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紐約市市長魯迪·朱利安尼在(Rudy Giuliani)接受《大紀元時報》(The Epoch Times)採訪時透露說,他花了三個星期的時間對一個硬碟上的相關材料進行了鑑定。這個硬碟據說曾經屬於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

在獲得這個硬碟上的內容後,《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近日發表了一系列的爆炸性報道,進一步披露了亨特·拜登涉嫌與中共和烏克蘭有內部交易的內容。

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告訴《大紀元時報》,在調查中,對照亨特·拜登的筆跡樣本,他和律師羅伯特·科斯特洛(Robert Costello)檢查了這個硬碟裏的一些書面記錄,將未公開會面的細節與他們從其它來源獲得的機密信息進行了匹配,並對數據庫中的電子郵件地址進行了核實,還進行了其它一些調查鑑定步驟。

朱利安尼說,這個硬碟裏還有大約800張亨特·拜登的私人照片,其中一些被朱利安尼指控為顯示了亨特的違法行為。由於朱利安尼拒絕提供這些文件的副本,《大紀元時報》無法獨立核實這一說法。

據這位前紐約市長稱,科斯特洛在8月份從威爾明頓(Wilmington)一家Mac電腦維修店的老闆那裏收到了一份硬碟拷貝,並在3周前將其交給了朱利安尼。特朗普的前首席策略師斯蒂芬·班農(Stephen Bannon)與《紐約郵報》達成了一項獨家協議,朱利安尼於10月10日向該報遞交了一份硬碟的拷貝。朱利安尼說,《紐約郵報》自己對硬碟內容進行了鑑定確認工作。

這位前市長說,與《紐約郵報》達成的獨家協議使該報在報道這些材料方面佔據了先機,但朱利安尼也因此最終可以開始向其它媒體披露這些材料。

除了硬碟副本,Mac電腦修理店的老闆還給了科斯特洛一張日期為2019年4月12日的收據,據稱這張收據是他在亨特·拜登送來一台被浸水損壞的手提電腦,並要求恢復其中數據的那天開出的。亨特·拜登有90天沒有來取這台手提電腦,店主約翰·保羅·麥克·艾薩克(John Paul Mac Isaac)也聯繫不上他。之後,麥克·艾薩克拿起了這台手提電腦,查看了裏面的內容。

麥克·艾薩克還給了科斯特洛一份日期為2019年12月9日的傳票的副本。據稱聯邦調查局(FBI)在當時用這份傳票沒收了這台手提電腦。

美國聯邦調查局和特拉華地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均拒絕確認這張傳票的真實性。亨特·拜登的律師也沒有回覆《大紀元時報》記者的置評請求。麥克·艾薩克沒有回覆記者的採訪請求。

儘管確定了硬碟內容的真實性,朱利安尼也不排除「店主撒謊」的可能性,即手提電腦確實屬於亨特·拜登,但卻是由別人送來的。

根據《每日野獸》(The Daily Beast)發佈的一段音頻,麥克·艾薩克對此表示,由於身體問題,他無法認出帶來手提電腦的那個人。他還改變了關於手提電腦事件的一些說法,並迴避了有關事件發生時間線的問題。從麥克接管這台手提電腦到把它交給聯邦調查局之間有5個月的間隔,而從交給聯邦調查局到與朱利安尼的律師首次接觸之間有8個月的間隔。

《紐約郵報》關於亨特·拜登的第一篇報道迅速成為該報網站的頭條新聞。之後,推特和面書在社交媒體上採取了前所未有的措施,阻止人們分享這篇文章。同時,各界知名人士對科技巨頭公司在總統大選之前的這個明顯的審查制度表示憤怒,這篇報道本身反而更成為了全美國關注的焦點。

這篇文章描述了被認為是亨特·拜登的電子郵件,其中暗示在2016年3月底或4月,拜登將他的父親、當時的副總統喬·拜登介紹給了烏克蘭天然氣公司布利斯馬(Burisma)的一位高管。當時,亨特·拜登在布利斯馬董事會擔任一個高薪職位。

這封電子郵件中寫到:「親愛的亨特,謝謝你邀請我來華盛頓,給我一個見你父親的機會,並一起度過了一些時光。這真的是一種榮譽和榮幸。」

根據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Senate Homeland Security Committee)公佈的行程安排,這位名叫瓦迪姆·波扎爾斯基(Vadym Pozharskyi)的烏克蘭公司高管,在這封2015年4月17日的電子郵件被發送之前不久,確實在華盛頓。拜登競選團隊告訴《政治家》(Politico)雜誌,他們沒有正式的會面記錄,但不排除拜登和波扎爾斯基進行了非正式會面的可能性。

2019年,在特朗普遭到彈劾時,亨特·拜登在烏克蘭公司布裏斯馬的工作引起了人們的關注。彈劾源於美國總統與烏克蘭總統沃洛季米爾·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之間的一次通話。在電話會談中,特朗普要求澤蘭斯基調查烏克蘭檢察官維克托·肖金(Victor Shokin)被解僱一事。

據報道,有人拍到喬·拜登就此事公開吹噓的影片,其中顯示,拜登威脅烏克蘭說,如果肖金不被解僱,美國將拒絕向烏克蘭提供10億美元的貸款擔保,這最終迫使烏克蘭解僱了肖金。肖金在一份宣誓的聲明中說,他被解僱就是由於拜登的壓力,因為他當時正在調查布裏斯馬公司。

10月15日,也就是有關亨特·拜登與烏克蘭之間的電子郵件的最初報道的第二天,《紐約郵報》又發表了一篇文章,詳細介紹了亨特·拜登和他的同事之間關於一家已經倒閉的中國能源公司的電子郵件。

其中一封電子郵件的日期為2017年5月13日,郵件中明確說明,亨特·拜登有望擔任的職位,「主席或副主席,將視其與中國華信能源公司(CEFC China Energy Co.)達成的協議而定」。華信公司是上海的華信能源集團的縮寫。這封被稱為「期望」的電子郵件還列出了拜登及其助手之間的股權分割提議,以及亨特·拜登代替「大人物」所持有的股份。

在另一封據稱日期為2017年8月2日的電子郵件中,亨特·拜登描述了他與當時擔任華信董事長的葉簡明(Ye Jianming)談判達成的一筆3000萬美元的交易。目前葉簡明已在中國被當局帶走調查並銷聲匿跡。在2017年之前的幾年裏,葉簡明在國內外迅速崛起。但在2018年,美國當局指控他的公司和同事賄賂非洲高層官員後,他的前途一落千丈。華信今年早些時候被宣佈破產。

《紐約郵報》還刊登了一封據稱是亨特·拜登和葉簡明的高級助理之一何志平(Patrick Ho)之間的律師聘書。拜登將獲得100萬美元的「美國法律顧問費,以及美國律師事務所或律師的聘用和法律分析諮詢費」。何志平其後因非洲賄賂案被判入獄3年,並被遣返香港。亨特·拜登在接受《紐約客》採訪時表示,葉簡明告訴他,他擔心「美國執法機構正在調查何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