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中共「兩會」的政府報告提及「新基建」,但是這個未來的投資領域和「中國製造2025」發展領域高度重合。目前中共已經漸漸不再提及「中國製造2025」的說法。

分析認為,「新基建」說法實質是中共改頭換面,對「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延續,最終目的是達到控制世界高端製造業的野心。

「兩會」上 中共政府報告提及「新基建」

5月22日,中共召開全國人大會議,中共總理李克強發表政府工作報告。此次報告全文僅有約9,500字,為四十多年來最短。

在中國經濟陷入困境的時候,這次的報告未提今年的經濟增長目標。報告重點提出「六穩」、「六保」(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保基層運轉)。「保就業」成為中共的首要任務。

同時中共在政府報告中也提及了「新基建」,要「加強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發展新一代信息網絡,拓展5G應用,建設充電樁,推廣新能源汽車……」

甚麼是「新基建」呢?

中共「新基建」被認為是「中國製造2025」的延續。

今年4月20日,中共國家發改委在新聞發佈會上,官方首次明確了「新基建」的範圍,包括信息、融合、創新基礎設施三個方面。

其中信息基礎設施包括以5G、物聯網等為代表的通信網絡基礎設施,以人工智能、雲計算等為代表的技術基礎設施,以數據中心、智能計算中心為代表的算力基礎設施等。

值得注意的是,「新基建」的範圍包括5G、互聯網、大數據、監控、無人工廠、人工智能等,這些與「中國製造2025」發展領域有高度重合之處。

2015年前後,中共發佈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所提及的重點發展領域包括新信息技術創新產業、高檔數控機床和機械人等等。

陸媒披露,自4月下旬以來,已有二十多個省份推出總額數萬億元的「新基建」計劃。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在美國的科技戰壓力下,中共以「新基建」改頭換面延續其科技戰略,實際上只是換了個「馬甲」而已。中共在2015年提出「中國製造2015」計劃時就公開聲稱,到2049年,目標是綜合實力要進入「世界製造強國前列」。從目前來看,中共要控制世界高端製造業的野心沒變。

消費、外貿均失靈 中共不得不投資「新基建」

目前,中國經濟陷入困境。4月17日,中共國家統計局公佈,一季度GDP較上年同期下降6.8%。這是1992年中共開始公佈季度GDP數據以來最低數值。

中共歷來依靠的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中,消費和外貿已經「熄火」。

一季度,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78,580億元,同比下降19.0%。全國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84,145億元,同比下降16.1%。另外,中共央行4月公佈的統計數據顯示,一季度住戶存款反而增加了6.47萬億元,這相當於平均每天超過700億元存款湧向銀行。

有陸媒解釋稱,這個數字也說明在疫情下,民眾消費水平大幅萎縮。這段時間,大家都待在家裏,出遊、買房、買車、逛街、看電影等消費,幾乎都沒有了。因此,居民存款反而增加。

從外貿來看,一季度貨物進出口總額65,742億元,同比下降6.4%。出口33,363億元,下降11.4%;進口32,380億元,下降0.7%。

因為外貿、消費都萎靡不振,中共不得不加快公共投資以重振經濟,以「新基建」取代傳統基建,欲刺激經濟增長。

不過,大陸經濟學家、中歐國際工商學院教授許小年在一次演講中批評,所謂「新基建」是畫餅充飢,「不要提這個餿主意了,腳踏實地一點,不要談不著邊的事情」。這些全投資在智力上的,拉動不了需求和就業。

中美科技戰 5G和人工智能領域成焦點

同時,中美科技戰也越演越烈。近期,美國接連對華為出手。

今年5月1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令,延長去年5月頒佈的國家緊急狀態令,禁止美國企業使用華為、中興等企業生產的電信設備。

5月15日,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BIS)宣佈新規,要求廠商將使用了美國的技術或設計的半導體晶片出口給華為時,必須得到美國政府的出口許可證,即使是在美國以外生產的廠商也不例外。

多個消息來源證實,在美國宣佈最新的管制法規後,台積電已經停止接受來自華為的新訂單。《日經》報道說,華為嚴重依賴台積電所生產的先進晶片,包括所有華為旗艦款手機的中央處理器都要仰賴台積電供貨。台積電也為華為生產人工智能處理器與網絡晶片。

華為已經公開承認,現在生存都成問題。

華為是全球最大的電信設備公司與第二大智能手機製造廠,對中共的5G、人工智能產業至關重要。

武漢封城 「中國製造2025」受打擊

自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以來,給中國製造業造成打擊。武漢地區是中共的工業心臟、汽車工業的樞紐,同時是「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核心基地,武漢封城等於是對「中國製造2025」的打擊。

紫光集團(Tsinghua Unigroup)是第一家在武漢量產3D
NAND型快閃記憶體的中企。中共最大面板廠京東方(BOE)也在武漢設有一家重要工廠。

自動駕駛技術也是「中國製造2025」的優先事項之一。武漢是第一個獲得中共批准的自駕巴士服務城市,目前正接受百度等多家公司的路測。

今年5月21日,中共已啟動武漢《疫後重振規劃》編制工作,試圖用一整套規劃方案的形式推動武漢經濟。

中共官方對「中國製造2025」計劃只做不說

「中國製造2025」在前幾年一度被中共官媒大肆宣揚。但在去年「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中國製造2025」一詞罕見沒出現。

雖然沒有明確出現「中國製造2025」這個名詞,但李克強在報告中,仍承諾大力投資新興產業,如下一代資訊科技、高階設備、生物醫藥和新能源汽車等,這與「中國製造2025」內容如出一轍。

相比之下,李克強在2015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次提出「中國製造2025」,2016年稱該計劃進入「啟動實施」階段,2017年則提出將「深入實施」,2018年還有創建「中國製造2025」示範區的構想。2019年的報告隻字不提,似乎有意迴避這個十年行動綱領。

北京大軍經濟觀察研究中心主任兼研究員仲大軍曾表示,中共對「中國製造2025」改為低調,實際上還是該怎麼做還怎麼做,只是變低調而已。

2019年11月19日消息,中共國家製造業轉型升級基金正式成立,基金規模為1,472億人民幣(210億美元),各股東首期出資73.6億人民幣。

該基金將圍繞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術、電力裝備等領域的成長期、成熟期企業開展投資。這三個領域都屬於被「中國製造2025」計劃列為重點的十個尖端行業。

美國商會2019年年初的報告指,中共各級政府仍在加速推進「中國製造2025」,只是儘量不再公開宣傳。

有匿名中共官員曾對路透社表示,大力宣傳「中國製造2025」引起了西方國家的反感,中共已經開始做出調整。但是他強調,「他們(中共)不會停止這項計劃」,只是改變一下談論的方式。

此前,特朗普在2018年11月初中期選舉後的新聞發佈會上指,「中國製造2025」政策極富侮辱性。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2019年3月29日公佈了2019年貿易評估報告,再次批評中共不公平的貿易政策,其中批評了「中國製造2025」產業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