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富二代最為人詬病之處,在於不時炫富,而其炫富的手段又俗不可耐,不外乎是一身名牌衣飾,駕著超級跑車招搖過巿,以及一飯千金等。這種炫富的心態最近延伸到普羅大眾,杭州一間酒店推出可以同時享受溫泉與火鍋的服務,顧客可以穿著泳衣,浸泡在直徑5米的巨型「鴛鴦火鍋溫泉」,一邊是佈滿辣椒的「湯底」,另一邊則是生菜、菇類與枸杞等食材。之後不久,鴛鴦火鍋溫泉再升級為九宮格火鍋溫泉,食材則增加了各種蔬果,還加上三大串烤肉。

這樣的場面,不難令人想到歷史上的酒池肉林。「史記」中記載,商紂王「以酒為池,懸肉為林,使男女裸,相逐其間,為長夜之飲。」後人曾對此表示懷疑, 1999年考古學家在偃師商城內發現大型人造水池,確證「酒池肉林」確有其事。

炫富不是現代人的專利,《世說新語》便記載了石崇與王愷炫富的故事,包括以蠟燭代柴枝作為燃料,做錦步幛五十里以競奢華,甚至比試誰家的珊瑚樹更光采奪目,兩人炫富的手法同樣令人側目。

北宋晏殊出身望族,被稱為「富貴詞人」,但對銅臭式的炫富卻大不以為然。當時有書生名李慶孫者,最喜歡將衣食住行,生活起居,全都寫進詩句,目的在示人以富。比如「富貴曲」寫道「軸裝曲譜金書字,樹記花名玉篆牌」,被晏殊批評為「此乃乞兒相,未嘗諳富貴者」。同樣受到晏殊批評的還有寇準,他曾寫過兩句小詩,「老覺腰金重,慵便枕玉涼」,滿紙的珠光寶氣,一股銅臭撲鼻而來,教人窒息。晏殊毫不留情地指出這樣的詩句「未是富貴語」,要寫也只應寫那種富貴的意象,比如「樓台側畔楊花過,簾幕中間燕子飛」,還有「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風」。燕子穿梭,著眼點是偌大廳堂;月光流灑,微風吹拂,襯托的是庭院深深。炫富本不值得認同,真要寫也當含而不露,而非著眼在穿金戴銀。

與其炫耀個人的衣食住行,不若專注自己內心的雍容氣度。時刻只想著讓別人知道自己如何風光,可能只是「窮得只剩下錢」的自卑感作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