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美國大選未決,主流媒體率先「加冕」拜登當選,被指與社群媒體聯手搞「政變」。其實,新媒體啟動言論審查已久,多位自媒體人和網友分享了他們使用各社交平台的用戶體驗,表達了對媒體公司侵害言論自由的擔憂。

外界關注,從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到2020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以及現在的拜登醜聞、總統大選,推特、面書、YouTube等一直在審查用戶的議論和資料。

接上文:媒體公司左右言論封殺用戶 推特被指微博化

媒體公司左右言論封殺用戶 面書被指鳩佔鵲巢

(三)油管用戶體驗:不讓發敏感話題

YouTube是谷歌旗下全球最大影片分享平台。2020年2月,YouTube爆出黃標事件,與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有關的影片都被「黃標」,無法獲得分紅。油管高層3月3日會見香港油管用戶時稱,「無差別黃標」與上頭的壓力以及AI技術失誤有關。

香港網絡女主播Karen(茄雲)在一期討論黃標事件的節目中稱,越來越多的YouTuber發現,只要談及政治、社會事件,甚至是封面圖或標題包含某些字眼,都會被YouTube標為「具爭議性」、「敏感」和有問題的內容。

據說大部份關於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影片,無論它是否包含衝突、暴力畫面,一律被黃標。

網名「於非」的香港YouTuber王陽翎證實,他曾經發佈討論香港少女陳彥霖死亡事件的影片,都被標上黃標。而且他幾乎所有提及中共肺炎疫情的影片,都被標上黃標。

Karen認為,黃標不只關乎收入情況,影響了影片創作者和觀眾的使用體驗,審查會讓沒有多少人願意花時間花資本一直去做吃力不討好的題材,取而代之的是清一色的吃喝玩樂,所有題材都「無爭議性」、「不敏感」。

大紀元《新聞看點》是廣受華人喜愛的一檔綜合新聞類節目,從2017年11月開播以來,已有53.6萬的訂閱用戶。主持人李沐陽表示,2020年的2、3月份,中共病毒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有一個半月到兩個月時間,天天都是黃標標識。

「那個時候天天都在追疫情,我估計至少也不會低於45個節目,沒有收入。不管是甚麼內容不管甚麼標題,只要發上去立刻就是黃標。」他說,「封來封去人們都不敢說話了。但考慮之後,不掙錢也得做,因為那是關乎人命的問題。」

據自由亞洲報道,世界衛生組織WHO曾在2月中旬約談谷歌、面書、推特等科技公司的主管,要求其協同合作、剔除疫情假信息。

對此,李沐陽表示,「真相對每一個人都非常重要」,真實的疫情人們不知道,那麼就相信了世衛組織的說法,相信了中共的說法,導致病毒就大面積地蔓延擴散,這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

此外,YouTube會對頻道做一些限制,導致觀看者大幅地減少。比如,網友反饋,說根本都收不到訂閱提醒。還有很多客戶被自動退訂了。有的點讚點不上去,還有留言發不上去。

「有大量的網友可以為我們作證。」李沐陽說,「有很多的網友,訂閱我們頻道他就收不到消息,沒訂閱的那些中共的大外宣傳,或者五毛粉紅開設的頻道,她給你猛猛地推送,你說這不是打壓是甚麼?我最多的一個影片觀看量是230多萬,現在才十幾萬人,這正常嗎?就感覺被打壓得非常的厲害。」

作家曾錚也在疫情期間被油管取消整個頻道的廣告資格。她表示,現在仍然在被暗中打壓。自從開始談論大選作弊問題後,觀看量明顯下降。因擔心被審查,不得不進行自我審查。如,最新一期談選舉的節目,由於擔心油管的AI審查會識別voter fraud這個詞,所以一直不敢用。

曾錚指出,在保障言論自由的美國,情況已經可笑到這種程度了。她說,「在中共最強力打壓法輪功的時候,在勞教所那樣的黑窩中,我從來沒有怕過。真的沒有想到,20年後在本應言論自由的美國,卻開始怕上了——因為我擔心言論被審查,或帳號被封,我更沒有傳播真相的途徑了。這就是美國的現實,不悲哀麼?」

大紀元《十字路口》主持人唐浩表示,除了常見的黃標、限制廣告之外,YouTube還有明顯地通過演算法,限制頻道的曝光與推薦,限制頻道被觀眾搜尋到的排序。點擊量也因此明顯下滑,收入銳減。

唐浩推測,「很有可能鎖住了我們的訂閱數字與點擊量,因為我們與觀眾都多次發現到,訂閱人數增長陷入停滯,甚至還每天倒退幾百人的訂戶,許多觀眾也反映他們被系統自動取消了訂閱,都不知情。」

「同時還有許多觀眾反映,他們沒法留言,或者看不到留言。我們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只知道觀眾留言數量也銳減,但推測應該跟中共在國內使用的網絡審查技術相似。只是我們沒法進入他們的技術後台系統,找不到那些具體的技術證據。」他說。#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