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團隊律師正通過法律訴訟,將充斥舞弊的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五花八門的舞弊詭計一一展現。安全欺詐專家、投票站觀察員11月25日作證,11月3日大選日目睹一主管在無監督情況下,將USB卡內數據上傳至投票機;該舉動至少做了24次;有47個USB卡已失蹤。行為研究、心理學家表示,選前谷歌(Google)即通過向用戶推廣政治議程,在大選中「至少」影響600萬張選票。

億萬富翁美國電商巨頭Overstock創始人帕特里克·伯恩向媒體介紹,他在選前組建的調查團隊在大選中獲得的證據顯示:大選100%鐵定被操縱、中共絕對介入其中。美國知名主播表示,媒體、大型科技公司與拜登在光天化日下勾結, 操縱美國大選。

賓州監票員:投票日的47個USB卡失蹤

特朗普團隊律師加快腳步已提交多個層面的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涉嫌舞弊醜聞的證據,在多州提起訴訟。11月25日,賓夕凡尼亞州參議院共和黨政策委員會,舉行選舉舞弊公開聽證會。

新唐人11月27日報道,特拉華縣(Delaware County)共和黨人、安全欺詐專家、投票站觀察員格雷格·斯坦斯特羅姆(Greg Stenstrom)在聽證會上作證說,親眼看到很多監管鏈違法行為,包括郵寄選票問題、投遞箱中選票是否平衡的問題,及USB快閃記憶體卡的處理問題。

斯坦斯特羅姆還說,在大選日親眼目睹一主管在沒有投票觀察員監督情況下,把USB卡內數據上傳至投票機。這樣的情形至少看到24次,他說:「我們拍了照片,已經放在證詞中,當時民主黨的投票觀察員也看到了。」

所有的行為既違反特拉華縣選舉委員會的規定,亦違反選舉程序審核規定。斯坦斯特羅姆說:「他們不遵守任何規定,我很驚訝,竟然發生這種事情。」「這24至30個已經被上傳數據的USB卡」去向不明,「截至今天(11月25日),有47個USB卡失蹤了」。

專家:谷歌最少將600萬選票導向民主黨

與此同時,加州美國行為研究科技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心理學家羅伯特·愛波斯坦(Robert Epstein)博士表示,在大選之前,科技巨頭谷歌(Google)通過操縱搜索結果,能使數百萬美國人將選票轉向民主黨。

大紀元11月25日報道,愛波斯坦組建的一個團隊,在2020年大選前開始監測大型科技公司的活動。研究團隊從「三個非常關鍵的搖擺州,包含亞利桑那州、佛羅里達州與北卡羅來納州」,共招募「733名註冊選民,是共和黨人,民主黨人和獨立人士組成的多元化團體」。

然後,愛波斯坦在這些人士的工具上安裝特殊的軟件,跟蹤他們在互聯網上,如:谷歌、Bing與雅虎上的搜索活動。在取得同意後,該軟件可讓研究團隊查看用戶在互聯網上所有與選舉相關的活動,使團隊得以收集到搜索結果、提醒、搜索建議和新聞源等內容。

愛波斯坦告訴霍士新聞說:「谷歌的搜索結果強烈偏向自由派和民主黨人。這種傾向在Bing或Yahoo上並不存在。」「這種偏見體現於我們觀察的每一個群體之中,包括保守派⋯⋯保守派在搜索結果中得到的偏見,甚至比自由派更多。」

「目前,我們已量化了這些操縱,這種操縱可輕易地、單方向地轉移至少600萬張選票,」愛波斯坦補充說:「我有信心,這僅是最低限度,我們甚至還沒開始估計最大值,因為我們有這麼多數據要看。」

調查人:證據顯示大選被100%操縱 中共絕對介入其中

億萬富翁美國電商巨頭Overstock創始人、前CEO帕特里克·伯恩(Patrick Byrne)亦是一位調查記者。他向訪談節目「The Pete Santilli Show」表示,他所獲得的證據,可證實2020年美國大選被100%操縱。

大紀元11月25日報道,伯恩在美國大選之前出資組建一由網絡安全、私人偵探等專業人員組成的團隊,獲得Dominion投票系統的運作方式,並在大選日監控選票計算的網絡流向。該團隊發現了驚人證據。

11月24日「The Pete Santilli Show」訪談節目,播出對伯恩(Patrick Byrne)的專訪。伯恩說證據顯示:

1、)Dominion投票系統管理員可分配選票:「使用這個系統(Dominion)的選區的投票點管理員可以做所有的事情。」「他們實際上可以拖放選票,並分配選票。他們能夠做所有這些管理超馳(override)控制。」

2、)Dominion投票系統感染流氓軟件病毒,中共介入操縱:電腦極客(geek)報告指出,美國7萬5千個多米尼投票系統服務器,普遍感染名為「QSnatch」的流氓軟件病毒。流氓軟件盜取憑證,遠程操縱投票系統,挪動選票。「……在中國的那個人能夠挪動選票。這太可怕了。中共絕對介入了在這裏發生的事情。」

3、)、機器不能立即辨識的選票,被工作人員操縱:工作人員操縱,轉移給拜登。「一天結束後,可能有900張這樣的票,(他們)可以將這些票拖放到拜登的名下。這就是為甚麼你突然看到有983張選票直線上升,有時候是2萬5千張……」

4、)統計學規律:即使在非常支持拜登的選區,100人「連續」投票給拜登的機率僅為1.6%。

但在11月3日大選夜至4日凌晨,拜登在多個州的選票均突然出現票數劇增情況。

特朗普總統11月18日在推特轉發,選舉夜在威斯康辛州凌晨3時42分,拜登收到14萬3,379張選票的數據圖。

11月19日,特朗普再次發推,密歇根州在選舉夜4日凌晨6時31分,拜登收到13萬4,886張選票。

伯恩說,自己只是一美國愛國者與憲法擁護者,他沒有黨派傾向,既沒投票給特朗普,亦沒投給拜登。他說,綜合上述的證據,可判定大選被操縱是「鐵定」(ironclad)的事實。

伯恩將上述證據公佈在網站deepcapture.com。

名主播:媒體與拜登公開勾結

另一明顯跡象顯示2020年大選被操縱。11月23日晚,霍士新聞名主播卡爾森(Tucker Carlson)在節目中說,2020年大選是被操縱來打擊特朗普的,甚至是在「公開勾結」之下的結果。

大紀元11月24日報道,卡爾森在節目上說,主流媒體與大型科技公司公開勾結,推拜登上位。他說:「而且這不是偷偷摸摸進行的,是在光天化日下進行的,我們都看到了。」「沒有任何一個誠實的人說這是公平的(選舉)」。

比如,拜登和賀錦麗「拒絕」告訴公眾他們的施政方向,「這在美國歷史上的任何一次總統選舉中,從沒發生過,但是媒體允許他們這樣做。」卡爾森還說,從2020年春季開始,民主黨人利用疫情來攻擊支持特朗普的民眾;但卻放縱激進分子、暴動者、黑命貴和安提法等人作亂,「他們高調地表明(支持)這一點」。

更最重要的是,民主黨人利用科技巨頭的力量來舞弊。因為幾乎英語世界中的所有新聞與信息都通過谷歌(Google)來傳播,且絕大部份政治辯論是在面書與推特上進行,這些科技巨頭以所謂的「審查」為名,行幫助拜登之實。

「如果你使用技術來審查人們在網上的言論,最終你可以控制人們的投票方式,而這正是他們(這些科技巨頭)所做的。」卡爾森強調說:「我們眼睜睜地看著大選被他們舞弊,沒人對此有所作為。」

霍士名主持:拜登的內閣如同「左翼跨國公司」

充斥舞弊的2020年美國大選結果雖塵埃未定,候選人拜登早早的就自行宣佈當選下任總統後,11月24日公佈了其內閣名單。

卡爾森(Tucker Carlson)11月24日晚在節目中表示,雖然拜登在參選期間為了不得罪選民,一直對其政綱秘而不宣,但從拜登任命的內閣成員即可得知,拜登的政策與特朗普總統的政策截然相反。

希望之聲11月25日報道,卡爾森認為,拜登的內閣有如一令極少數其盟友受益的「左翼跨國公司」。

拜登的顧問裏切蒂(Steve Ricchetti)2000年出任克林頓政府總統辦公室副幕僚長。其幫助中共加入世貿組織之後,立即導致美國失去350萬份高薪工作;目前對美國造成的傷害比當初更翻了三番,致數百萬美國人失業,整整一個美國社會階層坍塌。而拜登和裏切蒂還稱,準備對中共做出更多的讓步。

此外,拜登陣營的競選經理奧馬利(Jen O'Malley Dillon)成為副幕僚長。卡爾森說:「(他們要)通過武力強行收繳私人財產,並非由於這些持槍械的人做了任何違法的事。他們還準備釋放犯下槍支犯罪的人,並懲罰那些合法用槍支保護自己和家人的人。」

前副國家安全顧問馬裏約卡(Alejandro Mayorkas)被任命為國家安全顧問。馬裏約卡準備通過國家安全局增加來自於第三世界國家的非法移民。這意味美國將增加數千萬人口。

卡爾森認為,在拜登政府帶來混亂中,美國民眾能夠自我保護的權利越來越少,而聯邦政府對美國人生活掌控越來越多。

「如果當時拜登的選民知道拜登的這些政策,他們一定會非常後悔選拜登。」卡爾森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