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與中共之間的緊張關係,升高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中澳之間不對等的貿易依賴,也成為澳洲當局需要積極處理的問題。

如今,隨著中共瞞疫導致全球蒙受無比的損失,加上中共不斷在國際間挑起紛爭,各國積極與中共脫鉤的局勢已相當清晰。如今,澳洲已把眼光轉向另一個新崛起的亞洲大國——印度,希望擺脫對中國的過度依賴。

澳洲對中國的依賴程度有多高

在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澳洲呼籲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起源進行調查,此舉踩到了中共的痛腳,北京因此出台了一些貿易限制和旅遊警告,讓澳洲經濟過度依賴中國的問題,再度浮上枱面。

根據澳洲外交貿易部(DFAT)發佈之《2020年貿易和投資概覽》,在2018—2019財年中,中國是澳洲最大的貿易夥伴,雙向貿易額高達2,350億美元,佔去了澳洲全年雙向貿易總額的26.4%。這個數字不僅排名首位,更是第二貿易夥伴日本(885億美元)的兩倍有餘。

若單看出口額,中國的佔比更高。在2018—2019財年,澳洲對中國出口超過1,530億美元,佔比達32.6%。

在不斷增長的對華貿易下,澳洲經歷了連續28年的經濟增長,這是全球已開發國家難以望其項背的歷史紀錄。然而,這也讓澳洲在對中國依賴的泥淖中越陷越深。

大量的貿易往來並不是澳洲最大的問題。更重要的是,澳洲依賴中國的程度,遠大於中國依賴澳洲。

據BBC報道,對澳洲來說,中國是最重要的貿易夥伴。但中國對澳洲的出口量,僅佔中國出口貿易總量大約3%。因此,面對中共的貿易限制時,澳洲無法像美國那樣對中國採取對等的貿易戰。

除了進出口額,中國赴澳的留學生人數、移民人數也長年居冠,也帶動了澳洲的房地市場等。

為了應對過度依賴中國的危機,澳洲把眼光轉向了正在崛起的亞洲巨人「印度」。澳洲當局正努力擺脫對中國過度的貿易依賴,積極開展與印度等國的貿易關係。

印度是新崛起的亞洲巨人

印度是快速增長的亞洲經濟體,不論在人口數與消費力上都正快速增長。

據世界銀行的數據,在2019年的普查中,中國的人口以13.98億人排名第一,印度以13.66億人排名第二,兩國的人口數僅相差約3200萬。估計數年內印度就將取代中國,成為世界第一大人口國。一些經濟學者更指出,中共當局的普查數據存在許多明顯矛盾之處,很可能有浮報人口數之嫌。

快速增長的人口,不僅為印度帶來了大量的勞動力與消費能力,印度赴澳洲的留學生與移民數量也節節攀升。

據彭博社報道,教育相關服務是澳洲服務業增長最快的重要市場。2019年,來自印度的新生人數同比去年增長32%,印度也已正式超過中國,成為向澳洲淨移民的最大來源,其僑民人數僅次於中國與英國。

為加深合作與雙邊關係,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於6月與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舉行了線上視像峰會。兩人簽署了九項協議,並升級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預計在科學研究、網絡、基礎設施、貿易、教育、物流、國防科學和印太海事問題等一系列協議加以合作。

據《澳洲礦產雜誌》報道,澳洲礦業與資源部長皮特(Keith Pitt)說,在印澳協議之下,澳洲可能將成為印度最大的鈷和鋯石供應國,其它礦產如:銻、鋰、稀土和鉭,也能出口印度。

「印度為澳洲的關鍵礦產提供越來越多的出口機會,尤其當印度希望建立國防、太空相關的製造業之際。」皮特說。

「其它印度政府的政策,例如:印度製造計劃、2030年汽車全電動化計劃等,預計將增加印度對關鍵礦物的需求。」他說。

「我們可向印度提供教育、醫療保健服務,在科學和科技方面也具有合作潛力。」葛瑞菲斯大學(Griffith University)國際關係教授伊恩·霍爾(Ian Hall)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說。

「印度不斷壯大的中產階級的消費市場,比商品更重要。」伊恩·霍爾說。

降低對中國依賴 需推動多元具戰略意義的市場

儘管有觀察人士表示,對澳洲來說,短期內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取代中國的貿易量,但是,澳洲正在推動數個規模較小,但具潛力與戰略意義的市場。

除了印度之外,莫里森去年也曾到訪越南,積極向當地推銷澳洲的生態旅遊和大學,媒體特別指出,這是澳洲總理25年來首次到訪越南。

今年9月初,澳洲、日本、印度為了對抗中共在貿易中的主導地位,三國的貿易部長就「強化印太地區供應鏈」舉行線上會議。聯合聲明指出,三國的代表們已敦促各自的官員們,迅速敲定細節,以期順利在今年內產出計劃。#

同時,美國副國務卿史蒂芬·比根(Stephen Biegun)表示,現存的美日印澳的「四方安全對話」(QUAD,又稱美日印澳四方同盟)屬於非正式戰略論壇,僅定期舉行峰會及聯合軍演,未來可升級更實質的多邊聯盟,在經貿領域增加合作。未來更可邀請南韓、越南和紐西蘭等國家加入。

9月12日,澳洲外交次長孫芳安(Frances Adamson)接受《澳洲人報》採訪時,公開表示澳洲政府永遠不會容忍北京對澳洲的干涉與挑戰。

「無論挑戰來自哪裏,澳洲都應該,澳洲都必須,澳洲都會捍衛自己的利益,如果我們不這麼做,我們將會面臨越來越糟的局面。」孫芳安說,「那些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機構:我們的議會、民主、法律制度、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都確確實實受到了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