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之際,中共對國內信息封鎖變本加厲,海外微信用戶發現發給國內親朋好友的信息,這邊顯示已貼出,但國內用戶卻看不到,收不到。無形中,海外華人成了微信群中的「隱形人」。

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當局隱瞞數周,壓制提前預警的醫生言論、打壓記者實情報道、阻礙科學研究,關閉第一個公開發佈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基因組序列的上海實驗室等等舉動,導致瘟疫在兩個月內擴散到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各國公共衛生和經濟遭受嚴重損失。

其中,法國巴黎也成為重災區,全國限制出行。居住巴黎的德龍被限制在家期間,有時間和朋友們打電話聊天,了解到一些朋友們被中共封網和限制打電話的情況。

近日,德龍在給明慧網的投稿中表示,原以為國內警察只是監視他們認定的「敏感」人物而已,這次因武漢爆發中共病毒後,才發現,中共在網絡上監視的範圍遠遠超出了人們的想像。

莫名奇妙成「隱形人」

德龍揭示,她先生的微信裏有個大學同學群,「同學之間只是轉貼了幾個所謂的敏感帖,就被查封關閉了兩次。於是同學們之間開始緊張了,為了保持彼此能有聊天的機會,只好自發地開始「自律」,互相囑咐不要談敏感話題。」

「可是敏感話題太多了,甚至某些敏感的詞句都可能引起網絡警察的注意導致被封。」

其中,徐同學就是一個例子。

德龍講述:「這位徐同學莫名奇妙成了群裏的「隱形人」,只因她在群裏問了一下『武漢的死亡人數是不是少了點?』網絡警察就把她在這個同學群裏對國內的話語權給封了。」

「被封後的結果是群裏居住在國外的同學可以看到她發出來的信息,國內的同學卻看不到了。」

這樣的話,國內的同學瀏覽平台時就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他們只能看到國外的其他同學在自說自話般地點贊或評論甚麼,忍不住就問「你們在和誰說話呢?還如此熱火朝天?」

國外的同學問:「難道徐同學的帖子你們看不到了嗎?」徐同學這時才發現自己被封了,只能和群裏國外的同學互動,在國內的同學眼裏自己就成了「隱形人」。

大陸移民王女士與武漢親屬在微信上的對話,顯示微信屏蔽信息(屏幕截圖)
大陸移民王女士與武漢親屬在微信上的對話,顯示微信屏蔽信息(屏幕截圖)

此外,居住在加拿大的大陸移民王女士在給國內朋友發有關中共病毒相關信息時,也經歷過被「隱形」的遭遇。

2月中旬,王女士通過微信給一位在武漢的親屬發了一段小影片。影片內容是美國病毒學家詹姆斯・里昂斯・韋勒(James Lyons-Weiler)博士對中國研究員發表在美國科學雜誌網站(sciencemage) 關於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暴發相關病毒基因組序列的分析。

韋勒博士發現,一個不應該存在病毒裏的奇怪元素,「這是一種矢量技術,能將新的基因插入病毒和細菌中,這種技術叫「p-Shuttle SN Vector」。「這很不尋常」韋勒說,他能確定這個特別的病毒「來自於實驗室」「它不可能存在任何地方的野外動物體內。」

王女士的微信截圖屏幕顯示,影片確實是發過去了,但對方說沒有收到。為此,王女士又發了一次影片,然後問對方看到沒有?但對方還是回答:「沒有,看不到,完全收不到。」

帳號被封 安全局找談話

中共信息封鎖除了直接屏蔽海外用戶發送的信息以外,還對用戶的帳號進行封號。

德龍出國前在國內有位男同事,現居住在加拿大的溫哥華,同事的微信上有一個二十幾人的親朋好友群,七姑八姨,侄子外甥好不熱鬧。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他在這個親友平台發了一則網上調侃中共的「武松打狗」的貼子後,微信帳號很快被封了。

德龍說,「這位同事剛開始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通過電話詢問國內的親戚,才知道是因為「不該發」這樣的貼子(特別針對國外人群),只好再建個帳號,從新再加親友,可是很多歷史記錄就都丟失了,他氣憤不已,特地找我訴苦。」

德龍的另一位高中同學現住在美國,疫情發生後,這位高中同學給中國內蒙包頭市的家人打電話,閒聊中談到了國外有人質疑武漢病毒研究所有洩露病毒的可能。沒想到第二天就收到了國內哥哥的電話,告訴他昨天安全局的人找他談話了,讓他告訴國外的親戚以後在電話裏不要亂講話。他囑咐弟弟以後只談親情就好了。

中共審查網絡言論已行之有年。美國「Slate」網絡雜誌曾報道說,當你在微信上發出一條短信,它會通過由騰訊託管的中央服務器。這些服務器大多在中國境內,通常在上海的數據中心。

「Slate」文章分析,微信帶來的第一個擔憂是,中共審查特定話題和關鍵詞的要求擴張到國境之外。第二是,中國境外用戶的通信被監控和記錄,並在未來被用來對付他們。第三是,微信可以激活手機麥克風和錄像頭、追蹤用戶的位置、訪問用戶地址簿和相冊,以及複製數據到其服務器。這類功能是所謂RAT遠程訪問木馬攻擊的無敵模式。

《國家郵報》去年12月報道,加拿大《大中報》社長賈寧楊通過在微信上貼該報文章來增加讀者量,微信在11月開始限制他對該平台的使用,阻止他訪問自己的帳戶,並發信息說,賈被舉報「多次違規」。

不止於此,賈寧楊在該平台上發的帖子,在中國的用戶看不到;他在微信朋友圈張貼的文章和其它帖子,在加拿大和美國的用戶也看不到。

多倫多大學的知名互聯網監察機構——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在2016年發表的一份報告中表示,微信的關鍵字過濾及其它一些審查方式,是用來針對擁有中國手機號碼的用戶,一般不針對國際手機號碼的用戶。

《國家郵報》的報道說,這一切似乎正在改變。

《遭審查的傳染病》的報告

中國的微信用戶收不到美國的微信用戶發出的帖子,因為裏面含有敏感詞「冠狀病毒」與「美國疾控中心」。(公民實驗室提供)
中國的微信用戶收不到美國的微信用戶發出的帖子,因為裏面含有敏感詞「冠狀病毒」與「美國疾控中心」。(公民實驗室提供)

2020年,3月3日,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又發表另一篇題為「遭審查的傳染病」的報告。內容說,早在去年12月,中共官員承認疫情嚴重的前幾周,微信就開始過濾有關中共肺炎病毒的帖子。

公民實驗室的研究員花幾個月時間,用中國大陸、加拿大及美國的手機號做實驗,找到微信過濾數百個關鍵詞的證據,以阻止網民批評中共政權。

這份報告稱,微信過濾了「很多」與中共病毒(CCP Virus,俗稱COVID-19病毒)有關的帖子,並在今年2月擴大過濾範圍。

1月1日~31日間,微信過濾了含有132個關鍵字組合的帖子;2月1日~15日間,微信過濾了含有384個關鍵字組合的帖子。

被過濾的內容包括對政府的批評,所謂的疫情謠言和猜測等帖子。

例如,美國的微信用戶向中國的微信用戶發送一個帖子:「美國疾控中心稱,勤洗手比戴口罩更能有效防止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蔓延。」中國的微信用戶收不到這個帖子,因為它包含微信過濾的關鍵詞組合「美國疾控中心+冠狀病毒」。

這份公民實驗室的報告補充稱,中共的審查制度是民間「自律」,公司必須對其平台上的言論內容負責。

真相是甚麼? 國人有知情權 也有問責權

微信是全球第4大社群媒體平台,每月活躍用戶有8.06億人,除了能通訊聊天,還提供支付、叫車與其它服務,政府部門通常通過該應用程式發佈官方聲明,可以說是中國人不可或缺的通訊軟件。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研究員潘嘉偉(Patrick Poon)向BBC表示,中共變本加厲的審查制,「展現了中共政府對超出官方論述的討論有多麼緊張,這控制了社會並剝奪公民獲取信息及言論自由的權力。」

德龍也在他的文章最後表示:「我為中國人不平,為我在國內的親人們心痛——我們彼此可以通話卻不能暢所欲言。2002年,人類科技已經在關注外太空了,可是我的親人們卻被限制在一個狹小的模式裏。」

「疫情的真相到底是甚麼?國人有知情權,也有問責權,但事實上連討論的權限都被剝奪了。悲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