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油管(YouTube)因秒刪含有「共匪」、「五毛」字樣的留言引發國際社會譴責。公司回應稱,此為系統「錯誤」所致,會儘快修復。然而,這並不是YouTube首次出現此類問題,其迎合中共審查言論的現象被曝早已存在。

5月27日,YouTube發言人在回覆英文《大紀元》的郵件中稱,自動刪除「共匪」和「五毛」的評論是執行系統中的一個錯誤,公司團隊正在儘快修復它。

YouTube還稱,這些詞在某些情況下可能違反公司政策;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期間,公司更加依賴評論自動審核系統,這些評論遭刪除並不是因被大量標記或政策改動,而是系統未考慮語境而作出的動作。

但是,YouTube的解釋與事實不符。

5月13日,自媒體人、油管博主曾錚(Jennifer Zeng)率先曝光此事;14日,「台灣英文新聞」跟進報道,但YouTube皆沒有回應。

5月19日,《大紀元》就此事詢問YouTube的母公司谷歌(Google),谷歌當時面對大量證據卻拒絕承認有刪除評論。

5月26日,美國科技新聞及媒體網絡「The Verge」發文指出,去年10月27日就有網友在YouTube的「幫助」頁面留言,反映評論寫「五毛」會被自動刪除。

油管被指封殺含有「五毛」的言論,引發爭議。(網頁截圖)
油管被指封殺含有「五毛」的言論,引發爭議。(網頁截圖)

5月26日,美國德州聯邦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就YouTube刪除評論事件寫道,「這非常令人不安。為甚麼谷歌/YouTube要代表中共審查美國人?這是錯誤的,大科技公司正醉心於權力。《謝爾曼法案》(The Sherman Act)禁止濫用壟斷權力,司法部需要立即叫停此事。」

同一天,美國眾議院議員吉姆·班克斯(Jim Banks)公開致信谷歌總裁皮查伊(Sundar Pichai),要求谷歌就屏蔽批評中共互聯網宣傳的聲音給出相關政策。

他指出,谷歌一方面聲稱自己「無法監督鴉片類藥物銷售、恐怖主義協作或非法內容」,因此需要「通訊規範法案(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條規定(對冒犯性內容進行限制)的保護;但另一方面,公司卻有足夠的資源「阻止對殘暴、獨裁政權的批評」。

中共染紅西方社交平台

YouTube的親共言論審查並不侷限於上述兩個詞彙。擁有130萬訂閱者的頻道「China Uncensored」曾多次發推文指出,他們製作的有關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影片遭遇大量「黃標」,即影片插入廣告受到限制、被非受益化。

今年2月21日,有網友在白宮網站上發起聯署,要求YouTube解釋為何與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有關的影片被「黃標」,質疑YouTube限制言論。

聯署說,「顯然,YouTube審查和限制言論自由使中國共產黨(CCP)受益。是中國(中共)參與了YouTube限制言論自由的行動?還是中國(中共)政府強迫YouTube遵守CCP的指導?」

2月7日,曾經提告谷歌的「人工智能組織」(The AI Organization)創辦人帕薩(Cyrus A. Parsa)在網站(theaiorganization.com)發表文章認為,谷歌在刻意掩蓋中共病毒的死亡數據。

2018年,谷歌被曝出實施「蜻蜓」(Dragonfly)計劃,為中國市場研發可以屏蔽諸如「人權」、「學生抗議」等敏感詞的搜索引擎,並允許中共追蹤搜索敏感詞的用戶。

由於內部員工和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對,谷歌在去年4月宣佈終止該計劃。

面書和推特也被指打壓言論

與此同時,替中共審查言論的現象也發生在面書和推特兩大社交媒體上。

2018年,台灣媒體指面書(Facebook)或變為「紅面書」,有支持台灣獨立的民眾表示自己的文章因「批中辱華」被檢舉,沒多久就被以「違反社群守則」為由刪除,有的甚至被封號。

據媒體「CUP」2019年的報道,面書的中國員工人數近年來不斷增加,大部份任職軟件工程師以及數據研究員。由面書為中國員工開設的Chinese@FB群組來看,該組成員估計超過6,000,是公司內部同類型最大的群體。在這些人中,很多人表示支持中共政府。

近日,推特(Twitter)宣佈美國華裔人工智能專家李飛飛擔任公司的獨立董事,多名網友隨後因談論李飛飛與中共的關係密切被封鎖帳號。

推主「財經冷眼」表示,他的4個帳號於5月18日被同時註銷。他認為,封號的真實原因是他在前一日發文起底李飛飛的「紅色背景」,指她參加的歐美同學會是中共統戰部下的骨幹組織;她和紅二代、紅三代緊密往來。

「財經冷眼」還透露,「燈塔爆料社」、「Calvin看美國」等多個帳號都被無端停用。經整理比對,這些用戶在被封前都發表過批評或起底李飛飛的言論。

也有網友表示,自己只發文「李飛飛來了,我得跑了」,主帳號和小帳號就都被註銷。他說,「看來我們這個世界正在失去自由,美國要是再不醒,人類就要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