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中美地緣政治主導權鬥爭中的最新前沿:未來戰略商品控制權的鬥爭——數據。

這場戰鬥的最新犧牲品是中國的優步——滴滴。它擁有3.77億年度活躍用戶和1300萬年度活躍司機。滴滴的股票在紐約公開交易後,首次公開招股達44億美元。但是緊接著,它的痛苦就來了。僅僅兩周後,中共當局就派遣國家安全官員和警察進入滴滴的辦公室。

官方消息稱,當局擔心滴滴用戶與該公司共享的數據,包括在中國與其真實姓名和身份識別相關的手機號碼,沒有得到充份保護,尤其是防止來自外國投資者的窺探。中共對一系列在美國開展業務的中國企業的打擊,已使中國科技股在全球搖搖欲墜。

北京聲稱,它只是想保護滴滴用戶的私隱和安全。這個聲明顯然是假的。

真正的原因是,中國共產黨擔心美國人可能正在利用中國數據做北京用美國數據所做的事情,即用它來推進他們在信息資訊領域的目標。

2018年10月24日,在北京中國國際展覽中心舉行的第十四屆中國國際公共安全與安保展覽會上,參觀者被人工智能安全錄像頭用面部辨識技術拍攝。 (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2018年10月24日,在北京中國國際展覽中心舉行的第十四屆中國國際公共安全與安保展覽會上,參觀者被人工智能安全錄像頭用面部辨識技術拍攝。 (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出於戰略目標不擇手段地收集公共數據正是特朗普政府禁止流行的社交媒體應用程式「抖音」的原因(我曾在本專欄中大聲疾呼過這個行動)。這也是為甚麼特朗普政府一定要贏得與中國電信設備巨頭華為在5G未來的史詩般的戰役的原因。只不過,這一次是中共當局,而不是美國政府,對他人可能收集和分析自己手中的數據感到不安。

我們可以把中共的不安當作是對美國的一種恭維,一種美國配不上的恭維。我們的政府,包括本屆拜登政府,在意識到數據已成為全球主導地位的新戰略商品方面,仍然遠遠落後於中共。數據為我們的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工具,以及我們的全球市場和金融體系提供動力。它決定了我們的醫療保健系統和醫療進步的有效性,包括控制COVID。它將控制我們未來的運輸系統,包括無人駕駛汽車,並將決定我們的政府如何決策,以及我們如何保衛自己。

簡言之,19世紀國力取決於煤炭和鋼鐵,20世紀靠的是石油和化石燃料,而在21世紀,國力在於數據的獲取和控制。

數據決定國家命運的原因很簡單:人工智能。它可以收集所有看似隨機和不相干的數據,並總結出模式和關係,為進一步的情報分析提供原料。開放數據的激增,從天氣預報和社交媒體到政府和經濟統計數據,加上由於雲訪問和專用硬件的改進,機器學習的快速增長,意味著通過模式識別和預測建模(人工智能最卓有成就的兩個領域)將隨機數據轉化為有意義的信息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

其結果就是一個綜合連貫的圖景。人們可以據此制定戰略和營運計劃,而且會帶來一個看不見的優勢——對競爭對手的了解可能比他們自己還多。

在中國,這種能力就更令人恐懼。眾所周知,中共利用人工智能進行社會和政治工程,甚至在事件發生之前,就能知道誰是黨的服從者,誰是異見者,從而做出獎賞或懲罰。中共還學會了將其社會信用體系出口到把安全與異議視為威脅的獨裁國家。

有了5G,數據流就會變成洪水。這些先進的無線服務將從每平方英里超過300萬台互聯設備中瞬間傳輸數據,包括智能手機、汽車、照片和電子郵件。相比之下,4G每平方英里移動的數據為1萬台。難怪中共希望華為在全球率先建立5G,也難怪美國及其明智的盟友希望阻止這種情況的發生。

給予中共收集和挖掘所有數據的許可,將賦予他們在世紀剩餘時間裏的戰略優勢。加上量子計算作為中國人工智能/機器學習加速器的可能性,中共政權將獲得決定性的收益,這不僅對中國,而且對人類來說都將是一個大轉型。

我在哈德遜研究所(the Hudson Institute)的同事帕特里克·克羅寧(Patrick Cronin)就中國爭取全面信息優勢發表的一份全新的報告指出:「在我們先進的數字時代,數據照亮了通往經濟霸主地位的道路……和信息力量。美國及其盟國必須制定戰略,贏得數據戰爭,並保持資訊自由流動作為自由的標誌,而不是極權主義統治的基石。」

轉自 Forbes.com。

作者簡介:

阿瑟·赫爾曼(Arthur Herman)是哈德遜研究所(the Hudson Institute)的高級研究員和量子聯盟倡議(the Quantum Alliance Initiative)的主任。他還是普立茲獎入圍者,著有九本書,包括《自由鍛造:美國企業如何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取得勝利》(Freedom's Forge: How American Business Produced Victory in World War II, 2012年出版);《1917年:列寧、威爾遜和新世界混亂的誕生》(1917: Lenin, Wilson, and the Birth of the New World Disorder,2017年出版);《紐約時報》暢銷書《蘇格蘭人如何發明現代世界》(How the Scots Invented the Modern World,2001年出版)。他也是《量子計算:如何應對國家安全風險》(Quantum Computing: How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Security Risk)一書的合著者。

原文「Didi, China, and the Data War」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堅守真相 重傳統】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