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打開健康碼的那一瞬間,後台的大數據已經經歷了無數次的計算和比對。」陸媒報道稱。這也更說明,「健康碼」就是個「監控碼」。

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中共不僅在大陸推行健康碼,還推出「健康碼國際版」,引發爭議。

近日,大紀元獲得多份中共內部文件顯示,在疫情下,微信「健康碼」數據由中共公安掌控,民眾的隱私及個資安全存隱憂。

大紀元獲得:「河北健康碼」亮碼通行制度的通知。(大紀元)
大紀元獲得:「河北健康碼」亮碼通行制度的通知。(大紀元)

微信「健康碼」數據 由公安掌控

目前,大陸民眾進入各大商場、醫院等公共場合,都必須出示所在地的「健康碼」並登記。「健康碼」是一種二維條碼,大陸民眾一般透過微信或支付寶進行申請。大陸的「健康碼」分為3種顏色。紅碼表示「集中觀察」,黃碼代表「居家隔離」,綠碼是「未見異常」,可自由出入相關場合。

近日,大紀元獲得了保定市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4月30日轉發的「河北省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關於全面推行『河北健康碼』亮碼通行制度的通知」。這個通知的等級為「特提」(最高級)。

所謂「河北健康碼」是目前河北居民個人出行的電子健康憑證。

通知顯示,微信是「河北健康碼」指定使用軟件。通知的附件裏,附有領碼掃碼的使用說明。

大紀元獲得:保定市衛健委下發的通知。(大紀元)
大紀元獲得:保定市衛健委下發的通知。(大紀元)

5月1日,保定市下發了《關於進一步推進「河北健康碼」推廣應用工作實施方案》的通知。通知顯示,保定市設立了「河北健康碼」推廣應用的市級工作專班。

這個專班組成部門包括:市政府副秘書長任組長,市委宣傳部、市委網信辦、市直機關工委、市行政審批局、市工信局、市商務局、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市公安局等部門主管領導。

大紀元獲得的河北安新縣中共內部文件顯示,公安局負責對「健康碼」的大數據分析、挖掘和深度應用等工作。

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中共不僅在大陸推行健康碼,還推出「健康碼國際版」,將監控延伸海外。圖為網上對「防疫健康碼國際版」的下載說明。(視頻截圖)
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中共不僅在大陸推行健康碼,還推出「健康碼國際版」,將監控延伸海外。圖為網上對「防疫健康碼國際版」的下載說明。(視頻截圖)

中共強制赴中國的人 使用微信

目前,海外的人乘坐中國航班赴中國,必須申請「防疫健康碼國際版」,又稱「健康碼國際版」,官方為此推薦的軟件也是微信。

據中共官方文章,由海外赴中國的人,需在微信中搜索「防疫健康碼國際版」,獲得小程序式口。首次登錄時,需要用戶進行實名認證。赴中國前14天,每天都必須上報自身健康狀態。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無論大陸居民,還是海外的人,只要使用「健康碼」或「健康碼國際版」,其軟件都是微信,而背後操控數據的全是中共公安。

微信「健康碼」自動收集 用戶的定位信息

陸媒報道,當申報健康碼時,後台會自動將申報人的身份信息和「涉疫情重點人員庫」中的身份信息進行比對,比中則判定為紅碼。後台會自動比對申報人的支付寶定位數據和營運商定位數據。

即便大陸疫情趨緩後,這種「健康碼」非但沒有被廢除,反而被應用於更廣泛領域。陸媒報道,未來杭州健康碼將實現「一碼知健(康)」。

黑龍江內部文件中的騰訊和公安的陰影

2月21日,黑龍江省開通了「龍江健康碼」;3月27日,「龍江健康碼」升級,正式推出國際版。所謂「龍江健康碼」也需通過微信的程式進入,然後綁定手機號碼,進行實名認證。

騰訊公司有關負責人稱,此次「龍江健康碼」正式升級推出國際版,將外籍人士納入統一健康管理體系。

大紀元獲得的黑龍江省衛健委3月23日下發的《關於督會(2020)24號有關工作情況的報告》中洩露了官方如何就「龍江健康碼」與騰訊、公安等合作的線索。

報告透露,採集「龍江健康碼」後台數據時,按照騰訊公司對數據的要求,將所需數據匯總到一張Excel表格中進行加密,每日傳輸一次前一日0—24時的動態變化數據。

報告還提到,應用過程中,需積極同公安廳、騰訊公司進行溝通,及時告知騰訊公司調整小程式存在的漏洞,利用微信群對各地數據信息聯絡員進行培訓。下一步,該省衛健委將繼續同公安部門、騰訊公司配合,「做好後續功能完善和相關數據傳輸工作」。

醫院急救收費系統 對接微信和支付寶

今年6月北京新發地出現疫情後,大陸社交平台上流傳一則消息稱,支付寶、微信通過提供交易數據,幫助官方鎖定35萬相關人員,即將進行中共病毒篩查。

網上圖片顯示,「這次支付寶和微信立了大功了,很快就鎖定了35萬人……新發地疫情後市場內一直沒有現金交易,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方便大數據確定有關人員,據說圈定了一個35萬人的大名單現在馬上全部實施病毒篩查」。

但6月14日晚,支付寶、微信先後發表闢謠聲明,否認提供過相關數據。

蹊蹺的是,6月16日,北京市朝陽區下發《關於推進朝陽院前急救收費系統全網絡成員單位微信、支付寶收費功能對接的通知》。

另一份《北京市朝陽區院前急救全網絡移動收費系統推廣方案》中提到,這個收費系統資金流向通過支付終端平台、業務管理平台、聚合支付平台、微信∕支付寶官方平台的四大平台聯動完成整個收費過程。

李林一認為,北京朝陽醫院急救收費系統對接微信和支付寶,表面上是為了收費方便,但這些通知也說明,中共經由支付寶、微信,從此可以掌控病人的相關醫療消費信息。

「健康碼」侵犯隱私遭質疑 美國對微信動手

對於中共在全國範圍內大力推動「健康碼」,大陸網友紛紛質疑健康碼對於數據的蒐集侵害了個人隱私,也有可能導致歧視情況發生。連官方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問題。

今年4月,深圳智能城市大數據研究院長陳東平在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中,對「健康碼」數據蒐集的廣度提出疑慮,認為這種數據蒐集的做法超出了防疫的實際需求。在陳東平看來,健康碼的推廣過程中,在國家層面缺少頂層設計,強制性的數據蒐集也缺乏一個與民間的溝通過程。這些都增加了公眾的憂慮。

曾在搜狐網工作的媒體人李茂君說,微信推行「健康碼」,讓中國人沒有微信就無法出行,變相綁架了所有人。中共就在通過微信掌握著中國人的流動軌跡,微信也自然就成為維穩工具。

據法廣的報道,一位駐北京的德國記者,在《南德意志報》上發表文章講述疫情期間的親身體驗。他說,只要外出,每天都要被「驗身」數次。一日,他跟朋友約會,一路上手機的檢測都是綠色,到了約定的飯店,綠色變為黃色,他只能乖乖回家自我禁閉,約會取消。如此這般,我們可以理解為:所有被當局「不待見」的人士,以後至少都是「黃色人物」,不必勞駕警察登門,他們就自動在家面壁了。

面對隱私安全、監控等質疑,8月6日,美國總統川普簽署行政命令,45天後,將禁止美國公司、民眾與騰訊旗下微信(WeChat)進行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