提高戰略糧食儲備的總額。否則一旦發生甚麼情況,國外的供給中斷,國內就會陷入糧食危機。」

唐敖分析說,如果將糧食問題從糧食安全、需求、價格等層面,提升至戰爭準備的高度,進口激增就透露出不一樣的含義。

首先,今年國際糧價和運費大漲,中國進口大豆的增速有所減緩,但小麥、粟米等主糧進口量開始逆勢飆漲,並帶動糧食整體進口持續加速增長。他表示,「這種變化與國內糧價較為平穩的現實,以及『口糧絕對安全』的官方宣告都不相符。」

另外,中國用於搾油和飼料的大豆,嚴重依賴美國等外國進口,進口依存度一直在80% 以上。在2018-2019 年的中美貿易戰中,中共曾經將從美國進口的大豆數量砍掉了大半。

但從去年起,中國從美國進口的大豆等農產品數量暴漲。唐敖表示,「共產黨政權最好面子,能讓中共自己打臉、也要大舉購買對手的農產品,所圖必然不小。」

再看看中國糧食的進口來源地。大豆主要來自美國和巴西,阿根廷也佔了少量份額。小麥進口主要來自加拿大、澳洲和美國。粟米主要來自烏克蘭和美國。

在上述糧食進口來源國中,只有阿根廷和烏克蘭與中共交好,而其中有能力提供大宗糧食的,只有烏克蘭一家。其它的主要糧食出口國如美國、澳洲正在展開針對中共的「2021 大規模全球演習」,加拿大早前也首次參加了對抗中共的美日印澳四國軍演。

中共更大的挑戰:南海鎖住外貿航運的咽喉

對中共當局而言,更大的挑戰來自國際航運。南海以及連接東海和南海的台灣海峽,不但是聯通太平洋和印度洋的要道,也是中國能源和貿易運輸的咽喉。

無論是從中東和非洲進口的石油,還是從美國、加拿大(北美洲),或者巴西、阿根廷( 南美洲)進口的糧食,中國絕大部份的能源和資源商品進口,都會經過南海。

而據中國國家地理圖書部製作的「中國突破南海航線示意圖」,如果中共想要繞過南海、開通新的海運航線,不但會產生更大的時間和金錢成本,同時還會面臨更嚴峻的地緣政治和軍事挑戰。

換言之,就是會在離沿海陸地支援更遠的海域中,遭遇美國及其盟友們更強大的海上軍事壓力。唐敖認為,一旦中共挑起在台海的戰事,令南海、台灣、東海陷入戰爭,中國的外貿航運將遭受無可逃避的重大打擊。

「不像俄國和中東、非洲的部份石油出口國,中國進口糧食的來源國絕大多數都不太可能會配合中共去轉換運輸路線、或挑戰美國的貿易禁令。所以如果中共敢攻打台灣、引爆海戰的話,美國有能力通過航路封鎖,來切斷中國進口糧食等大宗商品的運輸通道。」他認為,「這有可能是中共一反常態地加速進口糧食的背後原因之一。中共可能是在為武統台灣做準備,囤積糧食。」◇

目前美軍在南海及附近區域動作頻頻,分析認為,這一方面是挑戰北京在南海的擴張,另一方面也是為台灣危機做準備。圖為美國列根號航母在南海。(美國海軍提供)
目前美軍在南海及附近區域動作頻頻,分析認為,這一方面是挑戰北京在南海的擴張,另一方面也是為台灣危機做準備。圖為美國列根號航母在南海。(美國海軍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