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9月15日),特朗普總統在白宮迎接以色列、巴林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阿聯酋)代表,並親自見證以色列分別與巴林和阿聯酋簽署關係正常化協議。此舉標誌著中東和平實現歷史性突破。

美國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等人也參加了協議的簽署儀式。

特朗普總統在儀式講話中,對以色列、巴林和阿聯酋表示祝賀。

一個新中東的開始

「我們今天下午在這裏改變了歷史的進程。在經歷了數十年的分裂和衝突之後,我們見證一個新中東的開始,」特朗普在簽署儀式上說,這將創造「一個和平與繁榮時代」。

特朗普還讚揚這三個國家領導人的巨大勇氣,共同推動不同信仰和背景的人們,未來能在和平與繁榮中共同生活。

特朗普說,這些協議將成為「整個地區全面和平的基礎」。

2020年9月15日,特朗普總統在白宮主持以色列和巴林及阿聯酋和平協議簽署儀式。(SAUL LOEB/AFP)
2020年9月15日,特朗普總統在白宮主持以色列和巴林及阿聯酋和平協議簽署儀式。(SAUL LOEB/AFP)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講話中,感謝特朗普總統在促成這些協議中的斡旋作用,並感謝巴林和阿聯酋的合作,擴大地區和平範圍。

內塔尼亞胡表示,這預示著猶太人和其它民族之間,將迎來一道和平的新曙光。他稱,特朗普總統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的和平帶來了一個「現實的」機會。「這在幾年前是不可想像的。」他補充道。

「中東和平的歷史性一天。」特朗普在推文上寫道,「我歡迎以色列、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巴林王國的領導人來到白宮,簽署這些無人認為可能的里程碑式協議。更多的國家會跟隨!」

 這些協議被合稱為《亞伯拉罕協議》(Abraham Accords)。協議的簽署將使得以色列與巴林和阿聯酋全面實現關係正常化,涉及各個領域,從空中旅行到設立大使館。

2020年9月15日,巴林外長(左一)、以色列總理(左二)、特朗普總統和阿聯酋外長(右一)參加和平協議簽署。(SAUL LOEB/AFP)
2020年9月15日,巴林外長(左一)、以色列總理(左二)、特朗普總統和阿聯酋外長(右一)參加和平協議簽署。(SAUL LOEB/AFP)

以色列和阿聯酋在特朗普總統的斡旋下達成協議,兩國8月13日宣佈同意關係正常化,將建立全面外交關係。這一外交舉動重塑了從巴勒斯坦問題到與伊朗關係的中東秩序。

9月11日,特朗普再次宣佈推動中東和平的好消息。他說,巴林將與以色列也達成歷史性關係正常化協議。特朗普與巴林和以色列領導人當天發表聯合聲明說,「這是中東實現進一步和平的歷史性突破。在這兩個充滿活力的社會與發達經濟體之間建立直接對話和聯繫,將繼續促使中東發生積極轉變,並增強該地區穩定、安全和繁榮。」

阿聯酋外長周二在與特朗普會面時說,「這只是一個明確的信息,即美國和阿聯酋之間應該做更多的事情。」

特朗普表示,將會有更多國家加入,與以色列實現關係正常化。他相信,巴勒斯坦最終也會跟隨。

「我們正在與巴勒斯坦進行對話。」特朗普說。

「你們將會在中東擁有和平。」特朗普周二說,包括伊朗在內的國家「實際上已經到了一個他們將想要達成協議的地步。他們不會對外說。但他們想達成協議」。

「我真的認為,伊朗想要達協議。」特朗普說,「我想讓伊朗成為一個偉大的國家。」

中東阿拉伯世界與以色列之間的直接軍事政治對抗已經持續數載。但以色列與阿聯酋和巴林關係正常化,極大改善了以色列在中東長期緊張的地緣政治環境。

1979年,以色列與埃及簽署和平協議;1994年,以色列和約旦簽署和平協議。而本次由特朗普牽頭促成的簽署儀式,將是1994年以來,相同區域震撼中東的最新一局。

協議簽署對改變中東格局具有重要意義

白宮高級顧問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上周五(9月11日)表示,以色列花了72年時間才達成了頭兩個和平協議,而在過去29天內就又有兩個和平協議,這是該地區正在發生變化的跡象。「我們正在看到一個新中東的開始,」他說,(特朗普)總統已經真正確保了盟友和合作夥伴為實現中東和平而努力。

英國BBC稱,這些協議的簽署將改變中東格局。

這些協議的重要性表現在四方面:

1. 海灣國家會看到更多貿易機會;阿聯酋已經發佈命令,取消了對以色列的抵制。這項命令使阿聯酋與以色列得以展開貿易與商務往來。兩國官員表示,他們正在尋求在國防、醫藥、農業、旅遊和技術領域的合作;

2. 以色列減少被區域孤立。以色列的實力最終使阿拉伯國家意識到,他們唯一的選擇就是承認以色利的存在,並與以色列建立經貿關係。特朗普總統周二說:「我認為,以色列不再被孤立了。」

3. 有利於特朗普對伊朗的「最大施壓」政策。如果海灣的阿拉伯國家可以公開而非秘密處理與以色列的關係,那麼,反伊朗的「美國之友」聯盟應該合作得更順利;

4. 伊朗有新的戰略麻煩。這些協議遭到伊朗的譴責。以色列、阿聯酋和巴林都將伊朗視為地區敵對勢力。BBC分析認為,新達成的協議讓伊朗承受更大壓力。特朗普的制裁已引發伊朗真正的經濟痛苦。現在他們也有戰略上的麻煩。以色列的本國空軍基地距離伊朗很遠,但阿聯酋的空軍基地就在海灣水域對面。如果重新談對伊朗核基地發動空襲的話,這非常重要。以色列、美國、巴林和阿聯酋有一堆新選擇。伊朗發現他們的機動空間已減少。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周二在白宮稱讚美以兩國關係,並說伊朗感到了壓力。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周二表示,影響中東和平的因素不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的緊張關係,而是伊朗威脅。#