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名被大陸扣押的港人從8月23日被捕至今已是第39日,家屬聘請的律師仍然無法探視被捕者,也得不到被捕者的消息。今日(30日),部份家屬在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與本土派鄒家成陪同下前往中聯辦請願,手持月餅希望轉交給被扣押的親人。家屬重申,拒絕官派律師,要求安排家屬委託的律師會見被捕者;並要求公佈事發時果洲群島一帶的雷達紀錄。

家屬將「還我仔女,釋放12」的標語及月餅擺在中聯辦外。(宋碧龍/大紀元)
家屬將「還我仔女,釋放12」的標語及月餅擺在中聯辦外。(宋碧龍/大紀元)

鄒家成:39日音訊全無 家屬重申要求律師會見

一直協助被捕者家屬的鄒家成表示:「39日以來,共有10位家屬委託的律師到鹽田看守所要求會見當事人但被拒絕,13位家屬委託的律師被中共約談施壓,6位家屬委託的律師已經退出代理工作。」

鄒家成又指,家屬除了得知12人將被申請批准逮捕、面對更長時間的囚禁,其餘任何消息都不得而知,「究竟12人在深圳鹽田看守所,遭到怎樣的對待?有沒有被施以酷刑?家屬均無從得知。」

他續說,香港政府也沒有對家屬提供實質的協助。家屬要求海事處及香港水警公開航行紀錄,確定12人被捕的位置與經過,但是香港政府含糊其詞,迴避將真相公諸於眾。家屬多次明確拒絕官派律師,香港政府也從未對家屬施以援手。

他表示,家屬要求與政務司司長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會面。他重申家屬的其中兩點要求:拒絕官派律師,要求安排家屬委託的律師面見當事人;要求海事處公開事發當日果洲群島一帶的雷達紀錄。

協助家屬的鄒家成重申家屬的其中兩點要求,包括安排家屬委託的律師會見當事人,以及公佈12港人被捕當日雷達紀錄。(宋碧龍/大紀元)
協助家屬的鄒家成重申家屬的其中兩點要求,包括安排家屬委託的律師會見當事人,以及公佈12港人被捕當日雷達紀錄。(宋碧龍/大紀元)

鄭子豪爸爸呼籲國際關注 營救所有被捕抗爭者

被捕者之一鄭子豪的爸爸呼籲國際社會關注被送中的12名港人,除此之外也關心其他被捕抗爭者,「除了12港人,香港還有很多等待判刑,或已經入獄的青年,我希望國際關注,救救他們。」

鄭子豪的爸爸還說,兒子被捕以來,他對於大陸與香港政府傳出的消息也不敢盡信。「不知道他是生是死,不知道他是否真是偷渡台灣,這一刻我的孩子怎樣?我真是不知道啊。」他又憤怒地說,香港政府官員對他的求助互相推諉,「我的孩子是香港人,有交稅的。你們都是拿香港人的人工,不關你們事嗎?」

鄭子豪的爸爸呼籲國際關注所有被捕抗爭者。(宋碧龍/大紀元)
鄭子豪的爸爸呼籲國際關注所有被捕抗爭者。(宋碧龍/大紀元)

李子賢媽媽:中秋節不快樂 要求面見官員提出訴求

另一名被捕者李子賢的媽媽表示,家屬的四大訴求,無一得到回應,形容「中秋節不快樂」。

她要求,與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會面。她說:「他們叫我不要糾纏,兒子不見了怎麼能不糾纏?」她表示,依照大陸法律家屬是可以委託律師的,要向這些官員鄭重提出訴求,「我們不要官派律師」。

李子賢的媽媽表示,家屬的四大訴求,無一得到回應,形容「中秋節不快樂」。(宋碧龍/大紀元)
李子賢的媽媽表示,家屬的四大訴求,無一得到回應,形容「中秋節不快樂」。(宋碧龍/大紀元)

黃偉然太太怒斥「狗官」 呼籲香港人持續關注

另一名被捕者黃偉然的太太也怒斥:「香港人交這麼多稅,養這些狗官嗎?一點實質性幫助都沒有,還不停冷嘲熱諷。拜託不要在我們傷口上撒鹽了。我們的要求很簡單,就是想見一下我們自己的家人。」

她又說,希望香港人持續關注12名港人與12個家庭。她說:「我覺得這不僅是我們12個家庭的事,也是將來香港人面臨的事,誰知道誰是接下來第13個人呢?」

黃偉然的太太呼籲香港人持續關注12個家庭。(宋碧龍/大紀元)
黃偉然的太太呼籲香港人持續關注12個家庭。(宋碧龍/大紀元)

家屬留下月餅 希望中聯辦轉交給親人

在請願活動結束後,家屬將月餅留在中聯辦門前的水馬上,希望中聯辦可以幫助轉交給他們被秘密關押的親人。

黃偉然的太太說,她買了兩個月餅,印著丈夫最喜歡的公仔,「如果(中聯辦官員)還殘存一點人性、還有同情心,可以幫我們交到鹽田看守所,讓他也能吃到月餅。」她又說:「希望我們團聚的日子不太遙遠。」@

黃偉然的太太將月餅放在中聯辦外的水馬上,希望中聯辦人性尚存的官員幫助她轉交給丈夫。(霄龍/大紀元)
黃偉然的太太將月餅放在中聯辦外的水馬上,希望中聯辦人性尚存的官員幫助她轉交給丈夫。(霄龍/大紀元)

李子賢的媽媽說,月餅盒上的卡通人物是她與兒子一起看電影的美好回憶。(霄龍/大紀元)
李子賢的媽媽說,月餅盒上的卡通人物是她與兒子一起看電影的美好回憶。(霄龍/大紀元)

家屬請願時,警方在中聯辦外嚴陣以待。(宋碧龍/大紀元)
家屬請願時,警方在中聯辦外嚴陣以待。(宋碧龍/大紀元)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與本土派鄒家成陪同家屬前往中聯辦。(宋碧龍/大紀元)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與本土派鄒家成陪同家屬前往中聯辦。(宋碧龍/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