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專注於中國農村研究的史丹福大學教授近日在網絡平台中透露,中國63%的貧困農村兒童沒上過高中,貧困農村地區兒童早期養育和營養缺失,是中國最大的「看不見的問題」,引發社會關注。

62歲的斯科特・羅斯高(Scott Douglas Rozelle)是史丹福大學國際研究所的教授,他長期專注於中國農村研究。近十年來,他和中國的合作夥伴組成團隊開展了一系列關於農村兒童發展的研究。

9月中旬,羅斯高在網絡演講平台「一席」公開演講,向中國公眾提出了驚人的數字和觀點。羅斯高稱63%的貧困農村兒童沒上過高中,並倡導媽媽們回到農村,政府每年應投入80億做貧村兒童的早期干預。

近日,羅斯高接受財新獨家採訪,解答了為甚麼關心中國貧困農村63%沒上過高中的兒童。

53%的貧困農村兒童智商偏低

羅斯高認為,貧困農村地區兒童早期養育和營養缺失,是中國最大的「看不見的問題」。

羅斯高表示,中國農村的發展能力特別差,同別的中等收入國家比也有差距。他們在陝西和甘肅對初中生做IQ測試,50%到60%的學生低智商。這意味著,如果低智商就上不了高中。羅斯高認為,最根本的問題是小時候沒發育好。

羅斯高參與組織的「農村教育行動計劃(簡稱REAP)」在陝西、河北、雲南進行的一項抽樣調查發現,53%的貧困農村漢族兒童在24—30個月大時,IQ(智商)的測試成績低於90。

羅斯高分析認為,導致53%的貧困農村兒童智商偏低,一是基因問題;二是營養不足;三是養育不科學。其中第三個原因最大。調查顯示,絕大部份家長都是非常愛孩子,喜歡和孩子在一起,但只有極少家長能做到跟孩子玩,唱歌給他們聽,讀書給他們聽。70%的家庭沒有書,或者只有1本書。

在陝西農村,REAP給嬰兒做健康檢查。經過檢測,發現在一些特困地區,孩子們的血紅蛋白值只有每升87克(界值為每升110克)。一個剛剛一歲的嬰孩已經患有嚴重的貧血。貧困地區嬰幼兒營養情況,將給他們身體和智力發育帶來不可修復的影響。

REAP的視力保護項目還發現,在陝西、甘肅貧困地區253所學校展開的視力篩查中,四、五年級學生中的近視比例達到了24%。

羅斯高表示,他們同時在做大規模隨機干預對照實驗研究,來尋找可能的解決方法。但是他們慢慢在研究過程中發現,實施的很多干預項目,發現都沒有用。因為有的老師就會抱怨,孩子們傻傻的。

為甚麼初中的兒童會傻傻的?代數、幾何、英語都學不好。羅斯高認為,可能是小學沒學好,0-3歲沒發育好。後來他們就開始做IQ測試,發現結果就是這樣。

「63%的貧困農村孩子沒上過高中」

對於外界對「63%的農村孩子一天高中都沒上過」的質疑,羅斯高表示,北大謝宇教授等中國頂級學者的研究數據,基本都支持在貧困農村地區只有三分之一的農村學生能上到高中這一結論。

報導也認為,綜合各類研究,估計全國每年約有三分之一的農村孩子從中等教育流失,人數在300萬左右,但官方至今沒有公開確切數據。

「倡導媽媽們回到農村」

羅斯高在演講中,曾倡導要讓媽媽回農村。羅斯高認為,取消戶口制度,讓孩子跟父母進城,是經濟學家尊崇的。而實際情況是,讓中國的所有農民都進城,享受城市的社保、教育等公共服務並不現實。即使貧困農民去西安這樣的城市,也享受不到社保,沒有甚麼就業機會。

羅斯高表示,有的農村孩子到縣城上學,但是大部分的孩子還是留在農村。最聰明的貧困農村孩子上好的小學、初中、高中,上北大、清華,這只是2%、3%的數字。我們要考慮的是剩下98%的孩子。

羅斯高提出,讓媽媽回家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一對一幫助母親對孩子的認知發展很有用。

羅斯高表示,如果媽媽要走,要有一個質量很高的養育中心,能夠對奶奶養孩子提供幫助。

他們曾進行了一個實驗,選了100個村子,在50個村子建養育中心。改進廢棄的教學點或者閒置的村辦公室,配置了玩具和書。他們請當地一位最能幹的媽媽當管理員,養育中心一個星期開6天。

這個中心一下子變成這個村非常活躍的文化中心。小孩子從一開始的害羞到有反應,到了第三個月,2歲的孩子會拉著媽媽、奶奶的手去那個中心玩。再看對照組家裏的環境,黑黑的,靜靜的,那些孩子很可憐。

羅斯高表示,在加拿大、南韓、巴西,他們知道,媽媽養孩子非常重要的,也很貴。他們在財政上進行了有條件的轉移支付。比如媽媽留在村裏養孩子,從孩子6個月到30個月大,國家給支付1000元一個月。這樣家庭的收入不會降低太多。

在中國,這需要財政投入80個億。羅斯高表示,比如要在30萬個村裏建立養育中心,每個村要花5萬、6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