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政治滲透(上)

目錄

(一)從巴州政府支持孔院說起
紐倫堡孔院成立的背景
贈書儀式透露的信息
孔院受寵
巨大的共產主義思想館藏

接上文:調查報告:孔子學院如何滲透德國社會(1)

(一)從巴州政府資助孔院說起

紐倫堡孔院成立的背景

紐倫堡—埃爾蘭根孔子學院(下文中均用簡稱「紐倫堡孔院」)於2006年5月2日由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與北京外國語大學聯合建成,是在德國僅次於柏林自由大學孔院的第二所孔院。

早在2005年,巴伐利亞州前州長貝克施泰(Gunther Beckstein)就為該孔院的成立寫了推薦信。[1]

貝克施泰當時是巴州內政部長(1993年至2007年10月9日),隨後任一年州長(2007年10月9日至2008年10月27日)。他從1974年至2013年,近40年一直是巴州議會議員。在施托伊貝爾(Edmund Stoiber)於1993年6月17日被選為巴州州長後,貝克施泰被他任命為巴州內政部部長,隨後於2001年被任命為巴州副州長。[2]

貝克施泰以自己當時在巴州顯赫的地位為紐倫堡孔院的落成出力,可見他與致力於該孔院的中德方代表的關係,以至與中共高層機構的關係都非同一般,見下面一例:

2006年11月23日,紐倫堡孔院已在同年5月2日建成,貝克施泰作為當時的巴州副州長和內政部部長受中共公安部的邀請抵京訪華,同日即被中共外交部部長助理孔泉在外交部接見。孔泉於2006年任中共外交部歐洲司司長,兼任外交部部長助理(2006年至2008年)。

在此提供一個背景資料,早在2002年,巴伐利亞州的對華貿易已達到59億歐元,在對亞洲貿易中躍居首位。當時與中國做生意的巴州企業就有2,000家,其中250家已在中國立足。[3]

在與貝克施泰會談中,孔泉讚賞巴州對中德兩國關係的「傑出貢獻」;貝克施泰表示贊同,並說:巴州十分重視同中國的傳統友好關係,該州所有知名企業均已在華投資,並與中國省市的交往日趨密切。此次訪華就是為了深化與中國在各領域的友好合作。[4]

關於紐倫堡孔院成立背景的更多信息:據中國國家漢辦官網2006年1月27日報道,埃爾朗根–紐倫堡大學舉辦了隆重的贈書儀式和主題為「行萬里路,讀萬卷書」的活動。中共駐德大使馬燦榮代表國家漢辦向該大學贈書。[5]

從此報道中我們獲悉:

馬大使在贈書儀式上高度評價了中德關係近年來的全面發展,特別是兩國在科學和教育領域有成效的交流與合作,並對埃爾朗根–紐倫堡大學多年來為推動中德教育交流所做的貢獻表示讚賞。

其次,時任德國聯邦外交部歐洲事務國務部長(Staatsminister fur Europa im Auswartigen Amt,2004 bis 2009)克勞澤(Gunter Gloser)代表德國聯邦政府對中國教育部、國家漢辦和駐德使館近年來為中德教育交流所做的努力表示感謝。

紐倫堡和埃爾蘭根兩市的市長(Dr. Ulrich Maly、Dr. Siegfried Balleis)以及西門子集團埃爾朗根分公司總監(名字未提及)等紛紛表示,將為國家漢辦與埃爾朗根–紐倫堡大學即將合作建立的孔院提供一切便利和必要支持。

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校長Karl-Dieter Gruske(也是後來任紐倫堡孔院理事會主席)代表該校接受了中方的贈書。

贈書儀式由該大學漢學系主任Michael Lackner教授主持。(此人也是紐倫堡孔院德方院長徐豔的丈夫及該孔院的理事會成員)

報道還說,中國國家漢辦在埃爾朗根–紐倫堡大學校設有HSK考點(標準化的漢語能力測試),還派遣了一名漢語教師在該校任教,並與該校合作建立孔子學院。

此名漢語教師正是徐豔。我們在埃爾朗根–紐倫堡大學校網上查到,徐豔自2003年一直擔任埃爾朗根–紐倫堡大學中東和遠東語言文化系的中國研究主任,自2006年紐倫堡孔院建立以來一直擔任德方院長。[6]她在後來獲得孔院總部頒發的全球孔院「先進個人」獎,她所管理的孔院也兩次獲得「先進孔院」獎、一次「示範孔院」獎。

可見,徐豔在孔院充當的角色非同小可,是漢辦選中的培養對象。

在本文中,我們選取紐倫堡孔院為重點調查的對象,因為它是中共眼中的「示範孔子學院」。多年來它在紐倫堡、巴州,乃至德國建立了廣泛的人脈並為己所用,影響非同一般,作為該院院長的徐豔當然是個關鍵人物。

贈書儀式透露的信息

我們再回到上面提到的有關贈書的話題,因為它還給我們提供了一個相當重要的信息。

漢辦的那篇中文報道隻字不提那批10萬冊書的內容。從「埃朗根-紐倫堡大學慶祝與中國的合作」(Universitat Erlangen-Nurnberg feiert Kooperation mit China)的德文報道中[7],我們找到了答案。

首先,我們看看書的來歷:

在2005年,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就得到了上海社會科學院(英文縮寫稱為SASS:Shanghai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捐送的10萬冊書。為了表達對該社科院以及中共駐德大使館的感謝,該大學於2006年1月11日舉行了贈書儀式。時任上海社會科學院副院長熊月之教授應邀參加。

德文報道稱,「是他(熊月之)的承諾使該院的巨額圖書捐贈成為可能」。從中文報道中提到的馬燦榮大使「代表國家漢辦向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贈書」的說法,我們可以推論,這批捐書是來自漢辦的指令,由上海社科院承辦(熊月之作為代表),中共駐德大使館出面執行的。

所以這批贈書非同尋常,是中共高層所計劃安排的。

其次,我們來看看書的內容:

據德文報道披露:「這些圖書將成為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社會和政治研究中心的基礎。這些書涵蓋了戰後中國動盪的歷史,包括文化大革命及其後續的歷史,直至90年代中期。」

在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校長Karl-Dieter Gruske眼裏,「捐書」和「孔院」的成立,是中國與大紐倫堡地區加強科學交流的又一重要舉措。「它們不僅為當地漢學研究提供了寶貴的新動力,而且還提供了一個在歐洲獨一無二的科研平台。」

總所周知,中共慣於改寫歷史、編造歷史,標榜自己「偉光正」,因而它出版的書充滿了謊言和欺騙,是給人洗腦的工具。而這些書卻成為了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的「寶藏」、「新動力」、「科研平台」。

我們在下文中還會回到贈書話題上來,因為這10萬冊書是中共向海外輸出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佐證,透露其滲透西方社會的佈局。

孔院受寵

2019年10月10日,紐倫堡孔院的高級顧問委員會成員與北京外國語大學代表團會面。作為顧問委員會主席的前巴州州長貝克施泰強調,紐倫堡孔院在政治、經濟和文化等各大領域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並表示,高級顧問委員會將一如既往支持孔院的工作,維護和促進孔院的長期發展。[8]

從中可以看出,紐倫堡孔院絕非一般的語言學院,它有十足的公關能力、外交能力,表現非凡,獲得了德國政要的青睞。

我們不妨看看巴州政府多年來如何支持孔院的,在此僅舉數例:

例一、據孔院網報道,2008年7月20日,紐倫堡孔院與德國弗蘭肯地區奧委會在紐倫堡市政廳主辦了奧運論壇活動,以期達到「促進中德交流,讓德國觀眾更好地認識中國文化的機會」的目的。

時任巴州聯邦及歐洲事務部長馬庫斯·索德博士(Dr. Markus Soder)、駐慕尼黑總領事館領事楊惠群、北京奧組委宣傳部副部長徐達和教育處處長楊志成,紐倫堡前任市長、德國奧委會法蘭肯地區主席勛萊博士(Dr. Peter Schonlein)等應邀參加。

一位華人歌唱家還特地為來賓演唱中共的歌曲:《祖國,慈祥的母親》、《大海啊,故鄉》、《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陽》。[9]

索德還專門在會上致詞,他自1994年起一直擔任巴州議會議員;2007年至2008年,任巴州聯邦和歐洲事務部長;2008年至2011年,任巴州環境和衛生部長;2011年至2018年,任巴州財政部長、巴州發展和國土事務部長;自2018年3月16日,任巴州州長。[10]

例二、2010年6月14日,紐倫堡孔院的高級顧問委員會成立(在德國的孔院中僅此一例),成立的宗旨是「推動孔院的工作和擴大在當地的影響」。[11]

當時委員會的成員有:

貝克施泰博士(Dr.Gunther Beckstein),高級顧問委員會主席、前巴州州州長;
勛萊博士(Peter Schonlein),前任紐倫堡市市長;
克勞澤(Gunter Gloser),前聯邦議會議員、聯邦外交部歐洲事務國務部長;
Godehard Ruppert教授,班貝格大學校長(Otto-Friedrich-Universitat Bamberg);
Stefan Muller,埃爾蘭根聯邦議會議員、德國議會基督教聯盟(CSU)地區議會負責人;
Klaus Wucherer教授,英飛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Infineon Technologies AG的總裁。

十年後的今天,在該孔院網站的高級顧問委員會一欄裏仍出現Gunther Beckstein(作為主席)、Gunter Gloser、Stefan Muller、Godehard Ruppert,增加了紐倫堡市議員、紐倫堡市前市長Dr. Klemens Gsell,慕尼黑大學漢學系主任Dr. Roderich Ptak教授等。

例三、據中共官媒《人民網》2014年7月2日報道,2014年6月30日,紐倫堡孔院啟用了新的辦公教學中心。按照慣例,孔院的教學設施通常由外方合作院校提供,即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提供。該大學在紐倫堡市和埃爾朗根市有兩個校區,紐倫堡孔院也相應有兩個辦公教學場地,隨著孔院的發展,原有設施已經無法滿足其需要。

這時,巴伐利亞州政府和紐倫堡市政府全額出資,租用了紐倫堡城市公園旁的一座19世紀的別墅免費供孔院使用。這在巴州、在德國是獨一無二的。

巴伐利亞州資助紐倫堡孔院的別墅正面圖。(私人提供,攝於2020年10月4日)
巴伐利亞州資助紐倫堡孔院的別墅正面圖。(私人提供,攝於2020年10月4日)

巴伐利亞州資助紐倫堡孔院的別墅側面圖。(私人提供,攝於2020年10月4日)
巴伐利亞州資助紐倫堡孔院的別墅側面圖。(私人提供,攝於2020年10月4日)

巴伐利亞州資助紐倫堡孔院的別墅,右門邊上標有孔院徽標。(私人提供,攝於2020年10月4日)
巴伐利亞州資助紐倫堡孔院的別墅,右門邊上標有孔院徽標。(私人提供,攝於2020年10月4日)

當時參加慶祝儀式的有巴州前州長貝克施泰(Gunther Beckstein)、時任巴州財政部長(從2011年至2018年任巴州財政部長,現任巴州州長)馬庫斯·索德(Markus Soder)、紐倫堡及周邊3個市的市長、10多名州議員和市議員、當地主要大學和中小學校長、大企業董事等。

當日索德在接受《人民網》採訪時表示,中國才是德國「最忠實的合作夥伴」,並稱到場的議員們一致認為紐倫堡孔院已經成為「德中文化交流的重要平台」,州政府願意加強和擴大孔院的作用。[12]

據紐倫堡孔院網報道,中國駐德國使館教育處公使銜參贊董琦和中國駐慕尼黑總領館王錫廷副總領事參加了剪綵,表示對該孔院的大力支持。北京外國語大學黨委書記韓震教授一行四人更是不遠萬里專程從北京趕來參加慶典。

當時的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校長Karl-Dieter Gruske教授以大學校長和孔子學院理事會主席這一雙重身份,正式向外界宣佈校領導決定,紐倫堡-埃爾蘭根孔院已成為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附屬學院(在德國獨一無二)。

報道還說,索德在致詞中肯定了紐倫堡孔院在加強中國和巴伐利亞州、弗蘭肯地區的交流與合作方面作出的積極貢獻,並表示將一如既往地支持孔院的各項工作。[13]

例四、2015年3月31日,紐倫堡當地媒體披露,巴州財政部長索德(Markus Soder)在北京與孔院總部的重要人物會面時,答應巴州政府要承擔紐倫堡孔院一定數額的人事費用,並且將之作為贈送給中方的禮物。巴州的這一舉措,招致巴州議會社民黨議員Volkmar Halbleib於同年5月21日向巴州政府提出質疑。[14]

2015年4月2日,索德在自己的面書上貼出兩張照片,標出醒目的題目:「與孔子學院和中國中央銀行(即中國人民銀行)會談。」如下圖所示:[15]

據德國《明鏡在線》2015年3月30日報道,索德此次訪華還特地送給了北京機場一張巨幅照片——40年前弗朗茨-約瑟夫-施特勞斯(Franz Josef Straus)與毛澤東會面的照片,用於北京機場主辦的展覽。[16]

弗朗茨-約瑟夫-施特勞斯曾擔任德國聯邦政府的財政部長,從1978年至1988年任巴州州長;40年前,即1975年與毛澤東在北京會面,是德國第一位與毛會面的政治家,開啟了中德的經濟合作。2015年正是施特勞斯的100年誕辰,索德對《明鏡在線》說:「施特勞斯是國際化的、有遠見的,他打開了西方通往中國的大門。」

例五、2018年4月20日,奧迪英戈爾施塔特孔院參加由德國英戈施塔特市及其周邊的克興鎮(Kosching)、大梅靈鎮(Grosmehring)共同舉辦的「企業與科學長夜」活動。孔院在現場擺放了展台。

活動期間,在英戈施塔特市長等陪同下,巴州州長馬庫斯·索德(Markus Soder)專門來到奧迪英戈爾施塔特孔院的展台,與孔院員工一一握手併合影。[17]

看來,索德對中共的孔院獨有情鐘。

例六、慕尼黑孔院成立於2009年2月17日,由北京外國語大學與慕尼黑東方基金會共同建設。慕尼黑孔子學院的前身為慕尼黑孔子課堂,於2012年9月升級成為孔院。[18]

也就是說,該孔院的成立與巴州的任何一個大學、政府機構毫無關係,但據巴州議會社民黨的消息,慕尼黑孔院卻在2017年獲得了巴州政府41,680歐元的項目資助,而近幾十年來,其它外國文化機構都沒有得到巴州的支持。[19]

綜上所述,孔院在巴州政府的心目中佔有非同小可的地位。

巨大的共產主義思想館藏

2019年10月25日,來自上海社會科學院中國馬克思主義研究所所長黃凱鋒、研究員馬麗雅及《中國建設時報》前副總編輯何重建訪問了紐倫堡孔院。對此孔院網做了報道,可見此次會面的重要性。上海社會科學院正是給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贈書10萬冊的單位。

報道說,黃凱鋒向孔院院長徐豔推薦了上海社科院「中國文化走出去」的項目。雙方希望能夠進一步加強交流合作,充份發揮各自優勢。[20]

我們認為,作為上海社會科學院中國馬克思主義研究所所長身份的黃凱鋒所說的「中國文化走出去」的項目,絕非指「中國傳統文化」。

中國的傳統文化給後人留下「仁、義、禮、智、信」的五常之道,即做人的起碼道德準則,講究天地人間的和諧。

而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灌輸給人的恰恰相反,講究鬥爭哲學、暴力革命,反傳統、反人性。海外大量的研究證明,馬克思本人仇恨神,其終極目的是毀壞人類。

不難理解,研究馬克思主義的黃凱鋒是要把中共領導人提出的「社會主義的文化」,即中共黨文化推向國際社會。

紐倫堡孔院和馬克思主義研究所有意願要加強合作,上海社科院送給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漢學系的那10萬冊書也就意味深長了。

在此,我們有必要再回到贈書的話題上來。

當我們上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網站查尋這批書時,很容易看到一個欄目「SASS-Collection——The Histor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1949-1992(上海社會科學院館藏——中華人民共和國1949-1992年的歷史)的頁面,畫面上有一張圖片,表現一群工、農、商、學(學生)、兵高舉著紅旗、毛澤東的頭像和毛語錄。這是在中國五六十年代到處可見的政治宣傳畫,它表示全國人民團結在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共中央周圍。

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FAU)校長網站上刊登的一個欄目「SASS-Collection——The Histor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1949-1992(上海社會科學院的收藏——中華人民共和國1949-1992年的歷史)(網站上此頁面的原始內容存檔截圖)
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FAU)校長網站上刊登的一個欄目「SASS-Collection——The Histor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1949-1992(上海社會科學院的收藏——中華人民共和國1949-1992年的歷史)(網站上此頁面的原始內容存檔截圖)

網站上刊登了一篇《藏品簡介》,其中介紹道,上海社會科學院向埃爾朗根-紐倫堡大學(縮寫為FAU)漢學研究所捐贈的書包括100,000冊獨立的圖書,以及從20世紀40年代末到80年代出版的各種期刊(大約10,000冊合訂本),涉及技術與科學、經濟、工業、農業和商業、歷史和歷史科學以及文學和藝術等領域。館藏還提供了一批從50年代初至70年代末的原始資料,這批書全部被納入FAU的圖書館系統。

文章還介紹,這批書中包括翻譯的馬克思主義的全套書籍,有常年開展的「學雷鋒」運動的資料(雷鋒日記、關於雷鋒的詩詞、兒童故事、電影劇本等。註:雷鋒是中共給全國人民豎立的模範士兵;有宣傳愛國主義、階級鬥爭、革命精神的五六十年代的話劇、戲曲劇本,還有反映50年代中期解放台灣的政治氛圍的內容等。文章稱「這套叢書在歐洲是獨一無二的」。[21]

在大學網站上還分門別類地列出了這批贈書的詳盡目錄,首先看到的是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史太林、毛澤東的全套作品等,在書名下點開連結會出現圖片,如下圖所示。[22]

圖片顯示馬克思恩格斯全集及其辭典。(網上截圖)
圖片顯示馬克思恩格斯全集及其辭典。(網上截圖)

圖片顯示毛澤東選集、文稿、批注等書籍。(網上截圖)
圖片顯示毛澤東選集、文稿、批注等書籍。(網上截圖)

圖片顯示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歷史文獻等書籍。(網上截圖)
圖片顯示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歷史文獻等書籍。(網上截圖)

我們無不驚訝地發現,原來在德國還為中共保存了共產主義思想的全部理論著作,以及中共在篡權後四十多年來在中國為現實這個學說所推行的一系列政治運動的歷史,所實施的鎮壓各階層人士以及給全國人民洗腦的歷史,破壞傳統文化的歷史。

中共把自己的歷史保存到埃爾朗根-紐倫堡大學的圖書館裏,可見對這所大學的信任程度了。而這所大校的校長和漢語系的負責人正是紐倫堡孔院的負責人。

中國被稱為「神州大地」,擁有五千年的傳統文化,這是神傳給人的文化。自古以來人們信神、敬天、敬地,遵循天人合一的法則,生生不息地承傳著這個傳統文化的精華。

而中共是外來的幽靈,不信神佛,與天地人鬥,通過「文化大革命」徹底毀壞了中國的傳統文化,毀掉人們的道德良知、對神的敬仰,同時在其統治下八千多萬生命被斷送。

如今中共又利用標榜為「傳播中國傳統文化」的孔子學院欺騙世界,把手伸向西方社會,背地裏卻是要宣傳共產主義思想。

那麼中共為甚麼要把這批書保存到德國呢?

在我們看來,首先,共產主義的祖先馬克思、恩格斯出生在德國,中共要利用這一點擴大自己在國際社會的影響,加強共產主義意識型態的宣傳。它在2018年馬克思誕辰200周年時,還特地給特裏爾市送去一個高4.4米的馬克思銅像,引起外界譁然。

其次,中共在德國找到了最理想的代言機構——紐倫堡孔子學院;再者,中共可以在德國建立一個傳播中共黨文化的據點,以便在歐洲逐漸擴展勢力,服務於其統治世界的野心。

(待續)

*****

[1] 孔院網站:《紐倫堡—埃爾蘭根孔子學院藝術空間盛大啟動》,2018年11月21日,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de/cn/文化活動/活動回顧/2018/event/1126.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14日。
[2] 貝克施泰(Gunther Beckstein),https://de.wikipedia.org/wiki/Gunther_Beckstein
[3] 《中國與德國巴伐利亞:緊密的經貿關係》,2004年,https://www.dw.com/zh/中國與德國巴伐利亞緊密的經貿關係/a-822033,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0月5日。
[4] 中共外交部網:《孔泉部長助理會見德國巴伐利亞州副州長兼內政部長貝克施泰因》,2006年11月23日,https://www.fmprc.gov.cn/web/wjbxw_673019/t281304.s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0月4日。
[5] 《馬燦榮大使出席向德國埃爾朗根-紐倫堡大學贈書儀式》,2016年1月27日,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年12月4日。
[6] Yan Xu-Lackner, https://www.sinologie.phil.fau.de/mitarbeiter/wissenschaftliche-mitarbeitende/frau-dr-yan-xu-lackner/#collapse_1
[7] Universitat Erlangen-Nurnberg feiert Kooperation mit China,03.01.2006,https://idw-online.de/de/news141833,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13日。
[8] 紐倫堡孔院網站:《孔院高級顧問委員會成員與北外代表團會面》,2019年10月10日,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de/cn/文化活動/活動回顧/2019/event/1528.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7日。
[9] 《奧運論壇活動》,2008年7月20日,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de/cn/文化活動/活動回顧/2008/event/580.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13日。
[10] Markus Soder, https://de.wikipedia.org/wiki/Markus_Soder
[11] 紐倫堡孔院網站:《第二屆紐倫堡-埃爾蘭根孔子學院會員大會和理事會順利召開》,2010年6月14日,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de/cn/文化活動/活動回顧/2010/event/456.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13日。
[12] 管克江:《孔子學院,德中文化交流的重要平台》,《人民網》,2014年7月2日,http://world.people.com.cn/n/2014/0702/c1002-25226221.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年3月19日。
[13] 《紐倫堡孔院隆重舉行新辦公教學中心啟用慶典儀式,》2014年6月30日,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de/cn/文化活動/活動回顧/2014/event/344.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14日。
[14] Schriftliche Anfrage,07.08.2015 17/7301,https://www.bayern.landtag.de/www/ElanTextAblage_WP17/Drucksachen/Schriftliche%20Anfragen/17_0007301.pdf
[15] Markus Soder的面書,https://www.facebook.com/markus.soder.75/posts/831540030253009,原始內容存檔。
[16] Ein Straus fur China,30.05.2015,https://www.spiegel.de/politik/deutschland/csu-markus-soeder-wandelt-auf-spuren-von-franz-josef-strauss-a-1026255.html
[17] 《奧迪英戈爾施塔特孔子學院 參加當地首次「企業與科學長夜」活動》,2018年4月28日,http://www.hanban.org/article/2018-04/28/content_729245.htm,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0月29日。
[18] 德國慕尼黑孔子學院,2016年12月15日,https://oci.bfsu.edu.cn/info/1181/5889.htm,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0月20日。
[19] Pressemitteilung von Bayern SPD Landtagsfraktion, Bayern finanziert weiter umstrittene chinesische Konfuziusinstitute,12.05.2020, https://bayernspd-landtag.de/presse/pressemitteilungen/?id=532169
[20] 紐倫堡孔院網:《上海社會科學院學者訪問紐倫堡—埃爾蘭根孔子學院》,2019年10月25日,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de/cn/文化活動/活動回顧/2019/event/1551.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7日。
[21] FAU網:Brief Introduction to the Collection, http://sass.uni-erlangen.de/catalog/classification-and-shelf-view-of-the-books-in-the-collection.s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9月21日。
[22] Classification and shelf-view of the books in the Collection,http://sass.uni-erlangen.de/catalog/classification-and-shelf-view-of-the-books-in-the-collection.s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