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德國巴伐利亞州政府投入多少資金用以資助孔子學院,這個問題州政府至今沒能給予州議會副主席林德斯巴赫明確答覆。據德國巴伐利亞廣播公司和多家德國媒體報道,林德斯巴赫爾表示,如果州政府不在1月24日之前給他答覆,他將提出訴訟。

近日,《大紀元》記者對德國最大州巴伐利亞州議會副主席馬庫斯‧林德斯巴赫(Markus Rinderspacher,社民黨SPD)進行了專訪。他曾在德國第二大民營電視公司(ProSieben)做過12年新聞記者,並任節目副主編。之後他開始從政,2008年當選為州議員,從2009年至2018年擔任社民黨議會議員主席並成為反對黨領袖,目前是德國巴伐利亞州議會副主席兼社民黨歐洲政策發言人。

德國最大州巴伐利亞州議會副主席馬庫斯‧林德斯巴赫(Markus Rinderspacher,社民黨SPD)於2020年1月17日接受大紀元採訪。(黃芩/大紀元)
德國最大州巴伐利亞州議會副主席馬庫斯‧林德斯巴赫(Markus Rinderspacher,社民黨SPD)於2020年1月17日接受大紀元採訪。(黃芩/大紀元)

記者:您為甚麼認為巴伐利亞州政府不應該資助孔子學院?

林德斯巴赫:孔子學院直接隸屬於中國宣傳部門漢辦,其任務是對外、尤其是向歐洲和美國擴張中國的軟實力。21世紀中共政府意圖通過在文化和教育領域擴大影響奠定自己在世界範圍的軟實力。必須認清的是,孔子學院是為共產意識服務的。因此我非常質疑,巴伐利亞州政府正在使用公民的稅收來資助中共的洗腦滲透。我認為我們在很多方面低估了孔子學院的作用,希望能就此進行公開辯論。杜塞爾多夫大學在幾天前結束了和當地孔子學院的合作,這非常好,我希望巴伐利亞州也能就此展開討論。

記者:有不少人認為,孔子學院能和歌德學院相提並論,您的看法是甚麼?

林德斯巴赫:這種比較完全不合理:歌德學院出自一個民主國家,具有民主合法性,也受到民主監督。孔子學院隸屬專制政權,用來幫助擴張中共領導人的權力,當然是以一些軟性的手段,讓我們國家的政治家和人民都受到迷惑的手段。例如他們可以參加一個茶道演示,可以了解中國歷史知識,也可以學習中文,這都非常棒。但我們不能忘記,表面上的這些活動背後,潛藏著間諜活動和黑客襲擊的嫌疑,以及對德國大學中文學生的洗腦影響。如果我們再用納稅人的錢去資助這些活動,就更不符合巴伐利亞州的民主原則了。

我認為,我們當然也需要和不同的國家進行溝通,包括那些不符合西方價值觀的,甚至踐踏這些價值觀的,但和這些國家的對話必須建立在我們制定的條件和前提下,而(孔子學院)這樣的方式恰恰是基於中國宣傳機構訂立的原則,因此我質疑這方面的合作。

記者:還有更多的證據表明,孔子學院使用了中國的宣傳規劃嗎?

林德斯巴赫:近來有大學學者,例如愛爾蘭根大學的學者,就表示中國方面對他們的教學研究進行的干涉影響逐步遞增。他們有很多的合作項目。確實也存在一些表面開明的探討方式,例如對中國的環境問題進行研討。但是,一旦涉及到敏感的話題,學術自由就消失殆盡。

例如維吾爾人、法輪功修煉者、西藏人受到的人權傷害,達賴喇嘛、對台灣的認可等等話題,這些方面不存在任何討論的可能,更有甚者,一旦有人提出此類話題,開明的氛圍一掃而空,友好迷人的表面甚至有時轉化為壓制和壓迫。

記者:您發表對孔子學院的看法之後,有沒有受到壓力?

林德斯巴赫爾:我批評孔子學院之後,很多人,包括很多大人物都在第一時間就跟我說,你應該親眼去看一看孔子學院。我知道會看到甚麼,人們不會看到中間擺放著毛澤東像,左邊是拿著武器的軍隊,右邊是一群正在工作的黑客。人們只會在孔子學院看到穿著很漂亮負責招待的女士或先生,熱情地招待你茶水、點心,跟你談中國文化,臨走還送你小禮物。

我就想問問這些人,你能在孔子學院召開維吾爾研討會嗎?能召開法輪功研討會嗎?能召開香港和台灣問題研討會嗎?我覺得這些人還不清楚中共的危害,是馬克思嘴裏所說的「有用的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