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一位心理學家披露,谷歌(Google)通過向用戶推廣政治議程,在總統大選日中「至少」影響了600萬張選票。另一名主持人也表示: 「本次大選被操縱」是「媒體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公開勾結」的結果。

加州的美國行為研究科技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心理學家羅伯特‧愛波斯坦(Robert Epstein)博士在接受霍士《塔克‧卡爾森今夜秀》(Tucker Carlson Tonight)採訪時表示,谷歌的搜索結果強烈偏向自由派和民主黨人。通過操縱搜索結果,谷歌這家科技巨頭使數百萬美國人的選票轉向民主黨。

「谷歌的搜索結果強烈偏向自由派和民主黨人。這種傾向在Bing或雅虎上並不存在。」愛波斯坦提到,他組建了一個團隊,在2020年大選前開始監測大型科技公司的活動。

研究團隊從「三個非常關鍵的搖擺州,包含亞利桑那州、佛羅里達州和北卡羅來納州」,共招募了「733名註冊選民,是共和黨人、民主黨人和獨立人士組成的多元化團體」,然後為他們安裝了特殊的軟件,跟蹤他們在互聯網上的活動,例如:谷歌、Bing和雅虎上的搜索。

「我們發現了一個鐵證,」他說,「有一段時間,谷歌主頁上的投票提醒只發給自由派人士,在那幾天裏,保守派用戶沒有一個收到投票提醒」。他表示,當他在10月29日公開自己的研究時,谷歌才罷手。

「目前,我們已量化了這些操縱,這種操縱可輕易地、單方向地轉移至少600萬張選票。」

美調查人:證據顯示大選被100%操縱

訪談節目「The Pete Santilli Show」11月24日播出了對美國成功企業家帕特裏克‧伯恩(Patrick Byrne)的專訪。

在美國大選之前,伯恩出資組建了由網絡安全、私人偵探等專業人員組成的團隊,獲得了Dominion投票系統的運作方式,並在大選日對選票計算的網絡流向進行監控,發現了驚人證據。

伯恩介紹:「使用這個系統(Dominion)的選區的投票點管理員可以做所有的事情。比如,他們可以拖放選票(drag and drop votes)來滿足他們的選擇。這是他們的手冊中的內容,包括如何進行操作。」

伯恩表示,最可怕的是外國勢力,包括中共介入了美國大選的操縱。

他說,電腦極客(geek)報告指出,美國7萬5千個多米尼投票系統的服務器,普遍感染了一種名叫「QSnatch」的流氓軟件病毒。投票點的管理員或者工作人員登陸到機器上,流氓軟件會立即盜取此人的憑證,拿到憑證者即可遠程操縱投票系統,挪動選票。

伯恩還說,機器不能立即辨識的選票,可被投票點的工作人員操縱,轉移給拜登。

霍士名主持:媒體與拜登公開勾結 操縱美國大選

霍士電視台著名主持人卡爾森(Tucker Carlson)在節目中說,美國的所謂主流媒體與科技巨頭都被民主黨駕馭了。他表示:「本次大選被操縱是媒體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公開勾結」的結果。

卡爾森說:「媒體與民主黨候選人公開勾結。拜登和賀錦麗拒絕表示如果他們當選,他們會做甚麼。而在美國歷史上的任何一次總統選舉中,這樣的事是從未發生過的。但是現在的媒體卻允許他們這樣做。」

他還說,從今年春季開始,民主黨人就赤裸裸地利用公共衛生緊急狀況來讓民主黨致富。他們懲罰試圖辦集會的特朗普支持者,但他們完全免除了其支持的激進分子——黑命貴和安提法的暴徒和破壞者上街,而且完全不受中共病毒疫情(COVID-19)的封鎖及限制。

他說:「他們實施的限制卻壓垮了作為共和黨核心的美國小企業,同時,他們卻使自己的捐助者變得更加富有。在大流行期間,光是亞馬遜的CEO貝索斯(Jeff Bezos)的身家就增長了700億美元。」

自認為大選獲勝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於11月24日(周二)公佈了其內閣名單。對此,卡爾森表示,雖然拜登在參選期間為了不得罪選民一直對其政綱秘而不宣,但是從拜登任命的內閣成員即可知,拜登的政策與特朗普的截然相反。他認為,拜登的內閣就如同一個令極少數其盟友受益的「左翼跨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