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特雷弗‧洛登(Trevor Loudon)最近在他的YouTube頻道「與特雷弗‧洛登一起反擊」(Counterpunch With Trevor Loudon)上披露了中共在美國大選背後的陰影。30多年來,這位來自紐西蘭的作家和電影製片人一直在研究激進左派、馬克思主義和恐怖主義運動,及其對主流政治的秘密影響。 他以《來自內部的敵人:美國國會中的共產黨員、社會主義者和進步人士》以及類似主題的紀錄片《來自內部的敵人》(Enemies Within)而聞名。

洛登對美國2020年大選和目前社會現狀的分析是,在美國親中共的網絡利用了黑命貴(BLM)組織煽動起來了不滿情緒,而這樣的不滿又因為中共病毒的流行而加強。所有這些因素的共同點是中共在背後。這些都是中共對美國發動的沒有硝煙的戰爭的一部份。

親共網絡瞄準大選搖擺州

洛登描述的美國與選舉直接相關的親中共網絡主要成員是華人進步會、黑命貴組織、解放之路、種植選票及其它選民登記組織,包括在七個搖擺州裏的同類型組織。總部設於三藩市的華人進步會(Chinese Progressive Association)有很強的中共背景。

美國智囊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高級研究員麥克‧岡桑雷斯(Mike Gonzalez)研究表示,華人進步會由義和拳1972年成立,當時正是中國文化大革命(1966 - 1976)的高峰期。這個華人進步會是為在美國支持共產中國而成立,特別是在三藩市。華人進步會成立時一個主要目標是說服美國放棄與台灣的外交關係,而和中共建交。

洛登披露,華人進步會在三藩市影響力很大,當地的政府官員如果沒有它的支持,很難可以當選。洛登還披露,華人進步會前行政主任、現任高級顧問譚大元(Alex Tom)在自己的播客(podcast)上披露,他與中共官員的關係很近,並且華人進步會在各種問題上的立場都會和中共官員事先商量。譚大元與黑命貴組織(Black Lives Matter)的創辦人艾麗西亞‧加爾扎(Alicia Garza)關係密切。加爾扎曾公開表示,自己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

圖為2020年6月17日在紐約布魯克林區的BLM遊行。(Photo by Angela Weiss /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為2020年6月17日在紐約布魯克林區的BLM遊行。(Photo by Angela Weiss /AFP via Getty Images)

洛登的研究表明,目前在美國,有20個選民登記組織(voter registration organization)是鎖定在美國的少數族裔選民的,幫助他們登記投票。這些選民都是這些組織經過調查,知道會投票給左傾候選人的。這些人也許是民主黨員,或傾向於民主黨投選人,但是通常不會自動投票。

這20個組織中有很大影響的一個是2019年成立的種植選票組織(seed the vote)。洛登表示,這個組織基本上就是華人進步會。種植選票組織的口號是「擊敗特朗普」(Defeat Trump),它的背後是譚大元及一批華人進步會的領導層。譚大元、艾麗西亞‧加爾扎、華人進步會首席財政官米歇爾‧福伊(Michelle Foy)都是美國共產組織解放之路(Liberation Road)的成員。

華人進步會潭大元(維基百科)
華人進步會潭大元(維基百科)

種植選票組織在全美召集義工,並特別聚焦在七個搖擺州,與那裏的同類型組織合作:亞利桑那州的爭取團結的亞利桑那生活變革(LUCHA,Living United for Change in Arizona),威斯康辛州的黑人領袖為社區組織(BLOC,Black Leaders Organizing for Communities),密歇根州的底特律行動(Detroit Action),佐治亞州的新格魯吉亞(Georgia)計劃(The New Georgia Project),賓夕凡尼亞州的賓夕凡尼亞站起來(Pennsylvania stands up),佛羅里達州的新佛羅里達大多數(New Florida Majority),和北卡羅萊納州的卡羅來納聯邦(Carolina Federation)。

這七個組織都是解放之路和華人進步會網絡裏的組織。這些組織的聯盟公開邀功,稱是它們的活動成功地幫助了拜登在大部份搖擺州勝選。比如,該聯盟聲稱他們在亞利桑那州打了八百萬電話,登門拜訪了一百萬選戶。

對此洛登認為,這些組織並沒有真正幫助拜登勝選,而是在一定程度上發動了拜登的選民群體,使拜登的選票數目達到了舞弊可以覆蓋的、不是那麼容易被發現的水平。即使是這樣,左派過於相信自己的宣傳而低估了特朗普受歡迎的程度,特別是在少數族裔選民中。特朗普的大量選票數目還是令左派措手不及,不得不以「老式的選民舞弊」(old-fashioned voter fraud)通過傾卸大量偽造的選票來度過難關。這些偽造的選票只選了拜登,因為偽造方沒有足夠時間把其他的當地國會候選人也勾選上。

地理信息地圖是關鍵

這樣的大型選民註冊行動的關鍵是數據和地圖。解放之路在維珍尼亞州成立的新維珍尼亞大多數(New Virginia Majority)組織是提供地圖的關鍵。這個組織是基本複製了原社區組織立即改革協會(ACORN,Association of Community Organizations for Reform Now)。社區組織立即改革協會僱員涉及多宗選舉造假案,被多個州起訴定罪。

新維珍尼亞大多數在維珍尼亞登記了30萬新選民,因此可以把維珍尼亞州從紅(共和黨)變藍(民主黨)。

它掌握了很複雜的地理信息系統製圖(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 mapping)。它在每個選區都研究了人口成份、收入水平、投票歷史、以及投票傾向,因此可以精確針對某一社區來增加傾向於支持民主黨的選民群來增加選民登記和投票。

洛登表示,新維珍尼亞大多數曾經在《紐約時報》發表評論文章,說它是維珍尼亞從紅變藍的主要原因。但是很少人知道新維珍尼亞大多數的親中共背景。

新維珍尼亞大多數有一個解放之路的共產主義者史蒂夫‧麥克盧爾(Steve McClure)。他是專門學習地理信息系統製圖的,畢業於維珍尼亞州北部的喬治‧梅森大學(George Mason University)。麥克盧爾目前及過去十年都在武漢大學地理系工作。洛登說,麥克盧爾用中國的電腦,而且很可能拿著中共的工資,來製作美國親中共組織用來增加選民來幫助拜登獲勝用的地圖。

新弗吉尼亞大多數有一個解放之路的共產主義者史蒂夫·麥克盧爾(Steve McClure)。(視頻截圖)
新弗吉尼亞大多數有一個解放之路的共產主義者史蒂夫·麥克盧爾(Steve McClure)。(視頻截圖)
武漢大學網站上有一篇2015年介紹史蒂夫·麥克盧爾(Steve McClure)的文章。(視頻截圖)
武漢大學網站上有一篇2015年介紹史蒂夫·麥克盧爾(Steve McClure)的文章。(視頻截圖)
「無論你往哪裏看,你都會看到中共影響2020年美國大選的跡象,通過中共病毒、黑命貴組織、選民登記以幫助一些搖擺州拿到舞弊可以覆蓋的範圍。」洛登表示,美國必須正視事實:美國正處在與中共的戰爭之中。中共2019年5月就宣佈進入對美國的「人民戰爭」(People』s War)。很多美國人可能不熟悉這個名詞。這是毛澤東主義術語,意思是不涉及軍事、動用全社會所有力量的戰爭,這包括在美國本土煽動暴力及干涉美國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