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長王毅9月初訪問歐洲,由於不滿捷克參議員維特齊率團訪問台灣,警告捷克要為此付出沉重代價,被德國外長馬斯批評不尊重其國際夥伴,並直言「威脅不適合這裏」,令王毅歐洲之行碰了一鼻子灰。正當大家以為戰狼外交有所收歛之際,卻又傳來駐加拿大中國大使叢培武的惹火言論。

由於加拿大最近給予兩名來自香港的民運人士政治庇護,惹來中共的不滿。駐加拿大中國大使在慶祝兩國建交50周年的記者會上表示,加拿大政府任何進一步庇護香港居民的行動,都可能對生活在香港的加拿大人造成影響。他說:「如果加方真正關心香港的穩定和繁榮,真正關心在港30萬加拿大護照持有者的健康與安全,以及大量在港經營的加拿大公司利益,就應該支持為打擊暴力犯罪所做的努力。」

觀乎30萬持加拿大護照的持有人在一個自由的香港工作和生活,照理不應該會擔心受到任何逼害,卻毫沒來由被叢培武視作中加博奕的籌碼。大使的潛台詞似乎是,如果加拿大再給予抗爭者政治庇護,中方就會對加拿大護照持有人不再客氣,甚至不保證他們的人身安全。這番內容幾近流氓的說話,出自一個國家的大使,實在貼切地反映了「殺人放火金腰帶」的傲慢。難怪加拿大外長商鵬飛批評叢培武之言「完全不可接受和令人不安」,並指示全球事務部召見中國大使表示不滿。

兩個國家出現紛爭,一般而言都會循官方途徑進行磋商,提出問題的解決方法,或召見對方駐本國大使表示抗議,再責成各自的代表進行斡旋,將紛爭化解於無形,這也是外交事務存在的原因。現在應該解決問題的人反而挑起問題,可以解決問題的途徑變相被堵塞,與問題完全無關的尋常百姓則受到牽連,這種做法可說跟國際慣例完全背道而馳。

照道理,尋求庇護而成為政治難民者,無不是因為受到原屬國家就種族、宗教、政治見解或某特定團體成員身份而受到逼害,被逼到第三國尋求新生活。自古以來,只有從極權國家投奔自由世界的政治難民,而絕無向極權政府自動投誠之理。中共政權在指責別國給予本國居民政治難民身份之時,卻不去檢視自己的施政手腕,只是暴露了自己失道寡助的本相而已。

再說,是否給予某個申請人政治庇護,權力在於審批國,亦即屬於一個國家的內政。根據中共向來反對別國對自己國家事務說三道四的邏輯,何以又會面不紅耳不赤地干涉別國事務,而仍然覺得自己理直氣壯呢!這種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道理,在國內逞強自然是因為「官字兩個口」有以致之,在國外頤指氣使擺起官威,這大概叫「尋釁滋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