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美國國會通過的《國防授權法案》(NDAA)中提及來自中國的洗錢風險。有反洗錢專家和律師表示,中共政權下產生了巨大的地下錢莊,中國的洗錢問題已引國際關注。

美國之音1月10日報道,英國反洗錢專家格雷厄姆巴羅(Graham Barrow)表示,過去,國際反洗錢的努力聚焦在中歐、東歐和前蘇聯及其盟國上,而現在「國際社會看到中國——這個共產主義政權下的資本主義社會——產生了一個巨大的地下錢莊,並且將資產轉移到境外,這已經成為了一個大問題。」

美國國務院在《2020全球毒品管制年度報告》中把中國列為主要的洗錢國家。報告說:「慣用的洗錢方法包括大額現鈔走私、貿易洗錢、使用影子公司、修改發票、購置地產、博彩以及通過非法的地下錢莊洗錢。」

中國地下錢莊黑白兩道通

巴羅和美國紐約執業律師高光俊向美國之音提及3種主要洗錢途徑——賄賂官員洗錢,購買奢侈品把資金運送至海外,通過大量公司實體洗錢。

高光俊熟悉中共公安部運作。他說,一些貪官買通官僚機構,以國家安全的名義來轉移資金。

「中國做地下錢莊倒換錢的人可以說是黑白兩道通的。」高光俊說:「你只要在中國給人民幣的話,可以馬上在美國,或者在其他地方收到你的現金。」

針對實體公司被利用洗錢,巴羅表示,他們觀察到在英美等西方國家,一些人使用與其中國公司相同的名字創立空殼公司,得以在同一個公司內能夠自由轉移資金。「如果我在英國開了一個公司,這個公司與我中國公司的名字一模一樣。我在香港開戶的時候使用(這個)英國公司的名字。但是對於銀行來說,他們很難分辨打入的資金到底是來自中國的公司還是英國的公司。」「而且一旦資金到了香港,轉移資金就更加容易,因為這是一個重要的金融中心。」

巴羅補充說,英國已辨別出3萬家這類公司,他們的法定代表人都是中國公民,公司名稱與這些人在中國的公司名字相同,「我們發現這些英國公司都處於休眠狀態,而且我實在想不出為甚麼一個人需要成立這麼多公司。」

中共對反洗錢少作為

國際反洗錢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在2019年針對中國的反洗錢監管評估中指出,中國對於洗錢行為做出的懲罰過少。

高光俊律師說,目前的嚴厲監管更多的是針對普通百姓,而高官仍然很難控制。

他說:「監管當然是嚴厲多了。但不幸的是這個嚴厲只是針對那些一般的民眾而言。過去規定可以取5萬塊錢到西方旅遊,給孩子上學,可是現在嚴厲多了。有的人為了取500美金就要跑好多次銀行。」「但是對於高官來說,這是根本不存在的問題。他們仍然以他們自己各種各樣的方式去洗錢,這就是為甚麼你看到很多所謂的高官,他們在海外投資、買房子,都是很快的現金交易。」

美進一步嚴控中國洗錢

美國《國防授權法案》要求美國財政部部長根據美國政府問責辦公室審計的數據,對中國的非法金融風險進行評估,研究有關中共政府和包括金融機構在內的中國公司帶來的風險,以及中共政府相對較弱的監管措施是否促成了這些金融犯罪。

上述《國防授權法案》中包括一項修改反洗錢規則的相關法案,已於今年1月1日在美國參議院得到通過。該法案要求,叫停在美國開設匿名空殼公司。

該法案對大部份公司提出要求——公司需要向美國政府匯報其受益所有人、允許執法和監管部門獲得更多信息,同時准許使用監督可疑行為的新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