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拜登硬碟門」事件發酵,拜登家族涉嫌貪腐、甚至與外國政府勾連的醜聞被持續曝光。其中尤其引人不安的是,拜登家族似乎主動接受了有中共軍方背景公司的滲透。

10月14日《紐約郵報》爆出驚天秘聞,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之子亨特(Hunter Biden)的電腦硬碟被外洩,根據外洩硬碟中的電子郵件,亨特通過與「對我和我的家人感興趣」的公司做交易來賺錢,而此前拜登一直否認亨特利用他的特殊地位來謀取私利。

紐郵曝光 拜登之子代表家人接受「華信」巨額報酬

在媒體披露的對拜登家族「感興趣」的公司名單中,「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英文縮寫「CEFC」,簡稱「華信」)的背景最為神秘。

根據《紐約郵報》曝光的2017年5月13日和8月2日的電子郵件內容,華信不僅為拜登家族開辦了多間公司,並由拜登之子亨特代「大老闆」持股(郵件未點明「大老闆」身份);同時華信董事長葉簡明(Ye Jianming),還以「諮詢費」名義每年向亨特支付一千萬美元。

據《紐約郵報》報道,亨特在郵件中寫道,他和葉簡明在邁阿密會面,商討「創建一家更持久、更有錢可賺——我和他各擁有50%股份的控股公司」。

亨特在2017年8月2日的電郵中承認,「董事長(葉簡明)的這項提議對我和我的家人之所以如此具有吸引力,是因為我們也將成為持有合資公司投資股權和利潤的合夥人。」

不過,可能令亨特失望的是,許諾向拜登家族支付巨款的新公司並不「持久」。半年後,2018年2月葉簡明被失蹤,據信是遭中共拘捕。2020年4月,華信被中共上海法院宣告破產。

葉簡明一度被外界視為背景神秘的中國大亨。據葉簡明自稱,他從接手當年轟動中國的賴昌星遠華案的拍賣資產起家,遠華的子公司廈門華航擁有在中國進行石油貿易的牌照,葉簡明拿下華航資產後,建立了中國華信。

美媒2018年曾揭破 拜登與葉簡明、華信有染

根據紐約時報2018年12月14日報道,多年前葉簡明就試圖打入華盛頓權力掮客圈子,「到2015年,葉簡明開始著手進行可能是當時最具政治人脈價值的一次拉攏行動:副總統拜登的家人」。

值得一提的是,紐時報道披露了,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的弟弟、金融家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於2017年11月接到葉簡明的副手何志平打來的求救電話。當時何志平涉嫌行賄而遭美國逮捕,他被捕時第一個電話就是打給詹姆斯·拜登。不過,詹姆斯·拜登後來對此作出回應,他稱對何志平的電話感到意外,他相信何志平應該是要打給前副總統的兒子亨特·拜登的。

何志平被抓時是華信下屬香港中華能源基金會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2018年12月,何志平被曼哈頓聯邦陪審團判處三年監禁。

儘管紐時在當年的報道中稱,「目前還不清楚亨特·拜登是否與華信或葉簡明達成了任何商業交易」,不過《紐約郵報》2020年10月的最新曝光,表明葉簡明的拉攏,似乎獲得了成功。

《紐約郵報》獲得的文件還包括2017年9月簽署的「律師聘書」。何志平同意向亨特支付100萬美元的律師費,「以就美國法律相關事務提供諮詢,就美國律師事務所或律師聘用和法律分析提供建議」。

紐時2018年的報道,還披露了退役海軍上將和國家安全顧問博比·英曼(Bobby Ray Inman)的經歷。英曼說華信能源曾經找到他,提議弄一個合資企業,每年付給他100萬美元,卻沒有說具體做甚麼生意;他拒絕了這個提議。英曼說,後來華信能源的高管打電話給他,說他們正在考慮收購敘利亞的油田,問他可以幫忙說服美軍不要轟炸他們嗎?英曼說他再次拒絕了。

除了結交美國政要及其家人,葉簡明和他的華信能源還積極向有影響力的美國智囊撒錢。

紐時報道說,華信能源曾向有政治背景的智囊全球安全分析研究所捐贈了至少35萬美元;華信還向克林頓基金會捐贈了10萬美元,向哥倫比亞大學的一個研究中心捐了至少50萬美元。

拜登硬碟門牽出神秘人物董功文

紐約郵報曝光的拜登硬碟門事件,還提到另外一位神秘的中國商人——亨特·拜登的郵件收件人董功文(音譯,Gongwen Dong)。

《華爾街日報》2018年10月的一篇報道曾經披露,董功文與有中共軍方背景的中國石油商人葉簡明有關。

華日報道援引知情人的話,稱與葉簡明有關聯的公司於2017年5月至6月期間,花費逾8,350萬美元買下紐約市兩套曼哈頓豪華公寓,並於2017年12月計劃再斥資8,000萬美元購買曼哈頓的一間聯排別墅。報道稱,購房交易未涉及融資安排,也就是說是現款買房。

華日報道說,兩筆交易都是以有限責任公司的名義進行,公司註冊地就是董功文名下的房產;但知情人士稱,這些公司均由葉簡明控制。據報道,董功文是香港金輝地產的首席財務官。

起底華信的中共軍方背景

福建籍商人葉簡明的華信能源,曾經多次被《財富》評為世界500強企業,葉簡明本人亦曾被該雜誌稱為「中國最神秘世界500強掌門人」。

自從華信在國際上嶄露頭角,尤其是葉簡明開始積極結交美國政要之後,他也開始進入美國媒體和情報界的視野。

根據紐約時報2018年12月的報道,2003年至2005年期間,葉簡明曾擔任中國一個軍事組織的副秘書長。國會研究人員稱,該組織是一個解放軍單位的掩護,有為中共「蒐集情報和進行宣傳的雙重角色」。

紐時所指的是「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簡稱「友聯會」)。根據陸媒財新網報道,葉簡明曾在自己簡歷中透露,於2003-2005年擔任上海國際友聯會副秘書長。根據中共公開資料,以及歐美情報界訊息和主流媒體報道,友聯會是中共軍方總政聯絡部下屬的情報蒐集平台。

據財新網2018年3月起底葉簡明的特稿報道,華信於2009年登錄上海,「華信進入上海跟李光金調滬保持同步」。李光金2006年起任福建省委常委、省軍區政委,2009年5月調任上海警備區政委,並於次年7月退休。

財新網還起底了幫助葉簡明起家的另外一位中共軍方高官——中共軍委辦公廳管理局原副局長王宏源。經王宏源搭橋,葉簡明與中共央企珠海振戎公司的楊慶龍勾連上,珠海振戎公司是伊朗原油的全球最大買家。華信與振戎在2010年合資開辦,並利用後者從銀行拿到了較高的綜合授信額度。

據財新網報道,2011年9月,華信洋浦儲備基地在海南舉行開工儀式,包括一名上將在內的多名將軍專程來瓊出席。

財新網還披露了葉簡明與中共軍方的更多聯繫。財新特稿在章節「看得到的門面」中,描述了葉簡明是如何結交軍方人物。

例如2011年,華信在上海成立華信公益基金會,由前一年退休的上海警備區原政委李光金擔任執行理事長,中央軍委辦公廳管理局原副局長王宏源擔任常務理事。

2012年,葉簡明在華信籌建黨委,由退休的武警上海總隊原副政委、武警上海政治學院原院長蔣春余擔任黨委書記。

除了發展中共的黨政軍關係之外,葉簡明2011年在香港成立了中華能源基金會,聘請了香港民政事務局原局長何志平任秘書長。而何志平因為替華信向非洲政府官員行賄,最終被美國法院定罪判刑。

2017年9月,葉簡明攀上他的事業巔峰,華信宣佈達成交易,將以91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俄羅斯石油公司(簡稱「俄油」)14.16%的股份。

據財新網2018年報道,俄羅斯是中國最大的石油供應國,俄油是俄羅斯最大的石油公司,華信一躍成為僅次於俄羅斯政府和BP的俄油第三大股東。

華信公告稱該交易還需通過監管審查等。而財新網2018年的報道披露說,對於華信入股俄油這樣重大的海外投資,中共「官方保持著令人遐想的沉默」。財新網的報道發生在2018年初葉簡明神秘失蹤之後。

2018年初葉簡明遭中共調查後,華信收購俄油股份一事也泡湯,2018年5月,與華信簽署股份轉讓協議的俄油股東瑞士嘉能可公司宣佈,14.16%俄油股份出讓交易已終止。

前文披露的與葉簡明有染的中共軍方人物,具有一個共同點,都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當政時的高級軍官。而葉簡明的華信主要經營的金融和能源領域,長期以來都被江澤民勢力把持。華信的大起大落與葉簡明的神秘失聯,被傳與習近平和江澤民派系的中共內鬥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