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持續引發質疑。該項目對外被批是「債務陷阱」,令合作國陷入沉重的債務危機;而對內被指壓榨中國勞工的權益。很多人被中國承包商的虛假承諾所誘惑,而一到國外,他們不得在高強度、低薪或缺薪以及沒有工傷補償的情況下工作。

中冶集團被指嚴重侵犯勞工權益

據「香港自由新聞」(HKFP)11月3日報道,2017年,在美屬塞班島的一個新賭場開業後不久,美國聯邦政府調查發現,該項目的總承包商中國冶金科工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冶集團)侵犯勞工權益,少支付數百名建築工人數百萬美元的薪酬。勞工即使工傷也得不到補償。

幾個月前,中冶集團的幾名前僱員對該公司提起訴訟,指控其強迫勞動、人口販運,對在塞班島賭場項目中受傷的員工不給予補償。該公司的一位經理因違反美國聯邦移民和就業法而被判入獄。

中冶集團是中共國企「中國五礦集團公司」的全資子企業,並在香港證券交易所(HKEX)上市。自2013年以來,HKEX要求上市公司就在營運中的人權風險提交一份「環境、社會與治理」(ESG)年度報告。從理論上講,此類報告應鼓勵公司發現問題並減少可能帶來的不良影響。但是,由於這條規定對於違反者幾乎沒甚麼後果,因此許多公司不遵守。

國際特赦查看了中冶集團提交的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ESG報告,以及該公司在上述幾年對應的企業社會責任(CSR)報告,但發現,這些報告均沒有提及塞班島的項目,更不用說那裏發生的人權侵犯行為。

「香港自由新聞」說,中冶集團的2016年CSR報告更是對受傷者的侮辱,該報告描繪了一幅與該公司實際行為完全扭曲的畫面,稱其「嚴格遵守(當地的)勞動法律法規」,「反對強迫勞動」,奉行「安全至上」的政策, 並致力於打造一個「健康安全的工作環境」。

報道披露,參與這個項目的中國工人在國內受到了虛假承諾的誘惑,在出國前已經支付了高昂的招聘費。但當他們一到塞班島,中冶集團便沒收了他們的護照,並以低於當地最低薪資的標準薪酬支付給這些工人。

「香港職工會聯盟」此前曾報道,在塞班島賭場2017年7月揭幕前夕,來自中國的建築工人在當地組織了抗議。報道指,這些在惡劣環境下長時間工作的中國外勞,其勞工權益受到了嚴重的侵犯。這群建築工人在賽班島工作期間,薪金比當地最低工資的水平低,有部份工人甚至從未拿到過任何工資。

由於聘用他們的承建商包括國營中冶集團(MCC)、南京倍立達新材料系統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和蘇州金螳螂建築裝飾股份有限公司均沒有為他們購買勞工保險,所以這群工人即使有工傷的情況,也沒有得到公司任何的醫療保障,只能選擇不尋求醫生治療或自行承擔醫療費用。由於缺乏安全設施,其中一名工人就在24呎高的地方工作時墮下死亡。

中冶集團的年度報告宣稱,公司「歡迎檢查和監督」,但實際上,當一名「聯邦工作場所安全檢查員」就該項目的傷害率高於平均水平而與中冶集團對質時,後者拒絕讓他進入現場,只有在聯邦法院介入後才允許他進入。2016年進行的檢查發現,中冶集團有8處「嚴重」違反工作場所安全法。

即使這樣,中冶集團仍未糾正所有侵犯人權的行為。儘管在美國聯邦政府調查發現中冶集團違反最低工資法後,後者給了工人一些補償,但2019年的訴訟凸顯,很多受傷的工人仍未得到補償。

「一帶一路」項目的中國勞工常被壓榨

塞班島賭場項目壓榨勞工只是中共「一帶一路」項目中侵犯勞工權益的冰山一角。美國之音曾採訪過一位化名為李東的技術員工。李東是中共國企「中國能源建設集團」廣西水電工程局在非洲安哥拉分公司的員工。

他說,一年中,他只拿到過一次工資,僅有勞動合同承諾的40%。

他還表示,廣西水電工程局安哥拉分公司規定,員工每兩周可休息一天;不管是中國的還是當地的節假日都照常上班,只有華人新年可以休息兩天。

每天的生活周而復始:早上6點半開晨會,之後就陸陸續續出工,「基本沒時間吃飯,一直做到晚上6點半,工作強度很大,回到營地只想洗個澡、倒頭睡覺 。」

這樣加班加點,卻沒有一分錢加班工資,就連正常的工資也常常被公司以資金周轉困難為由拖欠。

公司還拒絕繳納醫療保險,理由是為員工購買了海外人身意外傷害險,可是沒人見過保單,「大家都心知肚明,這個東西根本就沒有買。」

「我們就像過去的豬仔一樣,在這裏被壓榨。」李東說。

安徽合肥一位名叫楊春雲的村民曾在網上爆料說,2011年他隨中鐵四局二公司赴安哥拉打工,公司接連幾個月不能如數發工資。他說,他提出異議後,黨委書記夏峰帶頭對他拳打腳踢,幾天後他被送上了回國的飛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