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家漢辦旗下的孔子學院以語言教育為名,在全世界進行共產主義思想滲透。截至今年8月,全球共有63所大學與孔子學院解除合約,另有多個國家正在推進關閉孔子學院,而南韓對此尚未作出反應。

南韓教育系教授、多文化教育學專家李濟奉指出孔子學院的諸多問題,並認為它實際上是共產主義的洗腦基地,全球學校都應將其驅逐,「這不是左派右派的問題,也不是保守和進步的問題,而是謊言和真相的問題……是與生存息息相關的問題。」

中共利用孔子形象 傳播變異文化

南韓多文化教育學會理事、蔚山大學教育系教授李濟奉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指出,中共以發展文化的名義向全世界輸出共產主義思想,讓人們潛移默化地接受,「說是孔子學院,實際上是共產主義的基地。」

「提起孔子,給南韓人的印象是善言善語、做好事、引導百姓從善的良好形象。」

李濟奉認為這是中共利用孔子進行文化滲透的理由。而各國孔子學院的教育內容都經過篩選與歪曲,侵害了學術自由,「我在多文化課堂上可以講毛澤東時期知識份子受到鎮壓等、新疆維吾爾族人被活摘器官……這些我都可以講,但是在孔子學院不能講,那裏講的都是『西藏人要統治中國』等等被歪曲、捏造的內容。」

他從教育者的角度出發談到,「作為多文化教育者,我們是以人權為基礎,保護移民者和留學生,讓他們接受平等的教育,建立同等的、以人權為基礎的社會。但正因此,我們對共產主義向全世界擴張的統一戰略聞所未聞,所以被鑽了空子,教授們幾乎不了解孔子學院是怎樣運作的。」

他表示,很多外國父母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孔子學院學了哪些內容,「那裏的教育內容不是純粹的中文教學、經典詩歌或孔子思想,很多是讚揚毛澤東、習近平的詩和歌曲。讓我感到很震驚的是,名牌大學學生和小孩子們參加的演出、比賽都是這些東西。而台下父母不懂中文,連內容都不知道是甚麼,只覺得『啊,我們孩子中文說得真好』。」

接受洗腦年齡越小後果越嚴重

李濟奉談到,接受孔子學院變異思想教育的學生年齡越小,觀念會越根深蒂固,「孔子學院貫穿從小學、初高中和大學的全過程。有一定年齡的人,會在聽取各種信息後自己思考、判斷。有些大學生聽我談到這方面內容時,一開始不太接受,給他們展示很多人因共產革命、毛澤東、文化大革命而死亡的事實證據以及孔子學院導致的嚴重後果之後,他們在某種程度上能明白過來。但是如果自小起就被單方面地持續洗腦,一般很難改過來,要經過很長的過程。

「人們都認為是思考決定態度,但實際上很遺憾的是,很多人都是先決定了自己的態度,再以此為標準去思考。共產主義者們很清楚這一點,因此從小對孩子進行持續的洗腦教育。」

他強調,「這是比產業間諜在短期內盜竊我們的核心技術更嚴重的問題。如果一不小心,南韓就會成為中國的附屬國,就此在世界上消失,因此國民一定要提高警惕。」

中共的目標是培養應聲蟲

李濟奉指出中共當權者的言行不一,「與其說孔子學院是培養人才,不如說是培養順從、聽話的應聲蟲,共產主義者不喜歡能夠自我判斷的人。你看看那些黨員,都把自己的子女送到國外私立學校、長春籐盟校,然後愚化國內的百姓。如果共產主義思想能夠培養創造性的精英,那為甚麼(中共高官)要把自己的子女送到最應該打倒的資本主義最前沿呢?」

他闡述了自己對未來的預想,「在世界歷史潮流中,中國會隨著中國共產黨的解體,成為一個自由的中國。我堅信黑暗絕不會戰勝光明,只是還需要時間。」

他補充道,「在此過程中,我們不能忘記,應該區分對待中國人和中國共產黨。中國人並不壞,他們也是受害者,甚至被強摘器官。我們絕對不能把對中共產生的憤怒傾瀉在可憐的中國人身上,而是要提高對中共的警惕性,把它摒棄在外。」

南韓關閉孔院或「暫難實現」

2013年,加拿大麥克馬特斯大學首先關閉了孔子學院,次年美國加入關閉孔子學院的行列。

2020年10月15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他正在要求美國高中、大學和K-12教育機構在年底前關閉孔子學院。

李濟奉表示,「中共利用財政問題鑽各國大學的空子,在歐洲、美國或是南韓都一樣。而加拿大、美國、澳洲可以果斷地切斷與其的聯繫,是因為媒體可以將事實傳達給國民,而且具備健全的知識份子階層和政治家。但並不是所有國家都這樣。」

他很遺憾地表示,在南韓立即關閉孔子學院並不容易,「最近南韓出生率較低,有些人選擇不讀大學,因此很多大學面臨財政困難,中共就是利用這一點,以設立孔子學院為名義提供大量資金,作為校方來說很難拒絕。」

不同領域的不同滲透方式

李濟奉分析了中共對不同領域的滲透方式,「(中共)以支援研究費的形式打入學術界、以生意提案接近企業家、以支援資金說服政治家。」「第一次接觸到這些信息的人,心裏一定會不太舒服,甚至不想面對,覺得『這個人說的是實話嗎』,我也曾經如此,但漸漸了解之後,才發現我們國家危險到了如此地步。」

他認為「中國(共)在海外共產化戰略最成功的國家就是南韓」,因此關閉孔子學院需要國民們堅決的共同參與。「即使執政黨或在野黨等政治人物背後與中國(共)有甚麼牽連,但日後被國民知道,就不能再有所行動。可最令人痛心的是,這些問題在(南韓)媒體被控制的狀態下,很難見諸報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