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山東即墨市政府主導、投入巨額資金和百姓血汗錢的即墨中紡服裝城,被指成了爛尾工程。一期商舖至今沒有房產證,二、三期土地已經轉賣。業主們拿不回租金、本金,去上訪討要血汗錢反被監控、抓捕。

即墨中紡服裝城招商廣告截圖。(網路圖片)
即墨中紡服裝城招商廣告截圖。(網路圖片)

即墨市府主導招商引資 百姓上套

大陸網友徐先生告訴記者,即墨服裝批發市場是北方最大的服裝批發基地,三年前在批發市場的對面新建起即墨中紡服裝城。當時舊的服裝城一舖難求。新的商舖是市政府主導的招商引資、市長親自宣傳的,這是一個老百姓都上了套的主要原因。

這是即墨市政府和中紡聯合股份公司投資的項目。業主提供的影片顯示,2017年8月16日,青島「行風問政」欄目即墨副市長畢安傳在線現場回答市民提問,介紹該項目總投資19個億,(一期)建築面積38.5萬平方米,有即墨童裝城、海寧皮革城、國際服飾城等內容。

畢安傳稱:「承建方是商貿城管委和中紡合資建的,我們(政府)有股份,但是管理是成立合資公司一起管理。」

徐先生是在2017年一期工程即將完成的時候買的商舖。據介紹,項目分為一期、二期、三期;第一期就涉及業主六百多戶,民間投資金額達到數億元。很多老百姓都是買的二期、三期,就是給你一個願景,大家繼續來投資。

徐先生表示:「當時合同裏說統一由第三方的出租公司管理,市政府再跟他們簽訂租賃合同,無論是否租出去,由中紡公司和市政府包底,這樣很多老百姓就深信無疑。他們是統一包租10年。」

「幾年以後,首期也不給辦房產證,租金也不給老百姓。政府騙了老百姓的錢,然後還派人去抓人,太黑暗了。」

他說:「我們有的人就買了第一期的商舖,和中紡公司簽訂合同,他保證有7%的回報率,十年返還,前三年的房租抵消了房款了,購房款可以少交一點。按照合同從今年2021年1月1日就應該拿到7%的返租收益。」

「我們有專門的付款賬戶,一月開始要打入包租的租金,至今三月份未見一分錢,已經明顯違約。」

「第一期孬好還有一個門頭房,但又不給辦房產證。二期、三期很多人連個門面都沒見到,就把錢都放進去了。結果現在市政府把二、三期的地已經賣掉了。很多人還是借銀行的錢,每個月還要去還貸。很多老百姓就欲哭無淚了,說我們都看不到希望。」

記者查詢關於即墨中紡服裝城項目的最新進展,即墨區政府在回覆網友時稱:全國傳統專業市場普遍受到電商行業的強烈衝擊,難以支撐二、三期項目的開發需求。2019年,中紡服裝城南側地塊(含中紡公司規劃的二、三期)已被中冶集團和萬達集團摘牌,該地塊將按照新的規劃進行商住及配套項目建設。

即墨中紡服裝城的業主們在網上相互溝通維權信息截圖。(受訪者提供)
即墨中紡服裝城的業主們在網上相互溝通維權信息截圖。(受訪者提供)

即墨中紡服裝城一期 經營慘淡

青島是中國紡織工業基地之一,而即墨是青島服裝業的主力軍。在官方的宣傳片中介紹,中紡服裝城的建成被比做「讓千年商都再續傳奇」,是即墨市的「一號工程」。

官方稱,中紡服裝城位於即墨國際商貿城核心區域,是「立足青島,面向東北亞,輻射全球」的紡織服裝商品交易中心。項目宣傳有國際商貿中心、政府主導、一站式批發、全行業聯動等六大產業優勢。但徐先生表示,老百姓上當的關鍵就在於政府主導。

「聽說市政府參與了,政府還能跑路嗎?還能倒閉嗎?關鍵就是在這個地方,政府主導的項目、政府做宣傳招商引資的項目。如果政府去騙老百姓,這是防不勝防的。」他說。

據業主描述,一期項目現在很慘淡。裏面有幾戶商家,稀稀拉拉的,有的門面都很破敗了,漏水,因為他沒租出去,也沒有人維修維護。類似於爛尾,還不算完全爛尾,因為已經有商戶入駐了。

舊的服裝城仍在正常運營著,就是去年疫情關了三個月。「經濟不好,誰都沒想到發生疫情,但合同就是合同。」

「他們現在正在找各種藉口,又找其它公司接盤。這三年地價又上漲了很多,疫情過去,現在對中國大陸也沒有太大的影響。」徐先生表示,現在業主要求中紡全額退款,包括本金、團購費和三年利息等;或者是辦理房產證,支付租金和違約金。

即墨國際商貿城管委主任 涉巨貪被捕

即墨副市長畢安傳在電視節目還強調:「政府投入了很大的財力物力人力,即墨商貿城專門成立了管委會。」「具體經營由中紡的管理公司經營。」「歡迎你去投資!」

徐先生透露,即墨政府與中紡公司有內部矛盾。新的服裝城是個外地的公司來進駐的,福建的中紡公司想用p2p「共享經濟」運營,二者發生衝突,政府給他們很多限制。

「也確實是官方的貪污腐敗,包括市政府下面的管委會一把手劉永軍已經被抓了,說他貪污受賄了多少個億。」

據青島紀委監委網站消息,2020年7月,即墨國際商貿城黨工委副書記、管委主任劉永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2021年1月,劉永軍被雙開。

通報稱,劉永軍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侵吞公共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涉嫌貪污犯罪;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涉嫌受賄犯罪;濫用職權等。

對此,徐先生表示,管委會一定是牽扯到貪腐,「無論怎麼的,都是市政府參與的,也不能因為出來個貪官,把老百姓的錢全都貪了,這個說不過去。」「因為它只是管委會,後面招商引資的是市政府,市政府還在。」

業主被監控 權就被抓 投訴判敗訴

據介紹,由於政府主導的、牽扯到幾十個億的項目,牽扯到無數的老百姓,還不光是青島當地的人投資,有浙江的、北京的,還有海外的華僑投資。

「首期就牽扯到多少個億,二、三期他捲了很多老百姓的錢。這樣老百姓就開始抗議了,去上訪了,但是他們現在把高速路口封鎖,一上高速路就封了,公安抓他們」,徐先生說。

徐先生說,所有的微信群都被監控了,「群友都不敢說去請願,不敢說市政府,說到火炬廣場(市政府那邊)去觀光,就是這種隱密的話語,公安還是先把他抓進去,有人已經被抓了十幾天了。」

徐先生認為,當局沒道理去抓人。沒有人去鬧事,只是去要錢。大家合理去問一下,就把群裏所謂的組織者就抓起來了。也有業主到法院去起訴,有白紙黑字的合同,法院還是判業主敗訴。因為法院不會起訴市政府,這也是一層黑暗。

「目前的情況很激化,真的有人要去跳樓。有一個年輕人說他父母一輩子的那個錢,本來要給他娶媳婦、買房子,一聽政府主導的項目就把錢投進去了,他父母要去潑上汽油引火自焚。」他說。

記者查詢發現,去年以來有不少業主向媒體和政府部門反映過開發商違約、不交房、無法辦理房產證等問題。

青島市政府辦公廳辦公室熱線的回覆均表示「已辦理」:稱「因受大環境影響和電商的衝擊,目前中紡服裝城內有部份區域仍處於招商過程中。」「即墨區已責成相關部門儘快幫助中紡公司解決房產證問題。」

但業主日前表示:「承諾半年以後就拿的(房產證),幾年都過去了。」業主至今沒有拿到房產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