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總理莫里森希望能在未來幾個月內出席澳美日印四國首腦的第一次安全對話會議。此時正值四國尋求聯合遏制日益橫蠻的中共政權。

近日,日本和澳洲媒體都放出消息稱,澳美日印四國政府已經在美國新任總統拜登的敦促下,開始為四國首腦的「四方安全對話會議」做準備。

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對《澳洲人報》說,澳洲希望在領導人層面上加強四方合作,上次在東京舉行的四方外長會談上已經確定了四國要定期舉行會談,這對澳洲的雙邊、區域合作、多邊互動和與東盟的合作是很好的補充,也可以加強印太地區的經濟復甦、安全、主權和抗壓性。

日本共同社報道稱,四國首腦會議將取決於印度是否同意參加,印度在對華態度上與其它三國稍微保持著距離。

澳洲影子外交部長黃英賢(Penny Wong)表示,澳洲總理莫里森、美國總統拜登、日本首相菅義偉和印度總理莫迪,這四國領導人舉行會談將是積極的舉措。「澳洲應該尋求讓四方會談的效率最大化,以支持疫情後的恢復工作,並塑造地區的穩定、繁榮和對主權的尊重。」她對《澳洲人報》說。

去年,澳洲應印度邀請參加了11月美日印聯合軍事演習,體現了四國集團在安全事務上合作的潛力。澳洲還和日本就《互惠準入協議》達成「原則協議」,預計將於今年簽署正式協議,為雙方軍隊互訪提供一個法律和行政框架。

中共一直對四方會談非常警惕。中共外長王毅去年曾指「印太戰略」是以美日印澳「四國機制」為依託,企圖構建印太版的新「北約」。

澳美日印四方合作最早始於2004年,當時印度洋地震和海嘯引發的人道主義災難促使四國展開合作,協調救援。2006年,安倍晉三在當選日本首相幾個月前,首次提出四方合作概念,並得到了另外三方的響應。

從2007年成立之初,四方會談就被看作是對中共全球霸權的一種制衡,不過,這個概念很快就被淡化了。但2017年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後,對北京發起貿易戰和科技戰攻勢,四方會談制衡中共的概念又被重新「激活」。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發表的一篇分析文章認為:「升級版的四方會談具有比較明確的目標,即與中國(中共)對抗。這與十年前的四方會談具有明顯的區別。此種變化源自特朗普政府上任以來美國對華政策的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