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五一」勞動節之際,中共「一帶一路」海外工程項目被曝把中國勞工當作奴隸,扣押護照、強迫勞動、欺詐債役、恐嚇威脅等,有人甚至客死他鄉、無人問津。他們說,簽合同如同跟魔鬼做交易,陷入高強度苦力工作和傳銷洗腦,淪為共產黨砧板上的奴隸,任人宰割。

位於紐約的人權組織「「中國勞工觀察」」近日發佈調查報告。自2020年8月至今年4月期間,「「中國勞工觀察」」,對近百名「一帶一路」中國工人、公民記者、義工進行調查後,發佈了這份報告。

日前,自由亞洲電台及美國之音引述了這個報告,並採訪中國勞工,聚焦「一帶一路」中國海外勞工的真實悲慘處境。

報告中指出,中國勞工被以欺騙性的合同招募到海外後,遭到中國駐海外公司扣押護照、限制自由、超時工作、拖欠工資等惡劣待遇,生病和受傷後沒人管,也沒有合理的申訴和維權機制,處境極為悲慘。

被騙出國 去一星期就後悔了

「你不去不知道,等你去了之後,你就再也不想在那幹活了,再也不想出來去打工了。」曾在印尼的中國公司打工、現已回到中國的何平告訴美國之音。

53歲的何平打工的公司是印尼中國永青集團下屬的鎳礦冶煉廠。永青集團被稱為中國「一帶一路」戰略在印尼的「早期重要成果」。他2019年10月來這裏,本應在2020年3月底回國。疫情爆發後他被留下繼續工作。

7月裏一天,何平感到不舒服想去醫務室看病,出門不小心摔了一跤,「我跌下來就站不了了」,何平說。「你到宿舍休息休息吧」,醫生這樣告訴被擔架抬去的何平。他在宿舍躺了整整一個多月,直到回國後就診才知道,胯關節骨頭斷了。何平痛苦地說,「在那邊沒治,整整拖了123天,時間長了骨頭壞死了,耽誤了。」

「當時工地上有一種病毒流傳」,何平說,到集體撤回國時,他在飛機場被檢測出染疫,沒能回去。後來直到回國,何平才得到治療,雖扔掉了雙拐,卻不能再做電焊工了,「蹲不下來,上廁所不行。」

何平說,「總共工作了八九個月,賺了8、9萬塊(人民幣),除去各種開支,現金拿到卡上只有7、8萬塊錢。」但置換手術他自付了將近7萬。何平唯一的盼望就是公司能給他報銷這筆錢。但公司不承認這是工傷。

護照被搶走成「黑戶」 染疫後孤獨死去

報告顯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後,當地公司用航班政策和核酸檢測等理由,限制勞工回國並且剝奪醫療救助。

去年11月,印尼一家中國礦企的工人確診陽性後,被安排在空宿舍獨自隔離二十餘天,沒有任何醫治,後來,被其他工友發現時已經去世。

在新加坡至少有三人病逝,51歲江蘇南通啟東的顧振飛、41歲安徽肥東縣的吳利友、42歲江蘇連雲港東海的楊小磊。楊小磊同樣在隔離賓館中死亡,約兩天後才被發覺。

身在阿爾及利亞的鄭先生曾經給中建二局做水暖工作。他起初被鄭州八方公司的招聘廣告吸引,落地非洲後,護照被武漢林夕建築公司強行收走,一周幹七天,每天工作十小時,每月領取五六千,還不如國內工資水平。如果工人想離職,必須交兩三萬的違約金,一些工人甘願白打五六個月的工,以求提早脫身。

鄭先生在受訪時表示,在異國他鄉,人生地不熟、語言不通,只有老闆出面辦理一切,就像坐監獄一樣。

他說,公司給的不是工作簽證,而是商務簽證,在當地屬於「黑戶」,老闆幫助「買關」後(買通官員)自己才能登機回國。今年黃曆新年,四十多個勞工組織集體抗議,公司才最終妥協。

客死他鄉沒人管 中共大使館袖手旁觀

印尼青山鋼鐵的一位工人,7月在工地摔倒後無法就醫,雙腿萎縮,至今不能自理;還有一人被水泥澎濺後被保安拘禁三個小時,導致左眼失明……類似遭遇工傷、被冷遇後離世的慘劇,在「中國勞工觀察」的報告中比比皆是。

目前流亡印尼的丁先生,非常後悔在2019年的春天登上去德龍鎳廠的航班,迎接他的是175天無休勞作,誘導認罪後長達十個月的非法監禁,以及永久失去的護照和漫漫逃亡之路。

他說:「就是跟魔鬼做交易。主要是沒有護照,印尼四十多家中企一個套路。給全球領事求助熱線打電話,人家也不理我。中共駐印尼大使館一個姓孫的主任說,大使館的人照樣上繳護照,可笑不可笑?」

去年7月,他和來自河南開封的老鄉王磊剛打過照面,「天天加班不嫌累啊?」王磊當晚就氮氣中毒,猝然離世,不知是否得到安葬。

「任何人都是共產黨砧板上的一塊肉,給你安排食物中毒、交通意外很正常的。我看過德龍的工作報告,去年正式工就死了十個,外判隊死掉更多,有一個胃潰瘍活活疼死。我應該是被感染過,11月發燒39度一個星期,在沒有藥的情況下自己挺過來的。」

丁先生說,在印尼待久了,死一個人,心裏已經沒有波瀾。每當目睹黨國吹噓「一帶一路」的功績,就像看到毛澤東時代報紙上高歌「畝產十萬斤」一般荒誕。

「一帶一路」涉強迫勞動及人口販賣

「中國勞工觀察」的執行主任李強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根據公開數據,每年大概有90萬-100萬海外勞工,但實際數字保守估計也有300萬,許多工人沒有合法工作簽證,除了強迫勞動,「一帶一路」還涉及人口販賣。

他說:「如果中國政府(中共)連自己的國民都不關心,談得上為別的國家謀福利嗎?整個國際社會都會懷疑它的初衷。要幫助全世界脫貧,先要保障工人合法權益。核心的問題是,整個『一帶一路』是強迫勞動。最嚴重的是扣留護照、限制自由,也違反了中國的《護照法》。看到的報道是他們不想回國,但據我們了解,海外勞工都想回國,很多人三年沒回家。」

在中共的信息封鎖下,「一帶一路」背後的一筆筆血債,彷彿從未存在過。一批批中國勞工還在被運送到世界各地,悲劇被不斷地重演。#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