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喉舌媒體新華社周四(2月4日)刊登了《中央關於全面加強新時代少先隊工作的意見》(簡稱:《意見》),要求加強對少年兒童灌輸和洗腦,連港澳台少年兒童也不放過,並宣稱此舉是為了延續它的「紅色基因」。此做法被港人怒罵「白癡兼無腦,從小就洗腦」,而國內民眾也斥責中共企圖以此延續它的政權,令人憤怒和難以接受。

大陸民眾和港人齊聲斥責

中共在這份《意見》中,不僅要求通過所謂組織教育、自主教育、實踐教育等多種洗腦的方式,從小就開始對少年兒童灌輸早已被世界拋棄並被批評為邪惡的馬克思共產主義的理論,妄想確保紅色基因代代相傳,還要求大陸的少先隊加強與港澳台交流合作,增強港澳台少年兒童的認同感,再藉著港澳台延伸到世界各國,特別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少年兒童,連這些國家的兒童也不放過。

對此,《蘋果日報》的在線讀者一面倒地批評中共要把香港的兒童教育「政治化」,而高官們早早把自己的孩子送出國,最慘的是留在香港的窮人孩子,被迫接受洗腦,好的學不到,只學會了批鬥父母師長。而且中共還妄想利用少先隊侵略「一帶一路」的沿線國家。網民 Jason Chan 怒罵這種做法是「白癡兼無腦,從小就洗腦」,還有不少網民氣得罵髒話。

而大陸的民眾,也對中共的荒唐做法感到憤怒。

據自由亞洲電台4日報道,四川成都維權人士黃曉敏表示,中共近期突然重提加強對青少年的洗腦管理,是因為它們意識到現在的年輕人與它們的要求差距很大,所以想從兒童時期就加強控制。

山西太原的王女士對中共不放過少年兒童的做法感到憤怒。她說,「看了報道之後,我第一個感覺就是荒唐,第二個感覺是憤怒。荒唐在於這個14億人口大國,今天跟全球面臨同一個問題,但它卻提一些意識形態的東西。我若是學生家長,絕不讓孩子加入少先隊。」

安徽大學的孫斌表示,中共是想用這樣一種方式延續它的政權。不過他認為,現在中國社會和人的觀念已經有了變化,再這麼做能否奏效,很難下定論。

誓言絕對會兌現

一位叫做「甲子」的網民,去年7月在大紀元發表一篇〈「共產黨」是誰?〉的文章中表示,中共在吸納人加入共產黨的少先隊、共青團、共產黨這三個組織的時候,要求這些人必須舉著拳頭對共產黨的血旗發誓:「把一切獻給黨!為黨奮鬥終生!⋯⋯」並在各種各樣的活動中,不斷強化這種誓言。這個「誓詞」是印刷在加入黨、團、隊時的申請書上的,是登記在冊並存入檔案的。發這個誓言時,不管你是真心還是假意,自發誓人的嘴裏說出,手裏寫出,那就是必須兌現的。在少先隊隊歌裏有一句歌詞就是「時刻準備著」,準備甚麼?就是隨時為共產黨獻出生命!所以賭咒發誓絕不是隨口說說的,那絕對是會兌現的。

《蘋果日報》的讀者Nick Chiang,在帖子中指出:歷史告訴我們,忠黨愛國是要捐驅的。

「紅領巾」寓意兇殺

香港主權移交予大陸後,中共要把大陸少先隊這一套洗腦教育搬到香港。《蘋果日報》指出,由工聯會和民建聯扶植的「國民小先鋒」洗腦教育,最先在一些名校出現,先以制服團體姿態進駐本港小學,更被大陸傳媒形容為「中共領導」下的少年兒童組織。加入的小孩戴黃領巾,持假槍步操,向中共已故領導人鄧小平敬禮,與大陸少先隊交換紅領巾。

其實,所謂的少先隊,全稱是「中國共產黨的先鋒組織」,是專門為中共培植「共產主義接班人」的組織,是指6至14歲的兒童,被洗腦和欺騙後,發毒誓要「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終身」,發誓後,等於把自己的命交給中共,變成中共組織的一個分子,然後在脖子上套上一條寓意用死去的「烈士」的血染紅的紅領巾。中共所指的「紅色基因」,就是血腥,殺戮。

而先鋒隊,指的是戰時率先和敵人交戰的人員或部隊,也就是戰場上最先傷亡的人馬。篤信風水、命理、陰陽等傳統民俗的香港人,會讓自己心愛的孩子戴一條寓意極為凶險的紅領巾嗎?中共於是把紅領巾改成黃領巾,名字改成「國民小先鋒」,也叫港版少先隊,但是「先鋒隊」的實質寓意沒有改變。

中共宣稱少年先鋒隊是為了加強愛國主義。中共要香港兒童愛的是中共統治下的「中共國」,實際就是「愛中共」。有人在網絡上批評這是要把「黨性」潛移默化到港澳的兒童腦中。

「國民小先鋒」挨罵 已失去蹤影

早在2012年,香港教育界立法會委員張文光曾經批評小先鋒在港推行「紅色愚民教育」,並指家長會應該要求校方全面退出。而時事評論員林立和也擔憂地表示,國民教育都還沒上馬,洗腦活動就已經都失控了。他擔心此類洗腦活動一旦變成常規課堂,會加速染紅下一代,呼籲家長們要抵制。

據香港《蘋果日報》周四(2月4日)報道指出,2007年,教育工作人員總工會(教總)會長餘綺華,曾在任教的荃灣道教聯合會圓玄學院石圍角小學,讓國民小先鋒以制服團體姿態進駐,納入德育及公民教育的策略。但現在該校回應媒體說,校內已無「國民小先鋒」。

2008年,位於油塘的香港道教聯合會圓玄學院陳呂重德紀念學校的網頁上,刊登了多張圖片,多名小學生身穿迷彩軍服,模仿中共軍人進行槍操和劍操,立即招來外界狠批是「洗腦團體」。但是現在的網頁上,只看到童軍、交通安全隊等制服團體,也看不到國民小先鋒的相關資料。

《蘋果日報》認為這兩家學校的「國民小先鋒」被人罵到失去了蹤影。

2019年12月1日,香港民眾在中環遮打花園進行「感謝美國保護香港」大遊行活動,民眾舉著「天滅中共」的標語。(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2月1日,香港民眾在中環遮打花園進行「感謝美國保護香港」大遊行活動,民眾舉著「天滅中共」的標語。(宋碧龍/大紀元)

「三退」除邪靈 平安得福報

2004年底,大紀元出版了《九評共產黨》一書,徹底揭露中共的邪惡本質,由此引發全球華人的退黨大潮。截至2021年2月4日,在退黨網站公開表明「三退」(即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和少先隊)的人數已超過三億七千萬。外界認為,唾棄中共已然成為中國社會的主流民意,一個嶄新的時代已經來臨。這股民意也受到港人的熱烈呼應,在多次的「反送中」抗議遊行中,很多港人打出了「天滅中共」、「全民抗共反極權」的標語,而「天滅中共」被外界評為最有力的口號。

網民宋善去年1月在新唐人電視台網站發表文章〈慶賀三億五千萬人三退〉指,三退就是救贖自身的靈魂,使生命遠離罪惡,在共產黨解體滅亡時,已三退的人不再與共產黨共同承擔責任,免受牽連。只要「三退」就解除了當年加入黨、團、隊時所發過的毒誓,不再歸中共邪靈管了,改歸神佛管。「三退」後的人因此萬事順、福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