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香港本土派抗爭者鄒家成:12港人送中53日,律師問題中共仍撒謊;疑落圈套或有人策劃,協助家屬查真相即被跟蹤;靠民間力量搜尋資訊真相,愈近距離愈見打壓。(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香港本土派抗爭者鄒家成:12港人送中53日,律師問題中共仍撒謊;疑落圈套或有人策劃,協助家屬查真相即被跟蹤;靠民間力量搜尋資訊真相,愈近距離愈見打壓。(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12名港人遭受中共拘禁近60天毫無音訊,近日獲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聲援。蓬佩奧在一場自由獎頒獎典禮的視訊演說時表示,12名港人沒有犯罪,並強調「美國與他們站在一起。」

香港無黨籍本土派抗爭者鄒家成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道出自己事發後積極參與營救12名港人的原因,「因為他們都是香港人,他們在過去一年為香港人戰鬥,所以才會在本地有這些所謂的『罪名』。」

他表示,依握有的資料都指向事件是由中共策劃,並聯合港府設下陷阱。整宗事件讓他「更加近距離地接觸到中共是怎樣打壓人民」,顯示出港府的無能,並凸顯港警的邪惡。

然而過程中,大陸維權律師冒著「被失蹤」的危險,「在幫著香港,幫助在民主路途上繼續戰鬥的人。」他誠摯地說:「藉此機會感謝這一幫人權律師。」事發至今,鄒家成與前立法會議員朱凱廸等人為營救12人而奔走。鄒家成也因此遭受中共國安人員跟蹤,以及被抓捕的威脅。

今年8月23日,被指違反《港區國安法》的「香港故事」成員李宇軒等12名人疑由海上偷渡台灣時被中共海警攔截,至今被關押在深圳鹽田看守所。家屬多次出面控訴,事發後無法聯絡到當事人,受委任律師要求會面也被拒。

靠民間力量挖掘真相 不放棄

「整件事情都是很荒謬的。」鄒家成說,雖無實質的證據,但是依目前握有的資料都指向,「事情從頭到尾,可能都是中共策劃的」,「從這12位決定的那一刻,或者有身邊的人跟他們講說,有船啊,你們走不走等等資訊,那些可能都是『局』。」

日前,《蘋果日報》披露,事發當日港府飛行服務隊一架定翼機曾經出勤,並在事發地點盤旋。鄒家成說消息披露後,「我們得到飛行服務隊內部的文件,證實了這是一個警方的行動,並不是警方之前一直所說『事前毫不知情』。」「警方是有份參與這一個案件。」

事發以來,中共及港府拒絕公開相關的船隻雷達、海事處的雷達紀錄、警方行動細節等資料。協助團隊只能依靠民間力量蒐集證據,期間受到多方阻撓。「我們根本就不會有官方的一些資訊」,不過鄒家成樂觀地認為,「飛行服務隊的內部文件公佈之後,我相信民間的力量,接下來很有機會接收到更多的資訊。」

「我們一定繼續用民間的力量繼續調查下去。」鄒家成說。

中共港府謊話連篇 家屬不信官派律師

此外,事發至今,家屬委託的律師,仍然遭到中共拒絕,無法會見當事人。日前香港保安局長李家超宣稱,12名港人每人擁有兩名官派律師。對此,鄒家成斥「李家超在說謊」,「我們證實了不是每一位都有兩位的官派律師,有幾位只有一位官派的律師。」

「其實我們現在連官派律師的身份都不知道,更遑論這12位現在的安危情況。」鄒家成表示,中共此前宣稱律師是由當事人委託,但家屬反駁「他們這麼多年來都沒有去過中國,也都不會認識中國的律師,他們的兒子怎麼有能力可以委派到中國律師幫他們呢?這是不可能的。這證明了,中共在說謊。」

鄒家成強調,家屬與協助團隊只信任家屬委任的律師,相信透過委任律師與當事者會面才能獲知12人的實際狀況,「事發的經過,他們面對甚麼樣的酷刑?認了甚麼樣的罪啊?健康情況啊等等。」

高調曝光 越多人關注越安全

中共8月23日宣佈拘捕12名港人後,9月12日家屬在前立法會議員朱凱廸、現任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及鄒家成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控訴當事者遭「秘密關押、音訊全無」。

鄒家成強調,協助團隊的所有營救活動,都以「家屬的意願為依據」。他說,召開首場記者會「是因為中共與港府都冷處理,家屬們忍無可忍。」「中方提供給我們的是單方面的資訊,律師委託不了,藥物又安排不了,一眾的香港官員怎麼叫都不肯出來面對家屬,面對真相。」

而記者會後,「鹽田看守所、中共官員、建制派、香港官員,都陸續地發出一些回應和聲明。」鄒家成說,「雖然這些聲明或者講法確實令家屬難堪,感受不到香港政府提供的實質協助,但是確實比起冷處理更好。」而這些回應,也成為家屬及協助團隊日後行動及判斷的依據與參考。

鄒家成表示,面對中共及港府「冷處理」,家屬及團隊只能高調處理,如此也才能呼籲港人及國際關注。「從一開始關注度為零,到某一個程度的關注度,其實香港人關注的速度是快的,國際上的關注的速度也是快的。」

蓬佩奧9月11日即發表聲明表示,美國深切關注此事件,並強調美國質疑特首林鄭月娥對保障公民權利的承諾。此後,許多國際政治人物也呼籲關注12名港人。「越多人關注,12位就越安全。」鄒家成說。

協助家屬 遭受扣帽子、威脅與跟蹤

鄒家成近日與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謝偉俊出席港台節目《視點31》後,在面書爆料,指遭謝偉俊恐嚇「遲早拉埋你!」

「他們(建制派人物)一直都聲稱願意提供家屬協助,那我也看不懂為甚麼提供協助的家屬的人,就會有被捕的風險?那麼他們又要提供協助?這個我是想不通了。」

鄒家成披露說,8月底,港警在轉交通報表給家屬時,「塞了一張工聯會的紙條,說要提供幫助啊,有律師可以幫到你們等等的資料。」不過,由於不獲信任,至今沒有任何一位家屬聯絡工聯會或者建制派人士。

「中共得不到家屬的信任之後,就扣我們帽子,說我們在協助家屬,又說我們犯了甚麼法,要抓我們了。」鄒家成說,「中共你會不會小氣了一點呀?!你扣一些所謂反對派的帽子,是完全說不過去的。」

不僅受到言語威脅,9月初,鄒家成已發現有國安人員跟蹤他,「凌晨三點多有五六個體型魁梧的男人在看著我,從過馬路已經開始看著我了,到進大廈他都看著我,整件事情就很清晰了。」

感謝中國人權律師 頂著壓力幫香港

鄒家成表示,整宗事件,讓他更加近距離的接觸中共對民眾的迫害。原本在六四事件以後,香港年輕人便刻意與中共拉開距離,「就覺得不理你們,我們自己抗爭,爭取自己本地的民主自由。但是現在就更加近距離的接觸到這些事情。」

此外,也讓他得知,中國大陸維權律師頂著壓力幫助香港人,「在幫助這12位的家屬,他們也都是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壓,威逼他們退出案件,如果不退出,再接受傳媒訪問,律師執照就會受到影響等等的打壓,也會跟蹤他們。我們其實也不知道甚麼時候他們會被中共『消失』。」

「在這裏,我也想藉此機會感謝這一幫人權律師。」鄒家成說。

他說,事件凸顯了香港政府的無能,置香港人於不顧,也凸顯了港警「是多麼的邪惡。」協同中共,「簡直就是密謀!」

「去留肝膽兩崑崙」 任何地方都是抗爭戰場

《港區國安法》出台後,香港抗爭人士遭受極大壓力。前眾志成員羅冠聰流亡英國。近日前民間外交網絡發言人張昆陽在面書上宣佈,因安全及策略原因離開香港。

近來頻頻受到跟蹤的鄒家成說,「去留肝膽兩崑崙」,「到哪裏都好,只要心繫香港,願意繼續為香港奮鬥,其實你去到哪裏,那個地方都是你的戰場。」

「像Sunny張(張昆陽)一樣,其實他去到哪,哪個地方都是屬於他的戰場。而我們也都不會放棄,繼續好像分工一樣,我繼續留在這裏。」他強調,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考慮。

鄒家成也說,自己面對的打壓、被跟蹤的頻率,或跟蹤車隊的數量,都不及張昆陽,「他考慮到了一些壓力,又或者有其它考慮因素,我都不會覺得怎麼樣。但是我會覺得,那都是他的戰場,他都可以幫香港人繼續爭取民主和自由。」

完整訪談內容請點擊觀看《珍言真語》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